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丐也曾有一妻——读柔石《为奴隶的母亲》

hellohaoyu
2017-06-01 看过

(一)

母亲在社会中的地位永远是神圣、包容、伟大、慈爱的。阮籍说:杀父还可以,但是弑母却不行。因为禽兽只知道其母而不知其父,弑母禽兽不如。

《为奴隶的母亲》以一个被侮辱的母亲为题,使作品充满了巨大的悲剧。使读者不能不产生同情与共鸣。小说中的母亲先是与孩子春宝离别,被典到秀才家。在秀才家生子之后,又被强迫与另一个孩子分别,回到丈夫家春宝已然长大,但和她已经疏远了。作者在黑夜的梦中结束,预示是无尽的悲剧。

作者的主题是控诉典妻这一非人道的事实。从自由主义的角度来说:人不是商品,是不可以买卖的,也不可以被视为奴隶的。但中国长久以为,把女子当货物来卖是一种普度的现象。《红楼梦》的袭人小姐姐就是被娘老子卖到贾府的;《祝福》里的祥林嫂,丈夫一死,就被婆婆卖了。沈从文的《丈夫》、《萧萧》,一个是把丈夫把妻子当作妓女来卖;一个是幼女被买来。上溯到《礼记·檀弓》,就有父亲死了,孩子把庶母拿来卖的例子。

刻薄的说,中国的历史就是吃人的历史并且是卖女人的历史。

小说有段的情节非常让人动容的,一个是母亲在生下一女婴,被他的丈夫扔到开水里溺死。这说明女性在当时已经一钱都不值。这么写未必有些夸张了。但读来让人竦动。

这时,在她过去的回忆里,却想起恰恰一年前的事:那时她生下了一个女儿,她简直如死去一般地卧在床上。死还是整个的,她却肢体分作四碎与五裂。刚落地的女婴,在地上的干草堆上叫:“呱呀,呱呀,”声音很重的,手脚揪缩。脐带绕在她底身上,胎盘落在一边,她很想挣扎起来给她洗好,可是她底头昂起来,身子凝滞在床上。这样,她看见她底丈夫,这个凶狠的男子,红着脸,提了一桶沸水到女婴的旁边。她简单用了她一生底最后的力向他喊:“慢!慢……”但这个病前极凶狠的男子,没有一分钟商量的余地,也不答半句话,就将“呱呀,呱呀,”声音很重地在叫着的女儿,刚出世的新生命,用他底粗暴的两手捧起来,如屠户捧将杀的小羊一般,扑通,投下在沸水里了!除出沸水的溅声和皮肉吸收沸水的嘶声以外,女孩一声也不喊——她疑问地想,为什么也不重重地哭一声呢?竟这样不响地愿意冤枉死去么?啊!——她转念,那是因为她自己当时昏过去的缘故,她当时剜去了心一般地昏去了。

小说的意象很明显,女婴与母亲。都是商品,可以被交易,也可以被抛弃。

这样的情景,现在人读不懂,只觉得毫无人性。我虽然不是现代女性,但是她们恐怕宁可当白毛女也绝对要离开这样的男性。像前面的那些小说都很奇怪,比如《祝福》,祥林嫂的婆婆有什么权力从鲁四奶奶手里讨她赚的工钱的,还有权力把她卖给别人。这是读者作为现代人不能理解的。虽然如此,但当代作品,这种买卖妇女的事实与作品仍然不少。比如最近看的《三峡好人》。

作为文明人,作为一个尊重女性的人。也觉得现在的女孩子真得是太傲娇了一些。法国女权主义者西蒙娜《第二性》说,世界上本来就没女性,完全是奶奶的臭男人的物化(培养)出来的结果。作为读者来说,虽然是事实,但东西的意象都是人“物化”出的吧。审美女性就是物化女性,审美一切其实就是物化一切。

(二)

小说最大的问题是喊出来的,不是写出来的。故事的安排与结构都差强人意。导致小说的层次感不足,因此艺术价值并不是很高。比较《祝福》就可以看出,祥林嫂的受到的侮辱是一种自然下的迫害,鲁四老爷并没有侮辱她,不过是不让她碰给神祭品,而是只是轻轻说了一句:“祥林嫂,把东西放那吧。”就逼死了她。而《为奴隶的母亲》写得实在是太夸张了,是一种变形的写法。像往开水里溺女婴的故事,本来就是不符合的逻辑的。语言过于激烈,故事的冲突过于苍白,人物也过于扁平。

这也可能是左翼作品的问题所在,为政治服务,而不是为人而服务。虽然当时可能对读者产生共鸣,但时代一变化,这些作品的价值就很低。这里看不到黄胖子一点父亲的爱,丈夫的爱。对于黄妻也只看她对孩子的爱,这种爱也像一层浮油一样浮在表面,是脸谱化的,咂摸不味道来。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为奴隶的母亲的更多书评

推荐为奴隶的母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