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苇以航

康夫
“在我们小时候的乡下,燕子是最常见的女孩子的小名之一。大概是因为它轻盈,常见,又是与家联系最为紧切的鸟儿。”
“燕子的巢不是临时的同居之所,而是真正的家庭,是互相帮助、牺牲自我,不畏艰苦地哺育幼雏的圣地。”
雌燕是温柔慈爱的母亲,年轻的姐妹们担当家务,照料乳燕,相濡以沫。它们是眷恋故土的鸟类。

然而,燕子也是最擅长飞行的鸟之一,它们几乎长了一身翅膀,脚爪则退化到难以在平地站立。它们总是栖息在高处,当气流涌动,便像受到召唤一样,乘着风张开翅膀,飞向远方。
在这本书里,五只小燕越飞越远,两只老燕也追随小燕去到城市。家乡的小屋,终于再没有燕子的身影。那渐次荒没的小路,却因为作者的对回忆的重现,得以凝固在时光的长流之中。

三月收到《燕子最后飞去了哪里》,紧接着就是在剧场鸡飞狗跳的两个月。等排练结束、首轮演出完毕,已经快到端午。回到杭州,山水明净,心中仍然嘈杂。戏剧的冲突,台词与动作,灯光明灭,换幕换景,不肯从眼前褪去。好在沈书枝的文章是慰藉南方人的良药,是引渡漂泊者的扁舟。她有丰富的乡村生活的细节,物质贫乏而感受饱满,孤寂艰辛却又充盈着美感。她写乡土,村落,风物,细腻如丝...
显示全文
“在我们小时候的乡下,燕子是最常见的女孩子的小名之一。大概是因为它轻盈,常见,又是与家联系最为紧切的鸟儿。”
“燕子的巢不是临时的同居之所,而是真正的家庭,是互相帮助、牺牲自我,不畏艰苦地哺育幼雏的圣地。”
雌燕是温柔慈爱的母亲,年轻的姐妹们担当家务,照料乳燕,相濡以沫。它们是眷恋故土的鸟类。

然而,燕子也是最擅长飞行的鸟之一,它们几乎长了一身翅膀,脚爪则退化到难以在平地站立。它们总是栖息在高处,当气流涌动,便像受到召唤一样,乘着风张开翅膀,飞向远方。
在这本书里,五只小燕越飞越远,两只老燕也追随小燕去到城市。家乡的小屋,终于再没有燕子的身影。那渐次荒没的小路,却因为作者的对回忆的重现,得以凝固在时光的长流之中。

三月收到《燕子最后飞去了哪里》,紧接着就是在剧场鸡飞狗跳的两个月。等排练结束、首轮演出完毕,已经快到端午。回到杭州,山水明净,心中仍然嘈杂。戏剧的冲突,台词与动作,灯光明灭,换幕换景,不肯从眼前褪去。好在沈书枝的文章是慰藉南方人的良药,是引渡漂泊者的扁舟。她有丰富的乡村生活的细节,物质贫乏而感受饱满,孤寂艰辛却又充盈着美感。她写乡土,村落,风物,细腻如丝,却并不绵软无力。她的文章固然不是匕首投枪,却是坚韧的苇草,自有扯不断、砍不倒的力量在。

虽未深交,由文及人,作者大概也拥有坚韧的品质和从生活中生出的勇气。温和中蓄着力量,这也是我喜爱她和她的作品的原因。
9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燕子最后飞去了哪里的更多书评

推荐燕子最后飞去了哪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