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得很好,专有名词翻译十分精准

Finitus
2017-06-02 09:44:10
(美)詹姆斯·奥唐奈《新罗马帝国衰亡史》,夏洞奇、康凯、宋即可译,中信出版集团2016年11月版

作者詹姆斯·奥唐奈是美国古典学家,耶鲁大学中世纪学博士。他的研究领域包括“古代晚期”、“奥古斯丁”和“技术与文化”这三大块。作者学术研究始于对公元5-6世纪两位重要思想家的注疏,分别是卡西奥多鲁斯和波爱修斯。在哲学史的叙述中,这两位既不是古典罗马哲学家,也不是中世纪哲学家,更像是身处中世纪的古典哲学家。这个时代,基督教文明已经在欧洲奠定根基,神学也已经十分完备,而古典时代的学问就像是海边的最后吟唱,卡西奥多鲁斯和波爱修斯便是其中代表。最能体现历史学入门功的便是考据注疏之学,奥唐奈的这两本注释书至今仍是相关研究领域的必备参考。作者对奥古斯丁的研究也采取考据学进路,极为严谨、精密。

“古代晚期”是历史学家彼得·布朗提倡的一个概念,取代过去西方历史的三分法(古典时代、中世纪、文艺复兴以后的现代),作者本人在序言中有解释:

“传统的教科书都说,罗马帝国在公元476年就终结了,但是,我将在本书中说明,那个时间实际上是没有意义的。罗马帝国的传承一直延续到1453年。在奥斯曼帝国的统治下,他们的继承者





...
显示全文
(美)詹姆斯·奥唐奈《新罗马帝国衰亡史》,夏洞奇、康凯、宋即可译,中信出版集团2016年11月版

作者詹姆斯·奥唐奈是美国古典学家,耶鲁大学中世纪学博士。他的研究领域包括“古代晚期”、“奥古斯丁”和“技术与文化”这三大块。作者学术研究始于对公元5-6世纪两位重要思想家的注疏,分别是卡西奥多鲁斯和波爱修斯。在哲学史的叙述中,这两位既不是古典罗马哲学家,也不是中世纪哲学家,更像是身处中世纪的古典哲学家。这个时代,基督教文明已经在欧洲奠定根基,神学也已经十分完备,而古典时代的学问就像是海边的最后吟唱,卡西奥多鲁斯和波爱修斯便是其中代表。最能体现历史学入门功的便是考据注疏之学,奥唐奈的这两本注释书至今仍是相关研究领域的必备参考。作者对奥古斯丁的研究也采取考据学进路,极为严谨、精密。

“古代晚期”是历史学家彼得·布朗提倡的一个概念,取代过去西方历史的三分法(古典时代、中世纪、文艺复兴以后的现代),作者本人在序言中有解释:

“传统的教科书都说,罗马帝国在公元476年就终结了,但是,我将在本书中说明,那个时间实际上是没有意义的。罗马帝国的传承一直延续到1453年。在奥斯曼帝国的统治下,他们的继承者还会继续统治同一个帝国,直到20世纪20年代初。第一次世界大战值得我们注意。因为在那场大战中,至少有4个欧洲大国自称以各种方式直接承续了罗马的统治(德国的皇帝Kaiser、奥匈帝国的国王与皇帝King and Kaiser与俄国的沙皇Czar,其称号都源于罗马的“恺撒”,而奥斯曼用苏丹这个新称号延续了古老的罗马统治)。”

罗马帝国在法理和实际遗产上的延续性让我们不能把公元476年以前和以后的世界分割开来。《新罗马帝国衰亡史》一书便是要从这种连续性来看待罗马帝国晚期有哪些愚蠢的决策导致了罗马最终的衰亡。作者选取了“古代晚期”的三位代表人物——狄奥多里克(493-526年统治罗马的哥特国王)、查士丁尼(527-565年东罗马皇帝)和格列高利一世(590-604年任罗马教皇)为叙事线索,摒弃了东西罗马截然分开、西罗马沦陷于蛮族王国和基督教的欧洲暗无天日的刻板印象,更注重这些“非罗马血统”的统治者如何延续了罗马帝国的遗产。

读此书的人必定会被每一页密密麻麻的人名和地名弄晕,但是不会产生困扰。本书译者虽然有三位,却能在全文的叙述风格和专有名词上做到流畅和统一。中世纪历史是出了名的专有名词大爆炸。复旦大学副教授夏洞奇作为国内为数不多的能从拉丁文原文研究奥古斯丁著作的学者(著有《尘世的权威》一书),是奥古斯丁和中世纪历史研究专家,曾经翻译过沃尔特·厄尔曼的《中世纪政治思想史》(译林出版社2011年),翻译极受好评(豆瓣评分8.7)。作者本人在“译后记”中列举的相关中文参考书也是古典历史和中世纪历史爱好者的一大宝库。

有一些很有意思的段落,摘录如下:

