神秘之人,神奇之作

Yoson

这是冀朝鼎先生之博士论文,原版是英文,商务印书馆都一并出版了,同时买下,主要读了中文版,兼顾着读了原版,尤其是对于翻译中不明白的地方。其实最大的疑惑还是基本经济区的译法,Key Economic Areas为何不是关键经济区或核心经济区,还求高人指点。

这本书,实在太精彩了。例如写到郑国渠的部分,真的是跌宕起伏,比小说还好看。而专攻水利又精通英文的朱诗鳌先生之翻译也实在传神。

作为外行人,第一个让我震撼的论述是关于黄河的。过去我一直有个疑问:黄河水尽是泥沙,还曾改道,且常常决堤,这样凶险之河流怎么成了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呢?原来,这一切都与农业发展所需要的灌溉与施肥有关。黄土遇水将成为极其肥沃的土壤(但没有水的时候却体现不出来它的好,由此可见干旱对于黄土高原地区而言是多么可怕的事)。至少在西汉时期,中国农民就已知晓泥沙具有肥效价值,因而,即便洪水可能造成损失,然其夹带的泥沙将提高土壤肥沃性,收成的提升将大大弥补损失。

但引河入田的灌溉系统是个巨大工程,个人能力毕竟有限,广泛种植的又是需水量极大的水稻,而中国降水多变,尽管水系庞大但又需要治理,只有举国之力才能形成规模效应,在发展...

显示全文

这是冀朝鼎先生之博士论文,原版是英文,商务印书馆都一并出版了,同时买下,主要读了中文版,兼顾着读了原版,尤其是对于翻译中不明白的地方。其实最大的疑惑还是基本经济区的译法,Key Economic Areas为何不是关键经济区或核心经济区,还求高人指点。

这本书,实在太精彩了。例如写到郑国渠的部分,真的是跌宕起伏,比小说还好看。而专攻水利又精通英文的朱诗鳌先生之翻译也实在传神。

作为外行人,第一个让我震撼的论述是关于黄河的。过去我一直有个疑问:黄河水尽是泥沙,还曾改道,且常常决堤,这样凶险之河流怎么成了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呢?原来,这一切都与农业发展所需要的灌溉与施肥有关。黄土遇水将成为极其肥沃的土壤(但没有水的时候却体现不出来它的好,由此可见干旱对于黄土高原地区而言是多么可怕的事)。至少在西汉时期,中国农民就已知晓泥沙具有肥效价值,因而,即便洪水可能造成损失,然其夹带的泥沙将提高土壤肥沃性,收成的提升将大大弥补损失。

但引河入田的灌溉系统是个巨大工程,个人能力毕竟有限,广泛种植的又是需水量极大的水稻,而中国降水多变,尽管水系庞大但又需要治理,只有举国之力才能形成规模效应,在发展农业的同时还起到防洪、御敌的作用。这是中国农业社会持久统治的一个基本逻辑。治水、公共工程、中央集权,凡此种种就这样巧妙地联系在了一起。

所以,常说农民被捆绑于土地,实则不全对。想想戈壁荒漠还有大量土地呢,他们怎么不去先占呢?他们受制的,其实是水源。治水而不是圈地才是古代中国治理的本质。基本经济区后来从黄河流域转移至水源更充足、土地更肥沃的长江流域,具有必然性。通过中国治水活动的历史发展与地理分布的统计,可以很清晰地看出基本经济区转移的时间(三国至唐朝),看出治水同政治与经济的重要性之间的关系。而大运河的开凿,又使得基本经济区的南移完全不影响北方政治中心的固有地位。书中还提到,古代中国长期分裂的两个时代,三国和五代,都不是因为外族入侵引起的,而是形成了经济区的竞争对立,而缺乏一个能够主导全境的经济区。这一观点,对于我这外行来说也是醍醐灌顶:近代以来列强掳掠,国家饱受风霜,但想想看,即便在这么强大的外敌入侵之后,大清、民国、新中国的版图竟无天翻地覆的变化(外蒙问题比较特殊,暂且不说)。套用本书的论点,很明显,基本经济区没有动摇,一切的分裂都能在较短时间内愈合。

书中还提到元明清三代因定都北京皆有将海河流域发展成基本经济区的尝试,但都未曾实现。这主要是因为海河流域并不具备发展农业的绝佳环境。当然,本书作者在结论中明确指出他的分析仅仅适用于农业社会,自近代以来开放贸易与工商业发展,书中探讨就没有多大意义,但“基本经济区”这一概念的意义仍然非常巨大,雄安新区的创建实际上也是新时期发展海河流域的又一次尝试。如今,社会发展已然脱离了农业发展的束缚,工业社会、信息社会也更能跨越了地理决定论的局限性。

当然,这本书对于外行人而言更值得在乎的是框架设计、逻辑铺陈以及材料运用的技巧,多看两遍好好学学。

冀先生绝对是一个传奇人物,足够写很多谍战小说,以及拍大量相似题材的电影电视剧。他曾经打入国民党,提出的一系列政策更是加速了国民政府的灭亡,为我党立下汗马功劳,但史料对于他的记载却非常少,太神秘了。相关细节自行百度或脑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中国历史上的基本经济区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历史上的基本经济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