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梁漱溟乡村建设理论的利与弊

内蒙流氓兔
于我而言,梁漱溟先生是一介书生。书生凭栏也好,拍案也罢,谈国家大事可以,但是具体分析治理一村一地,很容易被人诟病纸上谈兵。一想到梁先生和五谷不分的毛主席,曾窑洞夜谈中国农村未来的发展,我就万分感慨,生出何不食肉糜的荒唐感。他们既不是穷苦农民出身,没有亲身体会,也没有丰富的乡村建设经验。即使有实践经验,或如王安石,地方的治理经验,一定可以适用于全国吗?
初读梁先生的《乡村建设理论》,总是疑虑重重:若是国家不统一,乡村自治搞得起来吗?若是国家统一了,中央集权的情况下,会允许各地自治?一穷二白,基础建设落后,乡村建设却要以教育为核心?无缘无故,前途茫茫,松散的知识分子会一厢情愿与农民联合?其间种种,难以理解。我放眼看去,满篇只有四个字:理想主义。
但是我没经历过八九十前风雨飘摇,山河动荡的局势,也没法体会国家存亡,知识分子迫切渴求救亡之路的心情。出于对前人的尊敬,对乡村问题的关切,希望能有所借鉴,我重读了《乡村建设理论》。过程中,我略微地对比了当时共产党的政策,并结合回想这六十余年来的中国现状。最终稍有心得:针对当时的农村问题,梁先生或不能提出最好的解决方案,但他绝非单纯的就事论事,...
显示全文
于我而言,梁漱溟先生是一介书生。书生凭栏也好,拍案也罢,谈国家大事可以,但是具体分析治理一村一地,很容易被人诟病纸上谈兵。一想到梁先生和五谷不分的毛主席,曾窑洞夜谈中国农村未来的发展,我就万分感慨,生出何不食肉糜的荒唐感。他们既不是穷苦农民出身,没有亲身体会,也没有丰富的乡村建设经验。即使有实践经验,或如王安石,地方的治理经验,一定可以适用于全国吗?
初读梁先生的《乡村建设理论》,总是疑虑重重:若是国家不统一,乡村自治搞得起来吗?若是国家统一了,中央集权的情况下,会允许各地自治?一穷二白,基础建设落后,乡村建设却要以教育为核心?无缘无故,前途茫茫,松散的知识分子会一厢情愿与农民联合?其间种种,难以理解。我放眼看去,满篇只有四个字:理想主义。
但是我没经历过八九十前风雨飘摇,山河动荡的局势,也没法体会国家存亡,知识分子迫切渴求救亡之路的心情。出于对前人的尊敬,对乡村问题的关切,希望能有所借鉴,我重读了《乡村建设理论》。过程中,我略微地对比了当时共产党的政策,并结合回想这六十余年来的中国现状。最终稍有心得:针对当时的农村问题,梁先生或不能提出最好的解决方案,但他绝非单纯的就事论事,其字里行间,体现的更多的是一种积极向上的儒家精神,长远发展的眼光。
解决乡村问题,要从认识问题开始。在先生看来,当时一切问题,在于旧秩序的破坏,新秩序的未建立。这一总结,我并无异议。中国历代一乱一治,可以循环下去,在于封建制度的稳定。大清灭亡后,不论是北洋军阀,还是革命党人,国民政府,为何不能建立起稳定的统治?问题在于没有一套稳定的新秩序来代替。在费正清先生看来,以军事强权,忠孝悌义来统治的蒋总统,本质上同唐宗宋祖没什么区别。只是儒家旧有的礼制,已无法解决当时的天灾人祸,应对军阀列强。
梁漱溟关注的重点问题,即新秩序要解决的问题,乡村问题。当务之急为什么不是政治问题?在先生看来,解决乡村问题,需要强有力的政权。而现在政治的无力,使得问题陷入僵局,如果想要有效且迅速地建立有力的政权,只能效仿强国的制度。可是基于不同的历史文化,使中国并没有形成鲜明的阶级,一直处于散漫自由的状态,没法建立像英国那样的资产阶级制度。先生虽然倾向苏俄那般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但他认为这是不符合中国人精神的,是磨灭个性的。政治问题短期难以解决,自上而下不成,于是,先生决意先解决社会问题,以下而上解决一系列问题。
梁漱溟的理论反映出了儒家以人为本的精神。时值内忧外患,大多数人病急乱投医。英、俄珠玉在前,先生依旧坚持从中国人的天性、精神出发,考虑问题,摒弃英国,苏俄制度极端处的弊病,另辟蹊道,建立自然的秩序,而不是生搬硬套,把一剂现成西药给东亚病夫灌下去。在我看来,他身上有一种善于反省,但又充满文化自信的魅力。先生的理论不仅体现出儒家以人为本的关怀精神,也体现了先生坚持走中国自己的道路并发扬光大的决心。以人为本同时还反映在温和长远的发展方式。先生反对苏俄暴力的革命,以及它那冰冷强硬的制度,他也反对英国机械的社会,冷漠的人际关系,并坚持在团体与个体之间找到一个平衡,反对极端的个人化和集体化。许多人质疑他以教育为中心来建设乡村,并不能很好解决当时的问题。从梁漱溟的回答可以看出,他更注重的是温和长远的发展,而不是饮鸩止渴,竭泽而渔。