落日西垂,大家就回到家里待着。除非富得能点得起油灯,否则就基本处在黑暗中。有可能迦太基和安提阿是夜间照明最好的城市,因为它们靠近种橄榄的丘陵,在非洲是努米底亚,在东方是叙利亚。当你听到,有一位皇帝或者哲学家花了半夜的时间来读书和写作,那要注意的不是他的勤奋好学,而是他的富有。
为了解闷,可以玩玩流行的某种骰子。如果是有教养的人,就别在骰子很背的时候哼哼,因为按照习惯,发出哼哼声就会显出你是不守规矩的玩家。有许多掷骰子用的板存留下来。其中有一块很有名,它被发现于提姆加德的广场上。这块板上刻着这样的文字:
venari lavare
ludere ridere
occest vivere
打猎,沐浴,
赌博,欢笑,
这就是生活!——第37页,“序曲”中如此描述公元6世纪罗马世界的生活

在分析罗马统治者所犯的错误时如此说:

罗马帝国在其存在的每个历史阶段都遇到了很大的阻碍。一方面,它过于庞大,不好管理。另一方面,经济资源和政府需求之间的关系依赖于对前者征税以供养后者的机制。它也是一桩碰运气的事情,和波斯人的情况并无二致。它的核心则是一套专为腐朽、专断与贪污而设计的政府体制。波斯和中国的古代帝国每到一定的阶段就会分解成若干个割据势力。而罗马则神奇般地坚守了好几个世纪,但是它的总督们对地方的控制越是严密,他们所面临的任务越是艰巨。——第266页

(公元6世纪)这段时期内,没有哪一位皇帝的身边出现过真正具有领导才能,能够辅佐甚至是取代他们的人物……皇帝们生活在黑暗、无知的柏拉图洞穴里,以至于他们对世界的认识发生偏颇……这也难怪,皇帝们不止一次地得到了‘突发的意外’。到6世纪,就连早已归属罗马王化的巴尔干,都重新落入了晦暗不明的状态,变成了一个充满神秘和谣言的区域。这和所谓当地居民的野蛮愚昧没有太大的关系,而与恶劣的交通条件以及期望值较低的心态有着密切的关联。——第267-268页

最后,还有一些皇帝们没有能力弄明白的问题,或者说他们中很少有人能明白透彻的问题。最突出的便是宗教和经济问题。“可以说没有一位罗马皇帝能够清楚地知道他所辖领土内的经济情况:是繁荣还是萧条?他们可能只是了解一些最常规的情况,而且通常是在一段时间后才得以知晓。帝国的经济思维被每年的收成报告牵着鼻子走,考虑的是养活人口的迫切性,而不是去思考他们作为总调度的角色应该如何把财富更好地用于其他方面。一旦被问及他和政府将会采取哪些措施来促进某个地区或整个帝国的经济发展的时候,没有哪位皇帝能够回答。除了征伐邻国所获得的战利品和输入的财富,除了减税政策能让帝王更受欢迎,他们毫无其他想法。”——第269页,这说的是美国大选吗?

最后一卷中关于格列高利的《谈话录》四卷:

“《谈话录》明显而吸引人的效果,在于以魔幻般神性力量的故事来吸引人。尽管具有基督教的意味,但它们在各个方面都属于古代,并不稀罕。基督教增添了具有权威的人物(如今通常都是主教和修士),他们在一个充斥着魔鬼和天使的环境中战无不胜。不过,不论相信还是不信这些故事的人,仍然都是属于古代的农民和贵族。他们由于无法预料好运与厄运而困惑,正在寻求解释、安慰和力量。格列高利的股市提供了某种所需要的东西,它们不是给活在故事中的人,而是给广大的充满仰慕之心的受众。”

《谈话录》里面有一个温馨的故事是这样的:

就在这家修道院里,住着一位修士,他是园丁。一个窃贼经常翻过篱笆来偷菜。这位圣洁的人发现有的菜不见了,还有的菜被踩过了,就设法去弄清楚贼是从哪儿进来的。在路上,他遇见了一条蛇,就命令它跟着自己走,来到了窃贼翻进来的地方。他就这么命令蛇说:“以耶稣之名,我命令你看住这条通道,别让贼进来。”蛇立即领命,守在了路上,而修士就回屋去了。后来,当修士在休憩的时候,贼又来了,翻过了篱笆。他刚刚翻过一条腿,就看见了蛇,吓呆了。他摇摇晃晃地一头栽了下来,一只脚还挂在了篱笆上。当园丁过来,看见贼的时候,就对蛇说:“感谢上帝,你按照我的命令做了。现在你可以走了。”于是蛇就爬走了。修士就对窃贼说:“兄弟,你这是何苦呢?你看,上帝使你落在了我手里。你为什么要如此无耻,来偷修士的劳动果实呢?”接着他解开了夹住的脚,放这人下来,带他到菜园门口,把他想要偷的菜送给他,并和气地对他说:“你走吧,别再偷东西了。不过,如果你需要食物,就请来这里好了。为了上帝,我会很高兴送给你的。但你不能犯罪,偷我们的东西”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3)

添加回应

新罗马帝国衰亡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新罗马帝国衰亡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