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遥远的星空

看津端英子和津端修一合著的《每天都是小春日和》,耳边一回荡着的却是似乎有所关联的两首老歌。一首是赵咏华唱过的《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直到我们老得哪儿也去不了,你还依然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另一首是张学友唱过的《想和你去吹吹风》:“想和你再去吹吹风,虽然已是不同时空,还是可以迎着风,随你说说心里的梦……”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简而言之却不过是酸甜苦辣咸五味杂陈,几乎概莫能例外。到底什么样的生活状态,才是你我他一直想要的、至今却没有过上的那一种生活状态呢?

还是正如那句被人无数遍引用了的莎士比亚的名言——There are a thousand Hamlets in a thousand people's eyes——所言,对于这样一个问题,不同的人会有自己不同的答案,或者是发自内心的,或者是言不由衷的。正如一个明明白白的事实,虽然北上广“居大不易”,但依然很少有人把逃离北上广真正地...

显示全文

看津端英子和津端修一合著的《每天都是小春日和》,耳边一回荡着的却是似乎有所关联的两首老歌。一首是赵咏华唱过的《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直到我们老得哪儿也去不了,你还依然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另一首是张学友唱过的《想和你去吹吹风》:“想和你再去吹吹风,虽然已是不同时空,还是可以迎着风,随你说说心里的梦……”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简而言之却不过是酸甜苦辣咸五味杂陈,几乎概莫能例外。到底什么样的生活状态,才是你我他一直想要的、至今却没有过上的那一种生活状态呢?

还是正如那句被人无数遍引用了的莎士比亚的名言——There are a thousand Hamlets in a thousand people's eyes——所言,对于这样一个问题,不同的人会有自己不同的答案,或者是发自内心的,或者是言不由衷的。正如一个明明白白的事实,虽然北上广“居大不易”,但依然很少有人把逃离北上广真正地落到实处,仅仅只是说说而已、作作秀罢了,更多的人还是趋之若鹜,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恍如过江之鲫。不过,相信在不少人的心中,至少在设想起自己退休后的生活时,也会对陶渊明诗中的那一种悠然自得的田园生活向往之至:“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而在《每天都是小春日和》中,1920年代出生的津端英子和津端修一,退休后过的正是这样一种自给自足的生活。显然,他们很知足,并不因为狭窄拥挤的厨房而感觉烦恼,每一天都喜欢用那些自己用惯了的砂锅和铁质平底锅,日复一日地过着自己喜欢的生活。这样一种生活态度,正是契合了“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的道理。其实,每个人也可以像津端英子和津端修一这对夫妇一样,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当然并不一定非得照搬他们的生活,只要自己觉得内心安宁,只要自己还很习惯,这一切就足够了。重要的是态度,而不是形式;形式可以多样,内心的安宁才是至关紧要的。

当然,津端英子和津端修一的生活虽然看似很朴实,却一点儿也等于在凑合;相反,他们的日常生活,每一天安排的内容都很充实。譬如一日三餐,也足见其用心,堪称精精致致。因为他们是这样来认为的:“我们吃每一顿饭都要仔细思考……用心烹饪料理虽然麻烦,却极为重要。”我们大多数人虽然也会向往这样的生活,却一定很难坚持下来;而不能够坚持下来的时候,就会越来越流于形式,终致不知其所以然。选择了一种生活方式,认定之后,就要坚持不懈。这个最难,也最考验人的意志。津端英子和津端修一做到了始终如一,所以他们才活出了真正的自我——是为自己而活着,而不是为别人的评论而活着。

其次,津端英子和津端修一享受着的田园生活,却并不是与世隔绝。他们与外界联系的方式,不是现代化的通讯手段,而是书信。一笔一划地写,并不想着去取巧,而是在表明一种态度,一种认真对待生活的态度。这种态度,同样可以成为我们所可以借鉴的。

一对愿意相伴到永远的夫妇,一开始的时候,性格肯定会有所差异,甚至会大相径庭。但这样又有什么呢?只要愿意相濡以沫,就一定会想到能够相伴一生的好办法。有一种说法是,退一步天高地阔,让三分心平气和;也有一种说法是,顺其自然……方法不同,却最终能够殊途同归。何则?“士为知己用,女为说己容”,司马迁的话说的是知人识人,其实用于夫对妻、妻对夫之间亦是同样的道理。只因为你心里有我、我心里有你,一切的风风雨雨才终于算不了什么。惟有如此,才能够每一天都是小春日和,才会有热情、有期待!

1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每天都是小春日和的更多书评

推荐每天都是小春日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