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鼠之槛读后

自由自在样子
花了两三天的时间,把京极夏彦的《铁鼠之槛》这部7、80万字的巨作读完,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

此书中由作者揉进去大量的关于佛教(其中主要是禅宗)、开悟等知识,还有关于对宗教和科学之关系的论述,加之离奇的案情和大量人物之间的对话,让此书所承载的信息量巨大。虽然如此,复杂但却离奇的情节,催动读者的欲知欲望和求解的冲动,厚厚的上下两册共一千多页的小说,我只用了三天时间也就读完了。

作者京极夏彦,看来此人对佛教的历史确实是有研究的。在他的论述中,禅宗由印度传到中土,再由中国传到日本,其路径的叙述极为清晰。也许此作品的写作时期,中日关系并非像现在这样冷淡,反而是火热期也说不准,他引用了大量的中国佛教历史,对其并不忌讳。前段时间,我遇到一位朋友说:现在日本学界被政界所影响,在中日间佛教历史的阐述中,竟也刻意忽视中土的作用,反而挖空心思去寻找、强化自印度至中西亚、希腊然后泊来日本的途径。读完铁鼠之槛后,不知怎的对作者油然生出好感,也许正是因为他没有回避日本佛教由中土传来这个事实的缘由吧。

读后,我有几个方面的感想:

其一,禅与悟的关系。禅宗自达摩祖师从印度引进中土后,自第六祖开...
显示全文
花了两三天的时间,把京极夏彦的《铁鼠之槛》这部7、80万字的巨作读完,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

此书中由作者揉进去大量的关于佛教(其中主要是禅宗)、开悟等知识,还有关于对宗教和科学之关系的论述,加之离奇的案情和大量人物之间的对话,让此书所承载的信息量巨大。虽然如此,复杂但却离奇的情节,催动读者的欲知欲望和求解的冲动,厚厚的上下两册共一千多页的小说,我只用了三天时间也就读完了。

作者京极夏彦,看来此人对佛教的历史确实是有研究的。在他的论述中,禅宗由印度传到中土,再由中国传到日本,其路径的叙述极为清晰。也许此作品的写作时期,中日关系并非像现在这样冷淡,反而是火热期也说不准,他引用了大量的中国佛教历史,对其并不忌讳。前段时间,我遇到一位朋友说:现在日本学界被政界所影响,在中日间佛教历史的阐述中,竟也刻意忽视中土的作用,反而挖空心思去寻找、强化自印度至中西亚、希腊然后泊来日本的途径。读完铁鼠之槛后,不知怎的对作者油然生出好感,也许正是因为他没有回避日本佛教由中土传来这个事实的缘由吧。

读后,我有几个方面的感想:

其一,禅与悟的关系。禅宗自达摩祖师从印度引进中土后,自第六祖开始有了地域分化,其实这也许是必然的。针对北方精英的渐悟的理论派,南方实践的顿悟派更发展迅速,势力也就更大,日本的临济宗、曹洞宗等是由中国的南宗引入而来的。

南北宗分离这件事情其实非常重要,也就是说渐悟派与顿悟派分离,进而顿悟派的南宗发展存留下来,而渐悟派的北宗因北方社会的频繁动荡而消亡,此事对中国的佛教也带来了重大意义。虽然是在小说之中,但是看到对作者的介绍知道他的写作是基于大量文献而来,也就较为信任他在作品中的叙述:北宗的精英派的禅,是基于教学的理论派,而南宗的庶民派的禅,是基于修行的实践派。局限在京城附近的精英派最后消失,而扎根在农村的实践派留存下来,最后成为中国禅宗的主流,最终使得中国的佛教脱离理论教学而成为“实修系统”,这是多么重要的一个历史节点呀。

从字面上看,渐悟应该是持续修行而得到开悟,应是实践派;顿悟似乎是强调“突破”的理论派。其实这是误解,顿悟的顿并非时间的表述,而是彻底的意思吧。

还有,禅修的目的是开悟,这种看法也是错误的。如果把开悟作为最终目的地,那开悟后又将如何?难道就不需要继续精进了,就要成佛去西天?这里作者通过叙述也给予明确的回答:修与悟的关系是捆绑在一起、并非手段和目的。用书中的话“修证一等”,来表述佛教的精髓,一点都不为过。

其二,禅修的方法论。我想要捉住牛,先要造一个槛;为了捉到牛,先将牛放出牢槛;我发现我就是牛,牛角、牛头、牛身都在,尾巴却没有;最后什么都没有了。

这是书中最诡异的“公案”吧,作者却没有给出一个解。什么样的禅修,需要造一个小宇宙?书中的禅师为了自己的得道(开悟),竟然把众多相关者监入一座“牢槛”,岂不知自己也在别人建造的牢槛之内。这样的描述,是要表现什么呢?

禅修有众多不同的方法,但必须有师傅帮带。必须有师傅,很多禅修的朋友对我不止一次地提到过。书中通过人物的描述,对师傅带徒弟,徒弟带徒弟这样“狭窄”通道的禅修方法提出了疑问。禅宗不只是分离出南宗和北宗,就是消失的北宗也分离出不同的派系,更不用说南宗,派生出“五家七派”,可谓派系复杂。如果各家各派只是通过一对一的传帮带,修证一等的好事也只能在极少数的圈子里打转转,并不能“惠”及大众。

中国现实的禅修,也许已经走出了小圈子,看看自己周围正在禅修的朋友,也是吃惊的人数。最近听说,开悟的人也大有所在,是这个社会到了某一个节点,把牛放出来了牢槛了吗?还是大众真的对修与证的关系做到深入的理解?总之,师傅是越来越多了,并不能说明师傅的水平越来越高。

其三,对科学的推崇。京极夏彦在书中,毫不保留地表示出对科学的推崇,但是极力反对用科学来解释不能解释的现象,并称之为伪科学。

一个对宗教、玄怪熟知并热心的人,在书中表现出对科学的推崇,着实有些让我吃惊。细想佛教,其实是一个修与证的实践过程,某种意义上讲和科学也有近似的地方。科学也是提出一套理论并将其验证的系统,如果细化到实验科学,那更容易与“修”的过程所联想,“修证一等”就是科学永无止境的意思了。科学需要再现,禅修需要开悟,开悟却因人而异,并不能做到再现形式的统一,这是一个根本的区别。

难得一个对科学推崇的作家,却对宗教、玄怪如此精通,并玩弄于手掌。其实他是熟知存在与人类心中的心魔,运用他娴熟的语言文字能力,将妖魔除去之。所以,京极夏彦的作品好看,好看在从玄怪离奇的现象中,抓出心魔的本质。

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心魔。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铁鼠之槛(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铁鼠之槛(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