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通纳 斯通纳 8.8分

关于责任,独立,信仰,家庭,与爱

黃鬧海
“四十三岁那年,斯通纳学会了别人——比他年轻的人——在他之前早就学会的东西:你最初爱的那个人并不是你最终爱的那个人,爱不是最终目标而是一个过程,借助这个过程,一个人想去了解另一个人。“
                                                                                        ——《斯通纳》

 我父亲和斯通纳太相似。我的父亲本硕时期也算数理经济系的高材生。在《永远的1977——往事与随想》里,作者形容恢复高考的那一代知识青年“从灵魂深处涌溢出四个字:使命,责任“,在我父亲那个年代也大致相同。我曾经高考自主招生投的是父亲的研究生院校,走在林荫道上我...
显示全文
“四十三岁那年,斯通纳学会了别人——比他年轻的人——在他之前早就学会的东西:你最初爱的那个人并不是你最终爱的那个人,爱不是最终目标而是一个过程,借助这个过程,一个人想去了解另一个人。“
                                                                                        ——《斯通纳》

 我父亲和斯通纳太相似。我的父亲本硕时期也算数理经济系的高材生。在《永远的1977——往事与随想》里,作者形容恢复高考的那一代知识青年“从灵魂深处涌溢出四个字:使命,责任“,在我父亲那个年代也大致相同。我曾经高考自主招生投的是父亲的研究生院校,走在林荫道上我可以想象他和斯通纳一样,从乡村靠自己卓绝的努力在到城市站住脚跟,在天麻麻亮时蹭着路边的灯光看英文书,在图书馆里思辨世界,未来,国家与爱的青春岁月。
  在我还小的时候,虽然没有对等的阅历同父亲深交,却常为他洋溢着仁爱的道德观与充满使命感的壮志所感染。每当他谈论政治决策时,他总能流露出一种清高的气质,这种气质饱含一种深情,一种耿直,一种绝对的自信,时常让我觉得,对,世界就是这样的。
   就是这样的父亲,幼儿园每天早上给我读成语故事,低年级陪我背唐诗,高年级说在内蒙古看到牛羊感慨生命轮回的父亲,在45岁的时候,硬是清空了一个书柜,把关于政治、经济、哲学这些类目的书丢了两个箱子,卖给收破烂的人。那时适逢我在最爱读书的年纪,我看着他卖书不舍地急出泪来,他却只是淡淡地说:四十岁之后没必要看书了,我这半辈子看的书已经足够多了,能吸收的,能改变的,能成型的价值观,就这样了。往后我也不再需要这些了。
   “他已经四十二岁,往前,看不到任何自己渴望享受的东西,往后,看不到任何值得费心记住的事物。”
“从长远看,各种东西,甚至让他领悟到这点的这份学问,都是徒劳和一场空,而且最终要消解成一片他们撼动不了的虚无。”
  人需要一个坚定的价值观体系来预防为世界所撼动。这是一个成年人的自我防御体系。确实难以改变。我们平常所指的【自我】大致就是这个概念。
   父亲今年55了,头发已经花白。每当我与他谈论起人生或大或小的选择,他仍会指出他觉得比较好的那条路,再纵容地说“你怎么选都是可以的”,但却会再加一句:其实人生很短的,开心点怎么样就都过去了。
   被褒扬过,或者碌碌无为;爱过,或者没爱过;心灵是否有回归之处,在生命的短小和世界的宏大面前是全然不重要的。这确实是一种衰老,也是一种“知天命”的态度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斯通纳的更多书评

推荐斯通纳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