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作三昧

wu_chm
2017-06-01 23:06:16

近代的藏书大家叶德辉曾有一句流传甚广的话:“书与老婆概不外借。”对于此语,相信诸多读书人一定心有戚戚焉。 吾等愚钝,却好充附庸风雅,也习得这样一身毛病,自己之书不愿外借,倘若非借不可,宁愿新买一本送人,曾有一次自己将某书借了人,待还回来之后,书卷了,封面也变得脏兮兮,看到书后直接被我束之高阁,然后立刻就买了一本全新的,新书拿到后,轻抚书封,大概在喟叹:终于又换得一身净衣,这次说什么也不会让你从我手中流出去了… 而这等感慨,学者余秋雨却也在他的《文化苦旅》一书中有类似的表达:“藏书藏到一定地步,就会对书的整体形式重视起来,不仅封面设计,有时连墨色纸质也会斤斤计较。捧着一本挺展洁净的书,自己的心情也立即变得舒朗。读这样的书,就像与一位头面干净、衣衫整齐的朋友对话,整个气氛回荡着雅洁和高尚。但是,借去还来的书,常常变成卷角弯脊,一派衰相。有时看上去还算干净,却没有了原先的那份挺拔,拿在手上软绵绵、熟沓沓,像被抽去了筋骨一般。遇到这种情况,如果书店里还有这本书卖,我准会再去买一本,把‘熟’了的那本随手送掉。 ”    更有极端者,近代出生在浙江乐清书香门第的藏书人倪悟真曾说:“善观书者,澄神端

...
显示全文

近代的藏书大家叶德辉曾有一句流传甚广的话:“书与老婆概不外借。”对于此语,相信诸多读书人一定心有戚戚焉。 吾等愚钝,却好充附庸风雅,也习得这样一身毛病,自己之书不愿外借,倘若非借不可,宁愿新买一本送人,曾有一次自己将某书借了人,待还回来之后,书卷了,封面也变得脏兮兮,看到书后直接被我束之高阁,然后立刻就买了一本全新的,新书拿到后,轻抚书封,大概在喟叹:终于又换得一身净衣,这次说什么也不会让你从我手中流出去了… 而这等感慨,学者余秋雨却也在他的《文化苦旅》一书中有类似的表达:“藏书藏到一定地步,就会对书的整体形式重视起来,不仅封面设计,有时连墨色纸质也会斤斤计较。捧着一本挺展洁净的书,自己的心情也立即变得舒朗。读这样的书,就像与一位头面干净、衣衫整齐的朋友对话,整个气氛回荡着雅洁和高尚。但是,借去还来的书,常常变成卷角弯脊,一派衰相。有时看上去还算干净,却没有了原先的那份挺拔,拿在手上软绵绵、熟沓沓,像被抽去了筋骨一般。遇到这种情况,如果书店里还有这本书卖,我准会再去买一本,把‘熟’了的那本随手送掉。 ”    更有极端者,近代出生在浙江乐清书香门第的藏书人倪悟真曾说:“善观书者,澄神端虑,净几焚香,勿卷脑,勿折角,勿以爪侵字、勿以唾揭幅,勿以做枕,勿以加刺……”对书珍视如目珠,则更是让人不得不叹服了。 这本书中的每一篇,都是以书为主题的短文,而且,作者王强常常在书中表露出当他读到他藏书中某些颇有见地的文字或有趣的故事时他的“沾沾自喜”,因为也许没有他对各种珍贵书籍的耐心追逐,这些有趣的文字,也许他就无缘得见了。 比如在书中《购书记》一章里, 他就用详细的文字,来描写出在书摊偶遇孤本时的兴奋,以及购得书后的难掩得意,此中之乐,也许非读书人不能解。 一方书桌,一把藤椅,纸书数札,便能构建出自己的独立精神世界,这个空间不属于任何政治团体,统治人物,无赖流氓…再用上如斋、阁、轩等字为屋做名,那甭管原来多喧闹或者清贫的一间陋室,也瞬间就有了生命力,并与自己的精神融为了一体。 尽管乔治贝索斯推出了kindle阅读器多年,然而同样是他治下的亚马逊纸质书的出货量却没受到影响,反而似乎还更有了些促进作用,看来除了书籍本身作为文字媒介的作用之外,我想更多的则体现出了作为个人情感的寄托,藏书之乐,或许至少还会持续多年吧…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读书毁了我的更多书评

推荐读书毁了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