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平实白衣升座讲法坏我佛门戒律

无痕
2017-06-01 21:50:22
佛、法、僧、三宝是佛教的底线,萧平实一介白衣高堂升座给“正觉同修会”的“出家人”讲经说法岂不是颠倒错乱违反佛教戒律。

以萧平实为首的弟子们按佛教戒律非是我佛门中的三宝弟子。因萧平实师承何方何人何地没有明确,无传承客观依据可信属附佛外道的二宝弟子。梵网经云:“若佛子。常行教化起大悲心。入檀越贵人家一切众中。不得立为白衣说法。应白衣众前。高座 上坐。法师比丘不得地立为四众说法。若说法时。法师高座。香花供养。四众听者下坐。如孝顺父母。敬顺师教。如事火婆罗门。其说法者。若不如法。犯轻垢罪。”不得立为四众说法,若说法时,法师高座,就是说上台讲法者均为代佛传法,视同与佛一样,说法时,必须高座。上面一段说的非常明显:“若说法时。法师高座。香花供养。四众听者下坐”也就是说如果白衣真要升座讲经说法必须有僧人高座,这也说明了做为居士只能从旁协助出家人做佛教事业,从来没有以居士去主导僧者们从旁协助之道理,因为佛、法、僧的次序是铁定的事实,居士升堂讲经说法在正统的佛教历史从来没有一人。

即使维摩诘在家菩萨要升座讲经说法,都是有佛陀亲自坐镇----《维摩诘经》书上记载。无论白衣权位有多高财富有多大,身为
显示全文
佛、法、僧、三宝是佛教的底线,萧平实一介白衣高堂升座给“正觉同修会”的“出家人”讲经说法岂不是颠倒错乱违反佛教戒律。

以萧平实为首的弟子们按佛教戒律非是我佛门中的三宝弟子。因萧平实师承何方何人何地没有明确,无传承客观依据可信属附佛外道的二宝弟子。梵网经云:“若佛子。常行教化起大悲心。入檀越贵人家一切众中。不得立为白衣说法。应白衣众前。高座 上坐。法师比丘不得地立为四众说法。若说法时。法师高座。香花供养。四众听者下坐。如孝顺父母。敬顺师教。如事火婆罗门。其说法者。若不如法。犯轻垢罪。”不得立为四众说法,若说法时,法师高座,就是说上台讲法者均为代佛传法,视同与佛一样,说法时,必须高座。上面一段说的非常明显:“若说法时。法师高座。香花供养。四众听者下坐”也就是说如果白衣真要升座讲经说法必须有僧人高座,这也说明了做为居士只能从旁协助出家人做佛教事业,从来没有以居士去主导僧者们从旁协助之道理,因为佛、法、僧的次序是铁定的事实,居士升堂讲经说法在正统的佛教历史从来没有一人。

即使维摩诘在家菩萨要升座讲经说法,都是有佛陀亲自坐镇----《维摩诘经》书上记载。无论白衣权位有多高财富有多大,身为正信的三宝佛弟子对合格的出家人敬僧如敬佛!在涉及到有关佛教事业上的事情,正信的佛弟子应该都以僧人为先,这是千百年来不破的佛教戒律,如玄装法师对唐太宗的开示:世俗或以僧无戒行,故轻之而不信净土,谬也。是以道士不肖,而轻老子;士人不肖,而轻孔子也。智者尚不以人废言,况可以其徒而轻其教乎?昔唐太宗谓玄奘法师曰:「朕欲斋僧,但闻僧多无行,奈何?」玄奘法师曰:「昆山有玉,混杂泥沙;丽水生金,宁无瓦砾。土木雕成罗汉,敬之则福生;铜铁铸就金容,毁之而有罪。泥龙虽不能行雨,祈雨须祷泥龙;凡僧虽不能降福,修福须敬凡僧。」太宗恍然曰:「朕自今以后,虽见小沙弥,犹如敬佛。」嗟乎!太宗固自有宿福,一拨便醒,奘师亦可谓善于启发矣。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