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中录 簪中录 8.0分

唐朝女宦官洗冤记

风欠酸丁
古言,我所欲也,推理,亦我所欲也,二者兼而得之,古言推理者也。今天给大家推荐的就是一部古言推理小说,《簪中录》(全文无剧透,看官请放心)。
 
故事要从蜀中黄郡守家的灭门惨案说起。蜀中郡守黄敏有一个女儿,名唤黄梓瑕,十二岁时,就帮时任刑部侍郎的父亲破了光德坊的血案,一时蜚声蜀中,无人不知。但就在十七岁那一年,全家五口被她亲手捧上的一碗羊肉羹毒杀,唯有她一人幸免于难,从此背负上为抗婚不惜残害家人的罪名,走上逃亡洗冤之路。她只身一人逃到长安,投靠到燮王门下,乔装成一名小宦官,化名杨崇古。获得燮王相助的条件是,帮助燮王解开“鳏残孤独废疾”的诅咒之谜。
 
之所以叫《簪中录》,是因为黄梓瑕推理时习惯拔下一支簪子涂写思路,乔装成宦官之后也难改这一习惯,一拔簪子便长发倾泻而下。燮王怕她暴露身份,就送了她一支簪中簪,只要揿下外面银簪上的机关,就能取出中间的玉簪用以推算记录,是以称为《簪中录》。
 
除了题材本身我很喜欢之外,情节铺陈、推理设计、情感刻画以及文笔辞藻等方面,都颇有亮点。

情节铺陈

全书共有四册,《春灯暗》破解的是燮王大婚前准王妃的失踪之案、《九鸾...
显示全文
古言,我所欲也,推理,亦我所欲也,二者兼而得之,古言推理者也。今天给大家推荐的就是一部古言推理小说,《簪中录》(全文无剧透,看官请放心)。
 
故事要从蜀中黄郡守家的灭门惨案说起。蜀中郡守黄敏有一个女儿,名唤黄梓瑕,十二岁时,就帮时任刑部侍郎的父亲破了光德坊的血案,一时蜚声蜀中,无人不知。但就在十七岁那一年,全家五口被她亲手捧上的一碗羊肉羹毒杀,唯有她一人幸免于难,从此背负上为抗婚不惜残害家人的罪名,走上逃亡洗冤之路。她只身一人逃到长安,投靠到燮王门下,乔装成一名小宦官,化名杨崇古。获得燮王相助的条件是,帮助燮王解开“鳏残孤独废疾”的诅咒之谜。
 
之所以叫《簪中录》,是因为黄梓瑕推理时习惯拔下一支簪子涂写思路,乔装成宦官之后也难改这一习惯,一拔簪子便长发倾泻而下。燮王怕她暴露身份,就送了她一支簪中簪,只要揿下外面银簪上的机关,就能取出中间的玉簪用以推算记录,是以称为《簪中录》。
 
除了题材本身我很喜欢之外,情节铺陈、推理设计、情感刻画以及文笔辞藻等方面,都颇有亮点。

情节铺陈

全书共有四册,《春灯暗》破解的是燮王大婚前准王妃的失踪之案、《九鸾缺》探查的是同昌公主九鸾钗遗失一案、《芙蓉旧》洗雪的是黄梓瑕背负灭门罪名的冤屈、《天河倾》最终揭晓燮王的六字诅咒之谜。四册书环环相扣、层层递进,但同时每一册之中亦是案中有案,相互牵连,情节叙述上张弛有致,引人入胜。另外有趣的一点是,女主黄梓瑕的原型是唐末五代时的才女黄崇嘏,四川邛崃人,父亲曾任蜀中使君。黄崇嘏成年后常女扮男装四处游历,一次因故被诬纵火,写诗向知州周庠辩冤,得其赏识,不但受到举荐,还差点被许配良缘,黄崇嘏只得修书一封表明女身。黄梅戏《女驸马》亦是取材自这段故事。

推理设计

《簪中录》的推理风格不是抽丝剥茧式的,而像是捡松果一般,找到一个线索就攒在手心里,末了,再一起抛出来。这种风格的推理设计,其实并不适合连载(我猜这大概是此书在晋江首发受到的关注没有在腾讯发存稿的时候来得多的原因之一),没有给予读者及时的线索确认,拖得久了,细节便记不大真切了,除非是一口气看下来,才能体会到这种写法酣畅淋漓的快感。文中的犯案手法和推理思路都不是特别颠覆性的,但几处障眼法颇能误导读者的判断,且最终都能自圆其说,已经让我很满意了。