儒家积极向上的精神,始终贯穿在梁漱溟的理论中。自孔子开始,儒家思想一直是克己复礼,积极向上两手抓的。从朱熹之后,儒家思想实际成为统治者奴役思想,束缚道德的工具。而在梁漱溟的理论里,伦理依旧是人际关系的重要因素,就其任命乡长的“老好人”标准,可以看出,人情、伦理充分地影响了行政人事。但是以教育为乡村建设核心的梁漱溟,将建设重点放在诱导乡民开化上,帮助他们积极应对生活中的困难,提高乡人精神及生活各方面的水平。这些都让我们更多的看到儒家向上的精神,一扫百余年的暮气。
梁漱溟的乡村建设理论不仅体现了儒家人文关怀的精神,也有其现实意义。首先,乡村自治弥补了乡约的不足。乡约有着数百年历史,本着积极向上的目的,提出了种种互助的条约。但是我们回顾历史,却发现乡约难以实现。追根溯源,乡约是人治,而人治具有极大的随机性,朝令暮改,缺斤少两,种种弊端,使得条约并不能够有效实施并延续下去。而在梁漱溟的设计中,乡村自治是法治,从而使其具有了强制性,有利于依法实施。先秦为人诟病,无非严刑重罚,但是书同文,车同轨这样的宏伟壮举,也正是在强制之下实现的。同时,梁漱溟设置了乡长(监督机构),乡公所(行政机构),乡民会议(立法机构),极大地丰富完善了乡约中的机构职能。而三权分立的设置也杜绝了人治,因领导者而异的弊病。
其次,乡村自治的经济方案符合中国当时的国情。在资本不足,基础设施落后的情况下,集中力量办大事的计划经济,可行性更强一些。在西方国内产出剩余,疯狂对外倾销的情况下,国内若实行自由经济,恐怕会受到严重的压制。由农业向工业的转型,徐徐图之,也容易实现。
至于书中个别理论,我依旧持有怀疑态度。首先,政权属于谁?
依照梁先生所说,不管是资产阶级,还是无产阶级当政,都不影响乡村自治,它是一套独立在政权外的体系。而据我观察,乡村和中央的关系实际只靠教育这一纽带来维系。当乡村处在落后状态,中央作为引路人,起到的引导作用至关重要。但是当地方有能力分庭抗礼时,教育这一纽带也就变得十分脆弱,可有可无了。过大的自治权,或界限不明的权力都会给中央造成威胁。若严格遵循梁漱溟的理论,先建设乡村,后成立政权,那么依照我之前的分析,大多数情况下,这一政权只是指导者,它并不能强制地方执行命令。如此一来,村与村,地方与地方必须通过沟通协商,来完成一系列行政措施。这更像是一种松散的邦联制度。但是,中国自古是伦理社会,没有契约精神的意识。尔虞我诈,内斗严重的文化渊源下,能否有效维系这样一种制度的稳定?基于这种不确定性,各村各地是否能团结起来,共渡难关?
其次,关乎动力。
万事开头难,无论多么长远的计划,都需要顺利迈出第一步。而现在迈出第一步的动力何在?乡村自治的动力何在?作为梁漱溟乡村建设的两大主体,建设的主要力量农民浑浑噩噩,被动消极,负责引导的知识分子更是一盘散沙。两者究竟有什么共同利益可言?这样一种乡村自治可以坚持多久?
中国社会的极端世俗化,让普通人所求,无非温饱,安身立命。谁在乎积极向上?所以用教育来开化,短期内恐怕很难见效。在教育为核心的前提下,我认为最初要以利诱之,激发乡民的主动性,并以法的强制性,保证建设理论一丝不苟的实现,实现短期与长期的结合。但是这样的措施,无不需要一个强有力的政权。
同时,梁漱溟主张知识分子与农民联合。他主张中国的出路在农村,知识分子迫于现实,须得和农民联合起来。而我以为,不论出于主动意愿,像民国乡村建设活动,还是被动无奈,知识青年上山下乡,都不是一个长期建设乡村的理由。乡村问题之复杂,需要一套完整的理论支持,需要一个分工明确,纪律严明的组织,多少代人为之不懈奋斗,而不是一时热情,或者迫于现实。乡村问题,绝不是松散的知识分子组织可以解决的。
综上,关于梁先生基于中国人天性得出的理论,我以为有着长远的现实意义,和积极意义。但是于当时乡村复杂的问题,就其对乡村自治与中央政权的关系处理,农民与知识分子出于松散状态下,自主联合的可行性,先生的建设理论可能并不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乡村建设理论的更多书评

推荐乡村建设理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