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说新语 世说新语 评价人数不足

115.世说新语

😉
2017-06-01 21:12:36

2017.05.12-06.01 115. 《世说新语》——刘义庆 著,于童蒙 编译 “本书原名《世说》,唐代称《世说新书》或《世说新语》,后者成为本书专名大约在北宋。 在选录魏晋诸家史书以及郭澄之的《郭子》等文人笔记的基础上编写而成,通过记载魏晋时期士族阶层的琐闻轶事,再现了南朝宋初两百多年的社会政治、军事、思想文化、社会风尚以及文人的精神风貌和才情……有人说此书出自刘义庆其门客和或众文士之首,但其本人主编的功劳还是不应抹杀的。由于刘义庆的组织和重视《世说新语》才得以诞生。 易中天先生称赞《世说新语》道:“魏晋是品评人物风气最盛的时代。一部《世说新语》几乎就是一部古代的《品人录》,那时的批评家多半以一种诗性的智慧来看待人物,因此痴迷沉醉,一往情深。这种对优秀人物的倾心仰慕,乃是所谓魏晋风度中最感人的部分。” 此书不仅在文学史上有重要意义,并且记载的大多是真人真事,历来也受史学界的重视。它颇似当今的微型小说,是中国小说的雏形,是魏晋风度的审美产物。 全书按内容编排,分三十六门,共计一千一百三十则。每一门皆从某一侧面表现出名流氏族的思想和生活,也反映了当时社会的一些特征

