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出炉的史料值得一看

代洲

沈弘先生主编的《伦敦新闻画报:1926-1949》拥有丰富的图片和与之对应的详细文字解说,提供贴近了解民国史的镜子,不过正如他在序言中所说,这是一份尚未细加整理的宝藏,有志者需要自己用心挖掘。在此我谈谈自己的一些发现与见解。

《第一册:1926~1929》

这一时期的焦点是北伐战争,国民革命军强行收回汉口和九江租界后,引发了西方各国对中国政局变化的恐慌,因此1927年3-4月份集中报道了各国调集军队进入上海租界并准备介入。历史书更关注的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广州起义只是寥寥几笔带过,而南昌起义和红色根据地的建立更是只字未提,在当时西方人的眼中只是小打小闹。

北伐战争给中国社会带来的变化并不大,1927年9月3日有关鬼节的新闻中提到“虽然内战带来了动乱,可是中国人似乎还在恪守那些别致的古老习俗”,1929年4月13日新闻写着“在大城市中确实一直在发生很大的变化,但在中国许多地方的农村和这些渔民中间,除了政治混乱和不断的内战所带来的苦难外,生活似乎依然照旧,跟几百年前并没有发生很大的变化”。这一点印证了高华先生在《历史学的境界》书中的观点,“国民党推行的革命是有限的革命,即政治革命而非社会革命”...

显示全文

沈弘先生主编的《伦敦新闻画报:1926-1949》拥有丰富的图片和与之对应的详细文字解说,提供贴近了解民国史的镜子,不过正如他在序言中所说,这是一份尚未细加整理的宝藏,有志者需要自己用心挖掘。在此我谈谈自己的一些发现与见解。

《第一册:1926~1929》

这一时期的焦点是北伐战争,国民革命军强行收回汉口和九江租界后,引发了西方各国对中国政局变化的恐慌,因此1927年3-4月份集中报道了各国调集军队进入上海租界并准备介入。历史书更关注的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广州起义只是寥寥几笔带过,而南昌起义和红色根据地的建立更是只字未提,在当时西方人的眼中只是小打小闹。

北伐战争给中国社会带来的变化并不大,1927年9月3日有关鬼节的新闻中提到“虽然内战带来了动乱,可是中国人似乎还在恪守那些别致的古老习俗”,1929年4月13日新闻写着“在大城市中确实一直在发生很大的变化,但在中国许多地方的农村和这些渔民中间,除了政治混乱和不断的内战所带来的苦难外,生活似乎依然照旧,跟几百年前并没有发生很大的变化”。这一点印证了高华先生在《历史学的境界》书中的观点,“国民党推行的革命是有限的革命,即政治革命而非社会革命”。

《第二册:1930~1934》

1930年主要是北伐结束后新军阀混战,给普通百姓造成了深重灾难,战乱仍然没有结束。1931年九一八事变一个星期后即登报,说明了国际关注这一事件,另外刊登了奉军的军事装备情况,竟然配备了坦克和飞机,有些出乎意外。1932年一二八事变中上海租界招募志愿军,上海再次成为报道焦点。

1933年和1934年相对平静而新闻较少。尽管当时西方人仍然认为中国是“不变的东方”,如1933年3月11日“草根中国”新闻,“虽然有革命,内战和国际争端,但中国的文明仍然基于和远古时代相同的基础之上,即一个庞大的、不慌不忙的,深深扎根于农业的社会。相互打招呼的礼仪,对于贫穷的默默忍受,对于宗教虔诚的一种不受打扰的安详”。但中国已经开始悄然改变,如1933年3月4日的新闻中提到志愿团体中妇女为热河前线战士编织毛衣,儿童帮忙整理绷带,部分国人已经意识到为国家捐献力量的重要性。

在此期间涉及到红军的报道只有一条,1934年1月13日政府对华南地区的空袭轰炸,红军暂时入不了西方人的法眼。

《第三册:1935~1938》

1935年和1936年基本安稳。值得玩味的是1937年的七七事变直至7月31日才见报,8月7日的报道中提到了南京政府放弃北京并命令军队撤至保定府,说明当时各方都认为卢沟桥事变只是中日军事摩擦的一个小插曲,日本方面并没有全面侵华的预先准备,还是有谈判的余地。

但8月21日新闻提到中央政府现代化正规军增援上海【8月13日淞沪会战打响】,中日战争扩大至四大战场。西方逐渐偏向同情中国,如1937年10月2日对日军轰炸广州和南京的非军事目标表示极度震惊,10月23日对日军第一次使用了侵略(invasion)一词。同时对日本的态度趋向不满,如1938年1月1日“日本人在上海挑衅性的胜利游行”,试图炫耀性地穿越上海公共租界。淞沪会战的爆发在某种程度上确实达成了蒋介石的战略初衷,即促使西方国家对中日战争的关注,一个有力证据是自1937年7月31日直至1938年1月22日画报持续报道中日战争。

1938年画报有几篇关于八路军的连续报道,如4月2日报道中共抗日游击队演习,5月14日报道在敌人的后方骚扰日本军队,8月6日报道在延安的陕北公学情况,说明他们开始关注中国共产党力量。

另外11月12日关于抗战巡回宣传的报道中,“中国抗日战争中一个最令人惊诧的特征就是迄今被认为是缺乏民族主义感情的中国人已经形成了抗击日本侵略者的统一战线”,这是西方人对中国人一盘散沙印象改观的一个关节点。

《第四册:1939~1949》

战争爆发后西方人以为战争很快就会结束,但1938年底中日战争进入持久战并且战场转向内地,同时1939年欧洲爆发二战而自顾不暇。因此,1939年起画报对中日战争的报道密度下降了很多,只有几个焦点新闻:滇缅公路,空袭重庆,香港沦陷,日本投降。不过西方国家对中国在反法西斯战争中的地位给予了积极评价,如1941年11月22日新闻提到“中国人没有屈服,他们现在已经团结成为一个坚强意志的民族,所以日本只能满怀恐惧地面对那个它自己创造出来的巨大的怪物弗兰肯斯泰因”,1943年4月24日写到“中国在世界大战中所扮演的角色是牵制并在某种程度上瓦解日军”。

至于国共内战四年里的战争报道似乎偏少,个人猜测可能有些新闻不适合收录吧。不过有两条新闻值得思考,一条是1946年3月23日新闻“苏联水兵在1904年旅顺保卫战阵亡的俄国水兵陵墓前”,同期新闻是“学生游行抗议苏联继续占领东北”;另一条是1949年1月8日新闻“苏州河上的交通拥堵为逃避共产党军队”,这两条新闻都表明了画报对共产主义的不友好态度。

总而言之,沈弘先生主编的这套《伦敦新闻画报》丰富了近现代史研究的史料,借助西方人的眼光来重新看待那段历史,即使有西方人视野的局限性。面对这份新史料,希望有志者善加利用。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遗失在西方的中国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遗失在西方的中国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