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硬度的细骨,总能硌着人——读塞壬《匿名者》

尘埃泛花
六月的第二天,艳阳高照,恢复了岭南该有的灼热。让人心焦的的五月也终于晃晃悠悠度过了。
这学期的漫长让人舌底生出青苔来,不知该拿这样的日子怎么办才好。
逼着自己找点事情做,看看书,写写字。开学初的雄心壮志,也在一天天的情绪冲刷下逐渐耗尽。写了不少字,不忍再读,再读就是改稿,体会了编辑的辛苦;看书写书评,走马观花,大多也当成任务丢给侯哥去完成了,至今也还欠着后浪的两本,没看没写。这学期三次段考,往常喜欢监考的留白,可以看看书或者梳理下过往,可惜这些时光也拿来应付任务,焦虑感陡升,把情怀、喜好当工作,结果只是寥落,以后不能再这样了。
发了一通牢骚,回到主题,在特别焦虑不安的时候,还好有些书,能让自己安静下来。即便琐事缠身,身体不适,也好在有一些书可以让自己躲藏,这次遇见的是塞壬的《匿名者》。
关于作者,吸引我的点,在于她在东莞停留过,居住着,女性书写者。好像有什么隐秘可以被她的文字开启,是自我寻求认同的一种途径。每每想起要去图书馆,总有种欢欣雀跃在。喜欢在图书馆搜索的感觉,排查书架上某个角落里躲着的部分,逐渐拼凑成一个不断完整、清晰可见的全人出来,那个全人是不曾到达的自我的延伸。...
显示全文
六月的第二天,艳阳高照,恢复了岭南该有的灼热。让人心焦的的五月也终于晃晃悠悠度过了。
这学期的漫长让人舌底生出青苔来,不知该拿这样的日子怎么办才好。
逼着自己找点事情做,看看书,写写字。开学初的雄心壮志,也在一天天的情绪冲刷下逐渐耗尽。写了不少字,不忍再读,再读就是改稿,体会了编辑的辛苦;看书写书评,走马观花,大多也当成任务丢给侯哥去完成了,至今也还欠着后浪的两本,没看没写。这学期三次段考,往常喜欢监考的留白,可以看看书或者梳理下过往,可惜这些时光也拿来应付任务,焦虑感陡升,把情怀、喜好当工作,结果只是寥落,以后不能再这样了。
发了一通牢骚,回到主题,在特别焦虑不安的时候,还好有些书,能让自己安静下来。即便琐事缠身,身体不适,也好在有一些书可以让自己躲藏,这次遇见的是塞壬的《匿名者》。
关于作者,吸引我的点,在于她在东莞停留过,居住着,女性书写者。好像有什么隐秘可以被她的文字开启,是自我寻求认同的一种途径。每每想起要去图书馆,总有种欢欣雀跃在。喜欢在图书馆搜索的感觉,排查书架上某个角落里躲着的部分,逐渐拼凑成一个不断完整、清晰可见的全人出来,那个全人是不曾到达的自我的延伸。成长过程中至今认为仍然有效的自我激励,就是从文字中找到那些无法言说的触点,视能够表述出来的作者为精神领袖自此追随着,感觉这是唯一可以对抗卑微蜷缩的自己的一种意念胜利。某种层面,是我的造神运动,我的崇拜。
关于文字内容,对照式书写,湖北小女子的珠三角漂泊路。一边是回忆里的念旧,一边是漂泊路上的遭遇。有些两地书的意味,在回味中慢慢清晰一个人的面目。那是作者的成长和对自我的成全。
书中看到这样一些话,深有感触,摘引出来:
“有硬度的细骨,总能硌着人”。“硌”字用的好,有疼痛的感觉。
“我想在一个特定的时光里,把爱过的人重新再爱一遍,我想在文章里植入明亮、欢喜和有甜味的芳香。”我想成为一个不被情绪左右的人,可惜我做不到。但不妨让我想一想。
“诗歌我丢失了多年,我的生活不需要抒情。而在电脑前写就残章散句的黑夜里,我努力保持着水稻和钢铁的姿势,在南方逼仄的生存场里,在为了五斗米折腰的生存镜况里,我疲于奔命。关于理想,关于我们口中曾热烈传播着的理想,我们不曾提起已有很多年。”曾经看过一篇调侃的文章,女性书写者必定是多愁善感的,最好还有失眠或者其他隐疾,在漫漫长夜,她的才华才能升腾为一股文字的力量喷薄而出。倒头就睡,吃嘛嘛香的凡尘体验者,多了烟火气,自然就堵塞了才气的酝酿,隐而不发是为常态。
“写字,于我,很大程度上是救赎,是给自己一个冠冕堂皇的遁词。”你爱唱歌,她爱跳舞,我只爱躲进书中求庇护。慢慢地让自己静下来,很大程度上也是一种救赎。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匿名者(明德书系·文化慢光丛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