...
显示全文

2017.05.12-06.01 115. 《世说新语》——刘义庆 著,于童蒙 编译 “本书原名《世说》,唐代称《世说新书》或《世说新语》,后者成为本书专名大约在北宋。 在选录魏晋诸家史书以及郭澄之的《郭子》等文人笔记的基础上编写而成,通过记载魏晋时期士族阶层的琐闻轶事,再现了南朝宋初两百多年的社会政治、军事、思想文化、社会风尚以及文人的精神风貌和才情……有人说此书出自刘义庆其门客和或众文士之首,但其本人主编的功劳还是不应抹杀的。由于刘义庆的组织和重视《世说新语》才得以诞生。 易中天先生称赞《世说新语》道:“魏晋是品评人物风气最盛的时代。一部《世说新语》几乎就是一部古代的《品人录》,那时的批评家多半以一种诗性的智慧来看待人物,因此痴迷沉醉,一往情深。这种对优秀人物的倾心仰慕,乃是所谓魏晋风度中最感人的部分。” 此书不仅在文学史上有重要意义,并且记载的大多是真人真事,历来也受史学界的重视。它颇似当今的微型小说,是中国小说的雏形,是魏晋风度的审美产物。 全书按内容编排,分三十六门,共计一千一百三十则。每一门皆从某一侧面表现出名流氏族的思想和生活,也反映了当时社会的一些特征。 这本书只是其中某些著名篇章的选辑,内容分为原文、注释和译文三部分。” ——以上皆选整自前言等。 分为褒赏篇和贬斥篇。 褒赏篇分别从德行、言语、政事、文学、方正、雅量、识鉴、赏誉、品藻、规箴、捷悟、夙慧、豪爽、容止、自新、企羡、伤逝、栖逸、贤媛、术解、巧艺方面来表现美好的人性和卓越的才华: 《德行》一来赞扬儒家的传统美德,二来反应了魏晋时期特有的道德观念。许多与传统礼教乖违的行为,表现出当时士人的品行心态及追求个性解放的精神。 《言行》记载了魏晋士人的机智言辞。其渊博学识加上清谈风气的影响,更使得言谈,示出简约玄澹及清新俊逸的风格。 《政事》记录了当时居官任职者的政务事迹,反应他们的道德观念及思想。 《文学》包括学术和文学两方面。其中三分之二的篇幅和学术有关,主要反应清谈内容,包括儒学、佛学及名理学;文学部分占三分之一,主要探讨文学内容与形式的关系。 《方正》这为人公正,不为外力屈服。 《雅量》指风雅恢宏的肚量,即遇事镇静自若,处之泰然。 《识鉴》记载了对世人的认识和鉴别,也包括对事态发展的洞察。 《赏誉》包含了对世人的鉴赏和赞誉,和《识鉴》不同的是它不包括对于事态发展的阅卷预见,完全是从不同侧面对于人物品格,才华,风度进行评论和赞誉。 《品藻》也是对世人的品评与鉴定,《赏誉》中对单人进行鉴赏不同,《品藻》主要是进行比较评论,把两个或多个相关的人物放在一起品鉴。但看起来其实还是与《赏誉》有交叉的。 《规箴》记载了魏晋名士对别人不恰当的言行所进行的规劝和谏诫。就种规箴多是善意的,富有教育及启发作用。 《捷悟》记载了当时名士在应对答辩上聪明机智的表现。 《夙慧》记载了小孩子相较于大人更有天真童趣的聪明才智。 《豪爽》从不同侧面表现士人的豪迈性情及行事爽快的风格。 《容止》记载名士的神情、举止和风度。 《自新》记载悔过向善的事迹。 《伤逝》表达对逝世者的伤悼及诚挚友情。他们常采不合常规的哀悼方式,因为他们认为只要能表达自己深厚的情意,就无需顾及传统礼仪及他人,这表现了他们自然率真的本性。 《栖逸》记述了隐居山林的人和事。其中也有不少假隐士假借隐居之名以提高自身身价。 《贤媛》描述了一些才德兼备的妇女形象。这是对于女性的关注与歌颂。 《术解》记录了士人对记忆的理解和掌握,包括占卜、医药、音乐等,表现了他们在方术上的才能。 《巧艺》记载了与艺术相关的人物和范畴。涉及艺术类别繁多,其中以绘画占大部分,因为当士人认为绘画直观性强,最能传达人物的精神。 贬斥篇反应人性的虚荣和当时政治环境的险恶: 《宠礼》主要是对人才的表彰和奖掖,但在当时动荡不安的政局下,为巩固政权,防止叛变,其目的也包括笼络人心。 《任诞》反应了魏晋士人对传统礼教的蔑视及借酒消愁以求精神超脱的内容。 《简傲》表现对权势的轻蔑以及对功名利禄之徒的鄙视。简慢高傲,是他们不屑名利、清高自洁的一种精神。 《排调》记载士人之间相互调侃的逗趣内容,从中可看出他们非凡的才华和气度。 《轻诋》是关于士人交往间的评论或言谈,但含有贬义对方的意思。是用轻诋的言辞来蔑视对方。 《假谲》里的欺骗大多是为解决当下难题所行使的善意谎言,显示了行诈者机警的一面。出于玩弄权术而伤害他人的事例为少数。 《黜免》记载了关于黜退而免官的人和事,反映魏晋时期统治阶级内部的权力斗争。 《俭吝》记载了士人节俭和吝啬两种品行。 《汰侈》描写魏晋时期统治者的纵情挥霍和享受,揭露他们腐朽堕落的生活。 《忿狷》记载了士人急躁易怒、心胸狭窄的个性。 《谗险》是进谗者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极力诋毁他人的行德,反应了当时政治环境的险恶。 《尤悔》记载士人对于自己过失所引发的悔恨。涉及面由大至小从政治斗争到生活琐事,表现出人们对于自我行为的自省能力。 《纰漏》记录差错和过失,及造成这些失误的原因。 《惑溺》主要描写男女之间情爱上的迷惑和沉溺,以及因此而丧失神智的举止。 《仇隙》记载了各种因仇恨而产生报复的仇杀事件,多半与和权力斗争相关。 正如前言所叙,风采习性可见一斑,令人感之名士清流,气度风韵,可对当时的生活情境风俗人情有所感触。是我们熟知的潘岳陆机孔融卫玠的时代,熟悉的“ 元方时年七岁,门外戏”、“ 嵇中散临近刑东市”、东床快婿等等典故的由来。对容貌的评论当今也还有许多流传的名言,除了嵇康的“肃肃如松下风”,“有姿容,好神情”、“面如凝脂,眼如点漆”、“濯濯如春月柳”原来都是当时对于卫玠杜弘治王恭之流的赞叹。种种称赞之词诚康朗直抒,长有意味。 不过因为篇幅短小,则逻辑过于简单,承载的背景也不够充裕。就有许多重复相似的段落,比如时人常以举止分辨两人高低,分类也有些模棱两可。此外,编者评论篇幅尚好。 “使我有身后功名,不如即时一杯酒!” “吉人之辞寡,躁人之辞多。” 其中觉得最是可爱的一段——“钟会撰《四本论》始毕,甚欲使嵇洪一见。置怀中,既诣,畏其难,怀不敢出,于户外遥掷,便回急走。” 最后说觉得略微可惜的是,朋友帮忙借来,借后才发现是节选以及有译文的蓝天出版社的版本,故而实际内容篇幅并不算很多,有机会有兴趣的话再自己得书来看原籍为好。 338,蓝天出版社 2007年12月第一版,第一次印刷。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世说新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