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嘴为小孩子独立思考之开始

刘萍

“自己报的马,含着泪也要跑完!”看到这本书时,脑中不时冒出马拉松赛道上经常出现的此标语,换算成读此本书的感受就是“自己借的书,含着泪也要看完”。我无意说这本书不好看,只是觉得不太对我的口味。应该来说,我原本是喜欢看这类描述汉字的来源、故事等的书的,记得前几年还专门去三峡博物馆听过一位研究甲骨文的专家的讲座,讲座的主要内容就是关于汉字甲骨文的形象来源的,当时觉得很有趣,还厚着脸皮去要了一本那位老师编著的关于甲骨文的书;之后,自己又去买了一本汉字拾趣的书,虽然到现在都还没看完。但总的来说,我觉得自己是喜欢这种书的,也才因此,从图书馆借了这本书。

但看着看着,就觉得自己变了,变得好像不爱看这类书了,不知是作者写得比较枯燥,还是觉得作者本身好像不是很有趣的人,总是想着要倒知识给作者(这也是书中作者的子女对他的评价),所以难免有点写出的东西不怎么有趣(自从看了一些关于傅雷的故事,我终于肯认定有些书看起无趣不是我自己的原因,确实是作者本身就是很严肃的人)。当然,我还是觉得应该是我兴趣变了,而不能说是书不好看,作者张大春在台湾还是响当当的华语小说家。

其实这本书写作的角...

显示全文

“自己报的马,含着泪也要跑完!”看到这本书时,脑中不时冒出马拉松赛道上经常出现的此标语,换算成读此本书的感受就是“自己借的书,含着泪也要看完”。我无意说这本书不好看,只是觉得不太对我的口味。应该来说,我原本是喜欢看这类描述汉字的来源、故事等的书的,记得前几年还专门去三峡博物馆听过一位研究甲骨文的专家的讲座,讲座的主要内容就是关于汉字甲骨文的形象来源的,当时觉得很有趣,还厚着脸皮去要了一本那位老师编著的关于甲骨文的书;之后,自己又去买了一本汉字拾趣的书,虽然到现在都还没看完。但总的来说,我觉得自己是喜欢这种书的,也才因此,从图书馆借了这本书。

但看着看着,就觉得自己变了,变得好像不爱看这类书了,不知是作者写得比较枯燥,还是觉得作者本身好像不是很有趣的人,总是想着要倒知识给作者(这也是书中作者的子女对他的评价),所以难免有点写出的东西不怎么有趣(自从看了一些关于傅雷的故事,我终于肯认定有些书看起无趣不是我自己的原因,确实是作者本身就是很严肃的人)。当然,我还是觉得应该是我兴趣变了,而不能说是书不好看,作者张大春在台湾还是响当当的华语小说家。

其实这本书写作的角度倒是蛮新颖的,像这类描述汉字的原有含义及其字义如何演变成今义的书,可能无论如何写都是比较枯燥的,相比之下,可能这本书应该还稍有趣些,每个汉字的含义至少作者都借由生活中的小事提出再引申,这些小事包括比如作者对父亲的一些回忆,或与自己的子女的对话或家常事务。这其中,主要是作者在与子女的相处中引发出的,所以,读这本书,完全可以窥见作者的家庭教育观。总的说来,从书中的描述来看,作者的育儿观是比较传统的,但作者在应用这些传统的教育观与子女相处时,已经发现有许多不适当之处而在慢慢调整自己。

这本书读起确实没有兴奋或共鸣的感觉,毕竟作者介绍的那些汉字的知识,太遥远了,特别是那些汉字原本的含义,我即使记住也没用,因为我若用某字远古的含义来说话或表达,估计没人听得懂,那也就失去交流和沟通的价值了,我总不能说别人听不懂的话。但无论如何,我多多少少还是从中找到与本书主要内容无关的一些稍有趣的东西。

1 作者在谈到有位读者希望他能推荐一些孩子在不同年龄段因中文程度不同应该看什么样的书时,作者的建议是“重要的不是中文程度或任何一科的程度,重要的也不是哪一本书,或哪些是非读不可的好书,重要的是你和你的孩子能不能一顿晚饭吃两个钟头,无话不谈——而且就从他想学说话的时候开始”——说得非常棒,陪伴才是最好的学习和书本!

