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社会 单身社会 7.6分

这是一个加长版短评,并没有一以贯之的主题

not
2017-06-01 22:07:26

写短评越写越长,所以干脆转移了阵地。写的目的是总结书中观点和自己关于研究话题的一些延伸想法,想不出合适的标题提纲挈领,也便不再拘泥于形式。

首先要强调,这本书跟晚婚/恨嫁没什么关系,事实上作者一直避免将独居和单身混在一起。这也是为什么我觉得书名起的差强人意。“独自居住/生活”都比“单身社会”要来的恰当。可能是为了诉诸国内对恨嫁话题的大众趣味吧,选择这样一个在书中被明确边缘化的概念做书名。

总的来看,书中使用的研究方法是质性研究(某人非说定性研究听起来外行),在论述的过程中有间或辅之以社会调查数据。针对的观众,应该不限于学术研究者,因为作者在不同的地方尝试诉之以情,不过还是遵循基本的学术写作规范,旁征博引,并不是一本典型的科普类/畅销书籍。

我在阅读的过程中最大的感觉是书的结构有点散乱。为了突出独居问题的重要性,也是为了烘托这本书的重要性,作者有很努力的尝试从独居现象延伸出去,提出更宏大的问题,引导读者进行更深入的思考,但是在我看来,他提的问题有些过于漫无边际,或者说过于ambitious,反而没有引起我的共鸣。没有由此出发提出特别好的问题,换句话说,没有尝试围绕一个特别好的问题构

...
显示全文

写短评越写越长,所以干脆转移了阵地。写的目的是总结书中观点和自己关于研究话题的一些延伸想法,想不出合适的标题提纲挈领,也便不再拘泥于形式。

首先要强调,这本书跟晚婚/恨嫁没什么关系,事实上作者一直避免将独居和单身混在一起。这也是为什么我觉得书名起的差强人意。“独自居住/生活”都比“单身社会”要来的恰当。可能是为了诉诸国内对恨嫁话题的大众趣味吧,选择这样一个在书中被明确边缘化的概念做书名。

总的来看,书中使用的研究方法是质性研究(某人非说定性研究听起来外行),在论述的过程中有间或辅之以社会调查数据。针对的观众,应该不限于学术研究者,因为作者在不同的地方尝试诉之以情,不过还是遵循基本的学术写作规范,旁征博引,并不是一本典型的科普类/畅销书籍。

我在阅读的过程中最大的感觉是书的结构有点散乱。为了突出独居问题的重要性,也是为了烘托这本书的重要性,作者有很努力的尝试从独居现象延伸出去,提出更宏大的问题,引导读者进行更深入的思考,但是在我看来,他提的问题有些过于漫无边际,或者说过于ambitious,反而没有引起我的共鸣。没有由此出发提出特别好的问题,换句话说,没有尝试围绕一个特别好的问题构思全书,在我看来是最大的缺陷。优点是,涉及的相关话题很多,视野比较开阔。

我觉得他新颖的地方:1. 讨论了独居与与世隔绝的区别,认为也许独自居住并不代表着社区的崩坏。但是也受他之前关于热浪的研究影响,分析了一些确实几乎与世隔绝的案例。2. 关注到独居生活与收入的关系,凸显出中下层民众的无奈。目前来看,这确实是个富人的游戏,不论是独居还是单身。3. 最艰难的挑战显然落在独居老人的身上,作者也有提到一些好的不好的案例。

其实在书里已经涉及到了几个值得深入挖掘的话题。譬如,作者对几个针对独居群体的社会组织进行了采访,其中甚至还包括一个直接围绕独居人群进行政治游说的团体,都反映独居状态目前来看还未发展成为一个深入人心的个性标签。虽然独居群体的规模日益扩大,但是人们并未形成成熟的社群意识。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一方面我们注意到独居群体更常的表露出个人主义的倾向,另一方面我们也发现它常常受到消费主义的侵蚀。人们更常围绕着商品发展虚拟社区,或者像书中金·卡尔弗特一样,在意的只是和自己身份相当的“年收入高于15万美元的洛杉矶居民”,筹办《一个人》杂志的目的也仅仅是“与庞大的产业链对抗”。这进一步引出了“在什么层面独自居住足以发展成某种群体身份”的问题,它与地理分布、消费模式、社会阶级、职业等等的关系如何?在哪些层面超越了这些概念,在哪些层面与之融合。

其次,讨论独居现象免不了分析其带来的挑战。独居,或者简单的说,单身,对人们生活带来的挑战到底有哪些?如果说全书讨论了什么一以贯之的话题的话,也许就是这样一个问题。但是在我看来,作者给出的答案也许太简单了一点。案例材料堆砌出来的,其实只不过是我们直觉便可以想出的那些显而易见的难题,譬如疾病、譬如孤独(对女性来说,是没有孩子的遗憾;对男性来说,是没有稳定性生活和家庭温暖的不安全感)、譬如经济负担。作者用生动的材料娓娓道来,但是难道这就是这个话题的全部了吗?

书中似乎理所当然的接受了核心家庭作为基本社会细胞的假设,但是在我看来这恰恰是最值得深入思考的点。个人为什么在当前社会越来越难以独自生活?显然,这并不是什么“人就是社会动物”这么简单,因为作者在其中浓墨重彩地提出的恰恰是“人们并没有因为独居而开始bowling alone”。我们在作者的种种论述中看到的反而更多是经济力量。一方面,越来越多的独居人口说明人作为个体的独立性正通过商品关系得到前所未有的强化。某种程度上,我们仍是社会动物,但我们已经可以越来越自由的享受非社会化的个人生活。而且,我们也确实开始重视这样一种需求。我们渴望借由居住状态来宣誓人格独立,甚至将其看成某种成人礼,侧面反映出来的是我们正不计一切代价的要逃离彼此,要保持距离。我们在社交层面愈加靠近的同时却在私人层面愈加疏离,形成了两个日益分割的个人/公共空间。另一方面,越来越显著的独居难题却又说明,我们的个体独立性已然岌岌可危。个人与公共空间的隔离固然给社群带来了挑战,但最大的难题无疑还是落在了个人的头上,尤其是没有一定经济能力的人头上。这进一步分化了独居群体,让富裕的金·卡尔弗特们自成一派,发展出另一种奢侈的生活方式。它反过来愈加折磨、甚至是激怒了另一类人,这类人因各种各样的原因而不得不独自居住。他们在忍受生活的同时,还要被反复提醒这都是你自己的错。你本可以过得更好,你本可以是金·卡尔弗特,但可惜你不是。对这些人来说,独居变成一种身份是更难以启齿的事情,因为他们本意并不想“一个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单身社会的更多书评

推荐单身社会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