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铁铮和李穿喉两个角色

huizi
2017-06-01 23:50:43
武侠+破案,是我感兴趣的主题,尤其主角是捕快的话,我就更喜欢了。不过这本书塑造主角不是很成功,唐振的形象并不鲜明,戏份也不够,关键是没有体现出他的性格,另一个主角陆子俊也是,翩翩公子,相貌俊美,温和有礼,又武功高强,本来是可以大放异彩的,但可惜作者没有充分写出他的魅力来。
反倒是几个配角让我印象深刻。首先是大侠铁铮,这可以说是活在台词里的人物了,从头到尾没有正式出场过,二十年前就死于非命,只留下无数侠义事迹为后人敬佩。铁铮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大侠客,一身正气与热血,平生尽为他人流血流汗,上至朝廷命官,下至平头百姓,但见不平事,不论高低贵贱,挺身而出。他似乎很少休息,永远奔波在救人的途中,救了铁山和他的姐姐、姐夫,又要去劫狱救王大人,刚刚把李穿喉从泥潭中捞出来带回庄,听闻邻县有桩恶事又连夜赶去。他和那些名垂千古的死士如荆轲、聂政不同,他们不过是“感君恩重许君命,泰山一掷轻鸿毛”,是“士为知己者死”,知己者都是王侯将相;而铁铮是真正扶危济困、铲恶锄奸,甘心为了命贱如草的普通老百姓慷慨赴死。这一点,作者借铁山之口说出来了。而且铁铮为人极其刚强,从不低头,决不后退,为了耕牛税,不惜与严将军为敌,
...
显示全文
武侠+破案,是我感兴趣的主题,尤其主角是捕快的话,我就更喜欢了。不过这本书塑造主角不是很成功,唐振的形象并不鲜明,戏份也不够,关键是没有体现出他的性格,另一个主角陆子俊也是,翩翩公子,相貌俊美,温和有礼,又武功高强,本来是可以大放异彩的,但可惜作者没有充分写出他的魅力来。
反倒是几个配角让我印象深刻。首先是大侠铁铮,这可以说是活在台词里的人物了,从头到尾没有正式出场过,二十年前就死于非命,只留下无数侠义事迹为后人敬佩。铁铮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大侠客,一身正气与热血,平生尽为他人流血流汗,上至朝廷命官,下至平头百姓,但见不平事,不论高低贵贱,挺身而出。他似乎很少休息,永远奔波在救人的途中,救了铁山和他的姐姐、姐夫,又要去劫狱救王大人,刚刚把李穿喉从泥潭中捞出来带回庄,听闻邻县有桩恶事又连夜赶去。他和那些名垂千古的死士如荆轲、聂政不同,他们不过是“感君恩重许君命,泰山一掷轻鸿毛”,是“士为知己者死”,知己者都是王侯将相;而铁铮是真正扶危济困、铲恶锄奸,甘心为了命贱如草的普通老百姓慷慨赴死。这一点,作者借铁山之口说出来了。而且铁铮为人极其刚强,从不低头,决不后退,为了耕牛税,不惜与严将军为敌,哪怕家破人亡,也绝不屑于假降。这么一个认死理的倔强之人,却又胸怀宽广,青梅竹马的未婚妻变心,爱上结义兄弟李穿喉,他也能面上带笑、眼中含泪地一口应允两人的婚事。不过他到底是深情,此后再娶,找的也是面目酷似初恋的女人。说实话这一点我很不喜欢,对他的妻子来说不公平,难道她就只是作为一个替身,让铁铮去怀念自己有缘无份的恋人吗?还不如重新开始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铁铮那么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又怎么会对过去耿耿于怀?这是我对故事稍有不满的一个地方。
另一个让我感慨的配角是李穿喉。他戏份不多,出场也很晚,之前一直是通过他人的描述,剧情过了大半,才正式露面。但仅仅是这不多的着墨,就足以勾勒出一个悲情的人物。我觉得他像两个武侠小说角色的合体:慕容复+白愁飞。和慕容复一样,他生来就背负着祖辈沉重的帝王梦,他的父亲和家仆李复,时时刻刻提醒着他,让他不忘自己的大志向、大使命。爱江山不爱美人的慕容复最终失去了王语嫣,李穿喉也失去了妻子柳迎霜和儿子李鼎;慕容复发了疯,李穿喉则把只应用来杀敌的羽箭对准了自己,穿破了自己的咽喉。半生戎马打下的西川,最终只便宜了王建,为他人作嫁衣裳。而和白愁飞相比,李穿喉要更正直一些,背叛时更纠结和痛苦。白愁飞是个不甘人下的枭雄,背叛了一手提拔和栽培自己的大哥苏梦枕,因为他想飞之心,永远不死,只好拿兄弟的血做阶梯。李穿喉不甘心此生为盗,他的宏图伟业还没展开,祖辈的梦想还没实现,不能舍弃官场,只能狠下心肠杀了结义大哥铁铮。最后白愁飞和李穿喉都落了个众叛亲离的下场,白愁飞悲叹“我若要鸿鹄志在红尘,只怕一失足成千古笑;我意在吞吐江山,不料却成天诛地灭”,而李穿喉也得了不仁不义的骂名,“铁大侠与他有救命之恩结义之情,而阴谋害之,是为不义;严存义与他有知遇之恩,他杀其人夺其位,是为不忠;而今又滥杀百姓,是为不仁”。他对不起义兄,对不起故主,对不起爱妻,对不起孩儿,九泉之下也愧对父亲,这一生,真是深恩尽负啊。但是负心人亦有良心,临死之际,白愁飞终是悔过,他放过了温柔的性命,跪在了苏梦枕的面前。而李穿喉在最后一刻,脑海中浮现的,是二十年前的抱牛崮,他被“杀铁,求生,遗训,皇统”八个字所惑,拿一支箭刺死了对自己恩重如山的大哥。二十年来,他或许从没有忘记过这一幕,即使当他殚精竭虑开疆拓土时,心上也总是掠过铁铮如利剑一般的目光。最后在白骨荒原上,风声如同鬼哭,白马阵阵悲嘶,李穿喉的那几行泪水,一声长啸,包含了多少的悲伤、绝望、愧疚和悔恨?不知到了地下,他和铁铮,是否能“相逢一笑抿恩仇”呢?然而,对于这么一个悲剧人物,书中他的出场,却似乎是光芒四射、春风得意的,他威名远扬,连乡野孩童的嬉戏,也以射箭为乐,以他为荣。诗人吟唱他一箭射败吐蕃十万大军,陆子俊畅谈他以少胜多击败马殷三十万之众。坐拥两川,手握重兵,麾下十八神射,三十六弓刀护卫,如此风光无限,该是人人羡慕的豪杰了吧?然而,了解他的人,只会觉得他悲惨。唐振说他“半生凄苦”,都因家族遗志而起。最后对决时,李穿喉觉得自己“半生失败”,毫无志得意满的感觉。但是,对于他这样一个建成太子之后,这样一个箭术超神的高手,如何才能过上不失败的生活呢?像铁铮那样做一个快意恩仇、无拘无束的侠客,会令他真正快乐吗?难以回答。
啰啰嗦嗦说了这么多,不知道我是不是过度解读。其实这个小说并没有多么惊艳,文笔欠了些火候,在情节和氛围上还不够吸引人。可是不知为何,让我生出许多感慨,尤其是李穿喉很牵动我的心,遂有这满篇荒唐言。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唐名捕探案传奇的更多书评

推荐大唐名捕探案传奇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