情感刻画

先说一下人设,《簪中录》在人设上其实是落了俗套的,几个主要男性不是温文尔雅翩翩公子,就是外冷内热霸道王爷,妥妥的言情标配,再加上过目不忘这种神技能,难免显得玛丽苏遭人诟病。(虽然看了《最强大脑》让我不得不相信这世上真有这种神技能存在)。虽然人设上乏善可陈,但这并不妨碍作者对微妙情感的细腻捕捉,更不妨碍读者各种代入各种少女心泛滥。无论如何,和男性视角推理文里的感情戏相比,还是轻松超越几条大街的。至少我在看的时候,还是不自觉心跳加速了的……
 
除了爱情之外,有好几处亲情的描写,也颇令人动容,但涉及情节,为免剧透,就不在这里赘述了。

文笔辞藻

侧侧轻寒的文笔应当来说还是相当流畅的,古言读起来容易,但要写得不露破绽,不让人跳戏,实在是对文笔的一大考验。但还是忍不住要挑几个小小的刺。刚刚说过作为女性视角,文中对女主的情感把握是很细腻的,但这份细腻稍稍过了点头,有时候大段的女主内心戏的描写,不免显得拖沓。其次,在描写人物上,略显单薄,公子们都是芝兰玉树,美人们都是惊世绝艳,区分度不大,人物形象不够饱满。
唐人生活,宋人审美
最后扯一点“题外话”。《簪中录》是一个设定在唐朝的故事,作者在不少细节上还是很注意体现唐朝元素的,譬如地名、官职、习俗等等,但我读起来,却始终觉得不像一个唐朝的故事。问题出在哪儿呢?先给大家看几段描写:
 
他身上是雨过天青色的锦衣,绣着天水碧的回云暗纹,这么温和的颜色与花纹,在他身上却显得疏淡。在那种漫不经心中,却让人觉得,只有这样的冷漠超脱,才能衬出这样的清雅高华。(描写男主燮王)
 
众人一起看向旁边声音来处,却是一个如同修竹茂兰般清逸的少年,骑在一匹黄马之上。他穿着天青色的窄袖襕衫,最普通的衣着,最普通的马,可每个人看见他时,便觉得眼前的世间,色彩格外鲜亮起来,如朝霞初升。(描写初恋禹宣)
 
再来看一段描写周子秦(好友,专门负责插科打诨)的文字:
 
只见他一身朱红色的捕头服,系一条松花绿蹀躞带,腰挎一柄靛蓝色鲨鱼皮的腰刀,着一双鸢尾紫快靴,好容易戴了顶低调的黑纱帽,上面却插了一根鲜艳的孔雀尾羽。李舒白和黄梓瑕对望一眼,都深刻理解了惨不忍睹的含义——周子秦身上颜色太多,几乎快要闪瞎了他们的眼睛。

从这三段文字的描写,以及女主对三位当事人的态度来看,不难看出,作者更欣赏前面一种疏淡清雅,而对后一种热闹活泼的颜色不太感冒。并且,作者真的太喜欢天青色了,文中竟有多达10处描写到了天青这个色彩。天青色,非常容易让人联想到宋徽宗的那句“雨过天青云破处”,只因这一梦,便奠定了北宋审美的基调,也使汝窑成了青瓷之冠。
 
或许会有人说,青瓷并非宋代首创,更非汝窑独有,晚唐诗人陆龟蒙便有《秘色越器》诗云“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法门寺出土的秘色瓷更是唐朝皇室对青瓷喜爱的见证。《簪中录》一文中亦有5处提到皇室使用秘色瓷的情景,而非汝窑或其他宋代青瓷,可见作者在此处是小心谨慎,不露破绽的。但恰恰是这份谨慎,让我觉得有一丝不对劲——作者在细节上强调了唐朝,在审美上却偏向了宋朝。在唐朝这样开放的文化中,黄梓瑕可以玩马球、周紫燕可以被退婚后再嫁,但为何只有燮王、禹宣这样青瓷般的人物得到青睐,周子秦的浓墨重彩却成了插科打诨的“小丑”?
 
其实我并非吹毛求疵,而是作者的这一审美偏好,恰恰满足了我矛盾的YY,我既喜欢唐人的豁达洒脱、不拘小节,也喜欢宋人细致温婉的美学追求。在现实中不可能实现的兼而有之,就在小说的世界里幻想一把融合吧。


推荐观看:

《簪中录》全四册,2015,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长按以下二维码,
点击关注,
不定期推送好看的书和剧,
一个人的周末也可以很有趣

公众号:风欠酸丁的小栈
公众号:风欠酸丁的小栈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簪中录的更多书评

推荐簪中录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