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平之甍 天平之甍 8.5分

各自努力,随缘好去

安怀静
近些年所读日本小说也有若干,多从图书馆借取,看后久不能释怀的,在书店买下来收藏,其中一册即为井上靖的《天平之甍》。俯瞰海域地图,自扬州向东南跨东海至阿尔奈波岛,此后向北至东瀛奈良,其间岛屿如星辰点缀,此为753年鉴真第六次东渡路线。而在五次东渡皆未如愿及其之前的数十年间,烟火尘世连接瀚海苍茫,诸多悲喜不闻于世的渺小人物掺杂其间,一同写就了这本小书的沉甸分量。

是时开元年间,物华繁盛。四位留学僧人自东瀛而来,意图寻唐高僧赴日传法。十余年间斗转星移,有天资聪慧者,在唐地娶妻生子,无脸面再回故土;有洒脱无牵挂者,云游四方不知所踪;有一心欲见高僧东渡者,却在鉴真起行前病逝;而最不起眼者,却是四人中唯一见证鉴真东渡,回归故土的一个。运命深邃不可捉摸,难以忘记的是业行老僧,自知鲁钝,故一生摒弃人的生活,留于唐地以所有光阴抄写经文,东渡时与所抄经书沉船入海,连一丝痕迹也未留存于世。以井上靖之文字,平淡叙述开来,言底却如僧人们所面对的苍茫瀚海般迫心醒魄。老僧业行殒命后,同行的幸存僧人在后来的岁月里无数次梦见船只在波涛中浮沉,经卷在业行的呼声中一一沉落。回思业行生前之言,愿所抄经书一踏日本之地,会...
显示全文
近些年所读日本小说也有若干,多从图书馆借取,看后久不能释怀的,在书店买下来收藏,其中一册即为井上靖的《天平之甍》。俯瞰海域地图,自扬州向东南跨东海至阿尔奈波岛,此后向北至东瀛奈良,其间岛屿如星辰点缀,此为753年鉴真第六次东渡路线。而在五次东渡皆未如愿及其之前的数十年间,烟火尘世连接瀚海苍茫,诸多悲喜不闻于世的渺小人物掺杂其间,一同写就了这本小书的沉甸分量。

是时开元年间,物华繁盛。四位留学僧人自东瀛而来,意图寻唐高僧赴日传法。十余年间斗转星移,有天资聪慧者,在唐地娶妻生子,无脸面再回故土;有洒脱无牵挂者,云游四方不知所踪;有一心欲见高僧东渡者,却在鉴真起行前病逝;而最不起眼者,却是四人中唯一见证鉴真东渡,回归故土的一个。运命深邃不可捉摸,难以忘记的是业行老僧,自知鲁钝,故一生摒弃人的生活,留于唐地以所有光阴抄写经文,东渡时与所抄经书沉船入海,连一丝痕迹也未留存于世。以井上靖之文字,平淡叙述开来,言底却如僧人们所面对的苍茫瀚海般迫心醒魄。老僧业行殒命后,同行的幸存僧人在后来的岁月里无数次梦见船只在波涛中浮沉,经卷在业行的呼声中一一沉落。回思业行生前之言,愿所抄经书一踏日本之地,会走遍故土各处,佛陀之心与教训传播各地。最终却如投石入海,思之恸然。以作者的视野遥远回观已出现在历史长河中的所有事体,如同日本歌舞伎表现悲伤多用忍耐之平静,又绝非欧式文学戏剧的撕心裂肺感所能尽述。笔触纵是冲淡平和,与物哀感相契合。

而在历史中,僧人们寻到鉴真时,已距他们离开故土有十余年的光阴。此时鉴真年过半百,此后十年中五次渡海,未果,长途跋涉中双目失明。又五年,再出航,出扬州龙兴寺,乘遣唐使船离黄泗浦,浮沉流转月余,于阿尔奈波岛、奄美大岛、益救岛依次停泊,北上鹿儿岛秋目浦,终至日土。其出行前曾言,是为了法,即使有淼漫沧海隔绝,生命何所惜。可见其夙志。又月余,至奈良,民众夹道以迎,举国轰动。此后十年,鉴真传法并圆寂于此地,已是后话了。以后世者看来,佛教随鉴真东渡融于东瀛世间,并非单是宗教的传入,更是文化系统的转移与延伸。盖因佛教最初东渡,是以一个高度繁盛的文化艺术体系降诞日本,而后者对于此体系中美术、工艺、医学以及其他诸多元素的接纳,亦是更为广阔畛域中的融合。日本民间称有八百万神明,鉴真东渡前佛教已被本土神道化。神道着眼今世,而佛教放眼来生。日本文化多在矛盾与抵触中寻得微妙的平衡点,佛教的融入也正是在吸取外来文化的旺盛欲望与本土文化生命力的平衡中寻得。往后数十年甚或数百年间,奈良时代中期时盛行的“护卫佛法”论已变为“佛即众生,以佛法免除苦难”论,自此佛即神本体,神即佛化身,佛陀的内核也融入了斑斓的多元共存中永生不灭。这些后来之事鉴真和同行僧人并不知晓,浮沉于东西相隔的沧海间忍饥挨饿时也未预料过,书中也更从未提过。而一切言行的结果均以非整饬的形式分布在过后的每个晨昏昼夜中,包括那些因其已不在人世而无从证实也无法表示宽慰或欢欣的永无止境的日月。萨拉马戈言,此即为不朽。

见过泛海沉舟与尘世烟火的,应知一生一意寻一件事,在世事磋磨中不断砥砺是如何艰辛的事情。因其运命浮沉中有无数拐点,意指着无数可能性。朱天心评述此书时引了六祖慧能的禅语:“此心本净,无可取舍。各自努力,随缘好去。”六祖言毕,徒众作礼而退。运命本为人所未知,似老僧业行艰辛一生终归虚无,又或是鉴真和尚六次渡海终至东瀛。一边是耗费岁月手抄的庞大的佛法书山,一边是牺牲了多人性命与众人长久的流浪所换取,从某种意义上无法衡量哪边价值的沉重与否,更毋论其他僧人的乱离宿命了。身处世间如渡海之舟,浮沉无所依凭,故“各自努力,随缘好去”不仅是劝诫,更是慨叹。《华严经》卷十七有云,三世一切诸如来,靡不护念初发心。何为“初发心”呢?即行为之始所秉持的成佛利世之心,与求法向道之愿。观千余年前古人将信念贯彻至斯,即使绝体绝命也奋身不顾,我辈虽了解甚微,仍心有所感。其中一僧人言道,佛陀之教训悠远广阔,连结于黄河之长流、白云之漂流与难民之流动。想来诸事也如沧海一粟,留于典籍史册中的唯有几个人名或寥寥数语,逝去百年后即使无人问津,唯天地恒常如洪流之方向,不曾更改。樱花有明灭,柳枝时枯荣,而恒久见证着历史律动的星辰,如奈良唐招提寺中的鉴真塑像般,知晓过往所有的别离与重遇,也永远凝视着之后未知的运命。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天平之甍的更多书评

推荐天平之甍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