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伟大的革命友谊”

白衣卿相

这篇评论的三观极度不正,如果你是个秉持古典教化,信仰传统道德的正人君子,我建议你不要往下看了,如果你坚持要看,骂人时请克制,不要牵连笔者亲属,否则笔者会十倍喷回的。

“陈清扬说,那一刻她感到浑身无力,就瘫软下来,挂在我肩上。那一刻她觉得如春藤绕树,小鸟依人,她再也不想理会别的事,而且在那一瞬间把一切都遗忘。在那一瞬间她爱上了我,而且这件事永远不能改变。” “陈清扬说,承认了这个,就等于承认了一切罪孽。在人保组里,人家把各种交待材料拿给她看,就是想让她明白,谁也不这么写交待。但是她偏要这么写。她说,她之所以要把这事最后写出来,是因为它比她干过的一切事都坏。以前她承认过分开双腿,现在又加上,她做这些事是因为她喜欢。做过这事和喜欢这事大不一样。前者该当出斗争差,后者就该五马分尸千刀万剐。但是谁也没权力把我们五马分尸,所以只好把我们放了……”------王小波《黄金时代》

把这两段放在前边,是为了表明,我想论证的不是婚姻,更不是婚外情,是“伟大的革命友谊”!是理应被拉出去上檀香刑,把身上的肉一刀一刀剜干净的不赦重罪,这罪洗不白,更没法洗,几辈子都活该被千夫所指万人唾...

显示全文

这篇评论的三观极度不正,如果你是个秉持古典教化,信仰传统道德的正人君子,我建议你不要往下看了,如果你坚持要看,骂人时请克制,不要牵连笔者亲属,否则笔者会十倍喷回的。

“陈清扬说,那一刻她感到浑身无力,就瘫软下来,挂在我肩上。那一刻她觉得如春藤绕树,小鸟依人,她再也不想理会别的事,而且在那一瞬间把一切都遗忘。在那一瞬间她爱上了我,而且这件事永远不能改变。” “陈清扬说,承认了这个,就等于承认了一切罪孽。在人保组里,人家把各种交待材料拿给她看,就是想让她明白,谁也不这么写交待。但是她偏要这么写。她说,她之所以要把这事最后写出来,是因为它比她干过的一切事都坏。以前她承认过分开双腿,现在又加上,她做这些事是因为她喜欢。做过这事和喜欢这事大不一样。前者该当出斗争差,后者就该五马分尸千刀万剐。但是谁也没权力把我们五马分尸,所以只好把我们放了……”------王小波《黄金时代》

把这两段放在前边,是为了表明,我想论证的不是婚姻,更不是婚外情,是“伟大的革命友谊”!是理应被拉出去上檀香刑,把身上的肉一刀一刀剜干净的不赦重罪,这罪洗不白,更没法洗,几辈子都活该被千夫所指万人唾骂。只是这罪孽太重了,如同陈清扬说的,普通人是没权利判的,大概只能待上帝来发落吧。

1.什么是“伟大的革命友谊”

如果说婚姻是将两个人的生活绑在一起。爱是将两个人的感情绑在一起。那“伟大的革命友谊”又是什么呢?

“伟大的革命友谊”脱胎于爱情,却总和婚姻背道而驰。

爱情是一切欲望之首,它就像潘多拉的魔盒一般,能孕育出各种恶果,并放任它们为祸人间,独独紧紧的锁住“希望”,用它勾引路过而不知深浅的人。总有些浪漫、冲动、不计后果的年轻人被“爱情”中传来的“希望”的歌声引去,好似远航的水手无法逃离塞壬的歌声。他们围着爱情打转,徒劳的呼喊着各种咒语,最后却仍不免被爱情释放出的“贪婪”“傲慢”“妒忌”“愤怒”吞噬干净。

婚姻则是欲望的终结,不管一桩婚姻开始之前,酝酿着多么伟大的感情,亦或是牵扯到怎样复杂的利益纠葛,无论两人是否登对,两情相约还是勉强为之,有宿命纠葛或惊世恩仇,总而言之,无论列举出怎样的情况,婚姻都会让这些设定变得毫无意义,因为。婚姻本身的一纸文书总能让这所有一切尘埃落定。它即是法律也是道德的论断,它宣布了一种全新的状态,一种无法倒退重来的状态,这种判决好似珀尔修斯的盾牌,阻断了一切来自欲望的诅咒。(当然,这里所指婚姻是正常的,自愿的,贩卖妇女强迫结婚这种违法行为不在此列)

“伟大的革命友谊”介于两者之间,它是疯狂的爱情,却往往在撕碎婚姻。

怎么将一桩为人不齿的婚外情划为理应千刀万剐的“伟大的革命友谊”呢。照陈清扬的说法:最重要就是“我爱王二”,承认这事的起因是“爱”,比所有事都坏。可究竟怎样才算实打实的“爱”呢。

这感情的起点一定要简单,绝对不能涉及到金钱或权利,甚至可以说,不能有原因。因为如果一旦可以清楚的描述出某种起因或缘由,这种神奇的感情的独特性也便烟消云散了。因此《红与黑》里的于连自始至终都只是一个权欲熏心的野心家,而不是一个真正的“革命者”。 相反《呼啸山庄》里的希斯克利夫则可视作不折不扣的“革命者”,哪怕他从旁人手中夺走的远远超过于连,但他对凯瑟琳的爱没染过任何杂质。

