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颖突然握住了一支神奇的笔,把很容易在此地被界定为龌蹉的男女关系写得理直气壮。

芝诺
2017-06-02 14:50:10
唐颖突然握住了一支神奇的笔,把很容易在此地被界定为龌蹉的男女关系写得理直气壮。也因为唐颖的尝试,给了我们一个新视界:原来男女相互吸引肉体可以走在地位、相貌、财富、认知等等一个个体的附丽之前的。当然,里约与于连相遇的时候一个年过而立一个小说中虽没有明确但影影绰绰的总得超过40岁吧,之前的岁月痕迹以及个人历练一定不可避免的糅合进里约和于连的举手投足,而他们彼此无可遏制地在认识后不久就用肉体倾诉对彼此的爱和思念,对方是异性才是首位的,不是吗?至少在《上东城晚宴》中,唐颖挣脱了中国当代文学作品中一写到性事总要必要没必要的磨磨唧唧。刚一上手这篇小说,惊诧大概是不可避免的,一次一次地读到于连与里约先性再言及其他的约会后,我想问,唐颖的写法怎么就没有引起我丝毫的反感呢?里约是离了婚的女子没错,可于连是有夫之妇,他们的一次次媾和是在偷情,那是毫无疑问的,可为什么没让读者觉得不齿呢?那是因为,唐颖用她出色的叙述在帮助我们扭转一种认识,男人和女人的相爱,始于荷尔蒙相吸而后才是相貌、地位、财富和所谓的心意相通。

我佩服唐颖能够将我们的文学作品中总是肮脏不堪或者不足以为外人道的性事写得如此张扬又好看,也许
显示全文
唐颖突然握住了一支神奇的笔,把很容易在此地被界定为龌蹉的男女关系写得理直气壮。也因为唐颖的尝试,给了我们一个新视界:原来男女相互吸引肉体可以走在地位、相貌、财富、认知等等一个个体的附丽之前的。当然,里约与于连相遇的时候一个年过而立一个小说中虽没有明确但影影绰绰的总得超过40岁吧,之前的岁月痕迹以及个人历练一定不可避免的糅合进里约和于连的举手投足,而他们彼此无可遏制地在认识后不久就用肉体倾诉对彼此的爱和思念,对方是异性才是首位的,不是吗?至少在《上东城晚宴》中,唐颖挣脱了中国当代文学作品中一写到性事总要必要没必要的磨磨唧唧。刚一上手这篇小说,惊诧大概是不可避免的,一次一次地读到于连与里约先性再言及其他的约会后,我想问,唐颖的写法怎么就没有引起我丝毫的反感呢?里约是离了婚的女子没错,可于连是有夫之妇,他们的一次次媾和是在偷情,那是毫无疑问的,可为什么没让读者觉得不齿呢?那是因为,唐颖用她出色的叙述在帮助我们扭转一种认识,男人和女人的相爱,始于荷尔蒙相吸而后才是相貌、地位、财富和所谓的心意相通。

我佩服唐颖能够将我们的文学作品中总是肮脏不堪或者不足以为外人道的性事写得如此张扬又好看,也许,从《上东城晚宴》开始,正经的不屑于写性事写了性事的就不是正经之作,此地的这一文学现象,将得到改变。如若这样,《上东城晚宴》做出了大贡献。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上东城晚宴的更多书评

推荐上东城晚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