2 “我必须严肃地提醒办学校、搞教育的人通通弄清楚这一点:你们的教材、作业和教学通通不能提供孩子们幸福的祈望和盼想,能够让他们感觉幸福的诱因,可能只有三个字‘小朋友’。这是惟一不经由校方提供的资源,也是真正幸福的载体”——这也是同龄人对学生的重要性,比受教育更重要!

3 顶嘴为小孩子独立思考之开始。顶嘴是一种双刃性的革命。一来是孩子们透过语言的对立来确立自我人格的过程;二来也是考验父母师长们自己的正义尺度:我们会不会沉不住气、还是用了不礼貌的方式来教导孩子们应有的礼貌呢?

4 在谈到“作”和“做”的用法时,作者认为这两个先后出现差了将近一千年的字早就被相互误用、混用成一个字了。——在我的工作中,这两个字经常被别人改来改去,总觉得不甘心,按作者的说法,其实这两个字是可混用的。

5 孩子需要就一个“最”字找答案,是因为他们需要在茫茫的知见之海中设定航标。那个“最”字不只意味着他们咋舌称奇的新鲜事物,也象征着他们所能理解的世界尽头——(我仿佛依稀想起儿子小时候和小朋友在一起,就是非常喜欢说“最”,这个说,我见到的大象是最大的,那个说我坐过的车是最快的。看来,各地的小朋友都有这个共同的认知行为)。

6 通过诗,仿佛一定能进入一个“字面显得不够”的时空。当我面对一首诗、逐字展开一个全新旅程的探索之际,躲藏在字的背后的,是“一骨朵、一骨朵”出奇绽放的异想。在“有尽之言”与“无穷之意”的张力之间,诗人和读诗之人即使根本无从相会、相知、相感通,但是他们都摆脱了有限的、个别的字,创造了从字面推拓出来的另一个世界。——这可能是喜欢读古诗的人的共同感受吧!

7“从出版的许多童话故事可得知,这些经由搜集改写的故事多半保留了千百年来民间故事里大量残忍的情节、惊悚的情境以及暴烈的情感,几乎没有一个民族会担心这样的故事或可能吓着孩子、带坏了孩子、扭曲了孩子。比较来说,在过去漫长的人类历史里,大部分的成人用床边故事使孩子在恐惧中紧紧闭上双眼、沉沉睡去,似乎是天经地义之事”——(我也一直有疑惑,为何那么多童话都是很暴力的;而且我也有经历,为了哄孩子早早睡去,的确编过夸张吓人的故事给孩子听。看来,这两者真是有关系的!)

8 “每当我教训孩子:该练琴了;该收玩具了,都涉嫌偷渡一种情境:让明明是出于自己意志的指令,变成是出于冥冥中一个比我的意志更高、更坚定的规律(如天经地义),必须服从。质言之,我们使用“该”这个字的目的,是借由将指令客观化,来遂行语言的约束。所以孩子们会说“就是因为有该做的事,才会有不该做的事,该做的事做完了,就没有不该做的事了”——用这个“该”字时,其实好多是我们自己认为的必须做的事,却觉得好像是奉了旨一样神圣,只要孩子不执行就觉得他们是错了或觉得他们不听话或怪异。真的该好好反省自己了!那有那么多应该做的事哟!你认为应该的,他人不一定认为应该!

9 我常在看孩子们玩耍的时候生出怀疑,人总是在与规矩的博斗中发现游戏的真趣。孩子们越来越熟练地玩着,忽然间创造了一个原本不存在的规矩,世界从此豁然开朗。汉字的造字也是这样发现了巧取豪夺之法——为什么不抢来一个原本就有的字符,去表达一个崭新且难以具体表述的意思呢?

10 古诗中的“收”,常带着些从容不迫的兴味,轻盈摄入,舒卷自如,所收之物好像并没有真地被什么人占有,却又好像十分完整地被接纳、容蓄着。如“月星收一瓮,酿作夜斑斓”“树影烟光入画收,北京西去是芦沟”。

11 中国人太讲究社会上的竞争、阶级上的进取,不相信没有用处的用处、不认同没有目的的目的,所以认为做一件不能有现实利益的事时就意味着说那人的智能不足。这让我想起《我害怕成功》中的一句话“可是没有用的东西,往往变成最长久、最触动人心的东西”!

撰文刘萍 2017年4月21日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99088315465747&mod=zwenzhang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认得几个字的更多书评

推荐认得几个字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