2. 什么人会陷入“伟大的革命友谊”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纳兰性德

如同词里描述的,“伟大的革命友谊”永远是书里常见,世间难觅,读小说时觉得理所应当,哪怕后来身边的人碰到了,围观的人大概也只当做一段茶余饭后的轶事趣谈随便议论一番,打趣解闷。

比如:

“费尔明娜,”他对她说,“这个机会我已经等了半个多世纪,就是为了能再一次向您重申我对您永恒的忠诚和不渝的爱情。”------------------《霍乱时期的爱情》
那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而我却不知道。如果知道,我能够守护这份幸福吗?一切也会变得完全不同吗?是的,如果知道这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我是决不会错失那份幸福的。在那无与伦比的金色时刻里,我被包围在一种深切的安宁里,也许它仅仅持续了短短的几秒钟,但我却在年复一年中感到了它的幸福。-------------《纯真博物馆》
他经常告诉我说,他从未这样深深地爱过另外一个女人。他以为经常说这句话,就能让我相信它。然而我之所以相信它,只是因为我也完全一样地爱着他。如果不再爱他了,我就会停止相信他的爱。 ------------------------《恋情的终结》

这些人物有什么共同点呢,或者说,什么样的人更容易陷入“伟大的革命友谊”呢?

是那些起过高楼,宴过宾客,也见过楼塌,却依然捡起来砖,尝试着将瓦砾残骸恢复原样的人;是那些不止一次破坏过别人的恋情幸福,却依然笃信自己的婚姻会美满的人;是那些已经背负了各种坏名声和恶毒诽谤,内心却依然纯洁的和儿童一般相信谎言和欺瞒的人。他们既自私又可怜,既可耻又迷人。

被爱是他唯一的目的,哪怕只是赢得一个微笑,他也能克服各种困难和考验。他摆出的所有姿态都是为了挑起目标的兴趣,为了迎合心仪的对象,他可以短时间内彻头彻尾的改变自己,学会各种古怪拗口的名词,适应紧身难受的服饰,以及迸发出完全超乎人体极限的精力,如同完全不需要休息一般,时刻保持兴致高昂的迎接爱人的呼唤。七十四岁的歌德不就曾恋上十九岁的少女嘛,只要有爱,他们总能变成“维特”的。

在他们那里,爱情如同一门最精湛的技艺,不单需要过人的天赋,更离不开日夜琢磨的苦练。他们像琴师一样时刻抖动着手指,模仿敲击键盘的样子,亦或是如画师一样在脑海里勾勒着草图、调和着色彩。他们脸上总会露出一种聆听天启而苦思不得其解的痴迷与困惑。他们总是置身爱中的。

3.“伟大的革命友谊”的罪责

食欲和性欲都是人类的动物本能,不过人类天天要吃饭,性爱倒不必太频繁。普通人靠一碗米饭一杯白水就可以解决饥饿的困恼,可饕餮偏会创造出“美食“来竭尽所能满足口舌之欲。同样,普通的肉欲欢愉压根压制不住有些人的性欲要求,他们热衷的是调情和苦恋。

是的,有无数的罪行是假自由之名而犯,可触碰到“伟大的革命友谊”时,无论是假其名,抑或是犯其实,都同样的罪无可恕,这个词本身就是一个“禁语”,

自古来多少轻薄浪子,皆以“好色不淫”为解,又以“情而不淫”作案,此皆饰非掩丑之语耳。好色及淫,知情更淫。是以巫山之会,云雨之欢,皆由即悦其色,复恋其情所致。吾所爱汝者,乃天下古今第一淫人也。 -------------------《红楼梦》

“伟大的革命友谊”算是一种不可逆的原罪,因为真正的爱情是不可抗拒的,它会和最伟大的思想一样,成为一个人心中最重要的情感,并和风暴一样卷着他走上未知的命运旅途。故而,当我们谈论包法利夫人时,应该质问的是,为什么有时只有女人才懂得爱情,而男人却都是些不懂风情的蠢货呢?

我们的世界是建立在法律和道德的基础上的,而“伟大的革命友谊”却傲慢的凌驾于两者之上,它无视法律,更鄙视道德,它只信奉“爱情”。当他们谈论爱情时,是正儿八经的只谈爱情,而无视其他一切的。真正的爱情如果无法踏入婚姻,十有八九是奔“伟大的革命友谊”而去的。自从爱神赢得了金苹果之争后,全世界最好的灵魂大都落到她手中了。至于结果,特洛伊也是最好的例子:十年血战,生灵涂炭。

4.“伟大的革命友谊”的结果

But it doesn’t take much to see that the problems of three little people don’t amount to a hill of beans in this crazy world
在这疯狂的世界,三个小人物就别太计较了 --------------卡萨布兰卡

别太计较了,那感情,就让上帝去审判吧。

原来是生命,而非死亡,才是没有止境的。

就算你壮阔胸膛,不敌天气,两鬓斑白都可认得你。

16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恋情的终结的更多书评

推荐恋情的终结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