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有一位欧维叫孙老头

饭后一支烟

在看《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这本书的时候,我的脑海里徘徊着俩个人,一位是纪先生,另一位就是孙老头了。

孙老头的微信名叫做队长,因为80年代初他就带领着一大家子人浩浩荡荡的从老家迁徙到省会。他睡过火车站、马路边、山野里,甚至曾经在火葬场边安过家。日子都是苦过来的,钱都是一点点攒出来的。每次给我姐或者给我钱的时候都会说一句“穷家富路”。这句话就像是说了我们俩就会把每一分钱花到刀刃上一样,也许对他来说只要说了这句话我们俩就算乱花钱也不是他的教育过失了。他的确就像欧维一样有一些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所谓原则。比如开车一定要脚跟不离地的切换油门和刹车,所有的东西都是可以修修再用的。

而接下来的这个故事就是讲他认为对家人就要无原则的亲密包容,怎么说也是一家人嘛。而我之所以把这个故事放在第一个讲,往下看你就知道了。孙老头在我初中的时候因为身体原因不得不歇业在家,即便如此我们倒也不用因为生活担心,因为孙老头拼命赚了足够接下来吃喝的生活费。有一年过年,印象里我已经像个大人一样那么高了。原来与孙老头合作的甲方单位终于准备把剩余的款项还给他了,激动之余他还需要一个企业账号...

显示全文

在看《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这本书的时候,我的脑海里徘徊着俩个人,一位是纪先生,另一位就是孙老头了。

孙老头的微信名叫做队长,因为80年代初他就带领着一大家子人浩浩荡荡的从老家迁徙到省会。他睡过火车站、马路边、山野里,甚至曾经在火葬场边安过家。日子都是苦过来的,钱都是一点点攒出来的。每次给我姐或者给我钱的时候都会说一句“穷家富路”。这句话就像是说了我们俩就会把每一分钱花到刀刃上一样,也许对他来说只要说了这句话我们俩就算乱花钱也不是他的教育过失了。他的确就像欧维一样有一些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所谓原则。比如开车一定要脚跟不离地的切换油门和刹车,所有的东西都是可以修修再用的。

而接下来的这个故事就是讲他认为对家人就要无原则的亲密包容,怎么说也是一家人嘛。而我之所以把这个故事放在第一个讲,往下看你就知道了。孙老头在我初中的时候因为身体原因不得不歇业在家,即便如此我们倒也不用因为生活担心,因为孙老头拼命赚了足够接下来吃喝的生活费。有一年过年,印象里我已经像个大人一样那么高了。原来与孙老头合作的甲方单位终于准备把剩余的款项还给他了,激动之余他还需要一个企业账号,彼时他已经养病多年了,当年的公司早就注销了,更别提什么企业账号了。跟随他一起离开家乡的还有他的哥哥们,于是他向他的二哥借了一个账号用以周转。过年的时候,大家其乐融融的在一起吃饭、打牌、聊天,好像这笔钱压根不存在一样。直到出了正月,这个年总算过完了,孙老头才登门拜访去了。二哥称根本说不清的某一年里某个工程款孙老头没给他结清,留下这部分钱,只能给孙老头3W。哎哟喂,不巧的是孙老头是个念旧的人从年轻的时候起不仅记账,而且每一笔钱都有存根、票据。孙老头把各种票摆在二哥面前的时候,二哥又改口说“都是你二嫂不让给的”。二嫂年轻的时候要跟人私奔不让你追的时候咋没记得你这么听话呢。当然这只是我听到的时候的内心腹诽。像孙老头这样的人是不可能进行人身攻击的。你以为这事完了?当然没有!欧维对付白衬衣都要写一摞子信,拖车到荒郊野外的。对付山野村夫出身的暴发户更是麻烦。

