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就是“我”并不高贵、并不重要

沈春深

如果告诉你,人有纯洁美好的灵魂,也会排泄肮脏污秽的粪便;

如果告诉你,自认为崇高伟大的理想和喜剧性的虚荣没什么不同;

如果告诉你,人和在路边被人随意践踏的石头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如果告诉你这些,你能够接受吗?

人的种种烦恼与不满,在很多情况下是从以自我为中心的角度去看待世界的结果,就像特丽莎总是疑心托马斯爱不爱她,有没有像她爱他那样爱她,有没有比她爱他更爱她……诸如此类的困惑,都建立在她认为她的爱是重要的,她对他的爱是一种高贵的馈赠与怜悯,如果没有回报是多么令人不安与痛苦。

当人不再以自我为中心,不再自以为掌握了衡量评判世间万物的标尺,不再想这个世界能给我什么,不再以为美好为天生之高贵,而丑陋为天生之卑贱,那么曾经以为深刻沉重的问题就变得如浮云一般轻飘,很多东西就可以释怀。

这就意味着,人不是尽善尽美,人和狗和蝼蚁没有任何区别,理想不过是笑话,所谓的理所当然不过是个狗屁,你能够承受这样的生命之轻吗?

我觉得《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是《悲剧的诞生》之思想的一个具象化的表述,尼采说悲剧给人的快感是一种形而上学的慰藉,即假像世界的毁灭。

我承认我看特...

显示全文

如果告诉你,人有纯洁美好的灵魂,也会排泄肮脏污秽的粪便;

如果告诉你,自认为崇高伟大的理想和喜剧性的虚荣没什么不同;

如果告诉你,人和在路边被人随意践踏的石头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如果告诉你这些,你能够接受吗?

人的种种烦恼与不满,在很多情况下是从以自我为中心的角度去看待世界的结果,就像特丽莎总是疑心托马斯爱不爱她,有没有像她爱他那样爱她,有没有比她爱他更爱她……诸如此类的困惑,都建立在她认为她的爱是重要的,她对他的爱是一种高贵的馈赠与怜悯,如果没有回报是多么令人不安与痛苦。

当人不再以自我为中心,不再自以为掌握了衡量评判世间万物的标尺,不再想这个世界能给我什么,不再以为美好为天生之高贵,而丑陋为天生之卑贱,那么曾经以为深刻沉重的问题就变得如浮云一般轻飘,很多东西就可以释怀。

这就意味着,人不是尽善尽美,人和狗和蝼蚁没有任何区别,理想不过是笑话,所谓的理所当然不过是个狗屁,你能够承受这样的生命之轻吗?

我觉得《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是《悲剧的诞生》之思想的一个具象化的表述,尼采说悲剧给人的快感是一种形而上学的慰藉,即假像世界的毁灭。

我承认我看特丽莎在与工程师交欢之后排便那段描写的时候,内心感到很不适,是的,我觉得恶心,但是之后我释然了,因为我接受了,因为那是真实,是真相,人就是那样。

悲剧是什么,是把美好的东西撕碎给人看。

美好的东西固然可以指在审美上令人赏心悦目之物,也可以指披在丑陋的真相之上的美好的假象。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的更多书评

推荐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