乡里乡亲的狗剩(化名)借了孙老头的钱,过了n年孙老头准备问问这钱能不能还了或者啥时候还。有一个重大的前提就是此时狗剩正在孙老头二哥的厂子里寄人篱下呢。狗剩接起电话来就说“大叔啊,你二哥不让俺还啊。说俺还了你钱,就立马开了俺。”孙老头听见这话,和欧维生气的时候基本一个反应,愤怒的血液往拳头上冲,脸被憋得通红,只能生气的挂断电话。不幸的是他还是觉得一家人之间的事关起门来自己总能解决的,就算不能讲道理,至少还可以包容忍让,谁让你倒了八辈子霉和这么一帮人成了一家子呢。孙老头、二哥、老四一起出现在老大的卧室里,真的关上了门,准备几兄弟私了。老大年轻的时候让孙老头帮忙买房,孙老头垫付了所有房钱并至今未还。不用担心,老大那么公正,一定不会因此就拉偏理的。最小的50出头,最大的都70多了,四个人僵持了一会。大哥半倚在床头,孙老头搬了把椅子坐下,二哥悻悻然的站着,老四离得远远的。总得有人打破僵局,孙老头说“老大,你看这事。”老大耷拉着眼皮并不看孙老头,这时候他叼根大烟斗最符合他气质。不过身体作下了不能抽烟,小情人倒还是养得了,可惜这个时候并不能拿来烘托气氛。“老三,还不还钱是你和狗剩间的事。让不让狗剩还钱就是你二哥和狗剩之间的事了。”这话要是在喜马拉雅山上说,怕是喜马拉雅山都要羞得海拔减半了。济南那轻轨这么多年没建好,完全可能是因为听了老大的话歪到内蒙去了。孙老头还想据理力争,却不知怎的衣领被老大拽了起来,老大双手死拽住孙老头,忙不迭的招呼老二、老四,“赶紧上!”老二、老四一对眼,心里都没底,正在这琢磨着呢。不枉费孙老头天天练那陈氏八卦掌啊,金蝉脱壳,顺势把毛衣脱下,反手捆住老大,将老大摁在了床头。“心里刺啦一声啊。”孙老头那句“怎么着都是一家人的话”却是怎么着也说不出口了。

年轻的时候孙老头吃过很多这样的闷亏,自己本分做人,努力赚钱,哥几个变着花样拿钱。孙老头都不说啥,总觉得怎么着都是一家人嘛。那天晚上回来的孙老头可能终于对自己一直以来的一家人有所认识了。月光皎洁啊,孙老头支个椅子坐下,眼睛里好像装满了月光。那是我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见到孙老头的眼睛里有液体翻涌。孙老头那天跟我说以前赚钱随便他们折腾,现在大家都老了,他又在家那么多年,以为兄弟们能体谅,谁知道。他说不下去了,我来说,谁知道这些以前的小王八蛋,现在变成了老王八蛋,越老越不要脸了。我又不是欧维,我为什么不能骂人。

第二天,孙老头就像没这事一样。再也没提起过,因为孙老头的第二个原则就是家丑不可外扬啊。然而过了一段时间,就连老家的乡亲们都知道了这个事。当然完全是戏剧版。据说故事变成了这样,孙老头去催债,狗剩哭爹喊娘说自己没钱,孙老头不依不饶说要是不还钱就让二哥开了狗剩。但是二哥体恤下属并没有听从。想必就算我不说这戏剧版的作者大家也猜得到是谁吧。

孙老头和欧维一样面冷心热,不会说话只知道踏踏实实的做事。所以90年代大家生活还比较辛苦的时候,我已经住进独门独户的四合院了,也有了自己家的小轿车,那时候的桑塔纳还是一景呢。甚至后来有了公司、有了厂房。然而瑞典的欧维有索亚这样的家人,更有帕尔瓦娜这样暖心的邻居。在中国如果你运气足够差很有可能就是像孙老头这样,没有人会透过你的冷言冷语感受你的善意,更没有人在你憋屈的包容里收敛自己。

所以欧维没有子女但是帕尔瓦娜的孩子愿意喊他外公,而我作为孙老头的姑娘要快意恩仇、剑走江湖。

在中国如果也有一位欧维也许就是孙老头。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