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六记 浮生六记 8.9分

俱谦
时已薪水不继,余佯为雇骡以安其心,实则囊饼徒步,且食且行。向东南,两渡叉河,约八九十里,四望无村落。至更许,但见黄沙漠漠,明星闪闪,得一土地祠,高约五尺许,环以短墙,植以双柏,因向神叩首,祝曰:“苏州沈某投亲失路至此,欲假神祠一宿,幸神怜佑。”于是移小石香炉于旁,以身探之,仅容半体。以风帽反戴掩面,坐半身于中,出膝于外,闭目静听,微风萧萧而已。足疲神倦,昏然睡去。
——《坎坷记愁》
一碗粥
一个女人缠绵的姿态
水面来风纳在可以糊口的绣品里
探入怀中的手藏在可以舂米的心跳里
在一枚蛋壳里孵出一棵绿茸茸的松柏
你们看东西,都是移天缩地的
一朵白色的浮萍 就要在那里泛舟了
一块平滑的卵石 就要在那里铺开席子了
喝酒啊她拔钗沽酒的侧脸
映在一句诗里,映在游船下动情的水面里
你仰面睡在甲板上,水
拍打船舷的节奏如同她温软细小的晃动的乳房
一个像她的雏妓以及日后的你的第一个妾
是否像她
你们把脚放到河水里,她的脚细小而畸形
她曾趁夜色化装成男子遁走
芸娘,如果你是男儿身,我要与你名山大川踏遍
等来生罢
这一世,她的脚啊已经那样...
显示全文
时已薪水不继,余佯为雇骡以安其心,实则囊饼徒步,且食且行。向东南,两渡叉河,约八九十里,四望无村落。至更许,但见黄沙漠漠,明星闪闪,得一土地祠,高约五尺许,环以短墙,植以双柏,因向神叩首,祝曰:“苏州沈某投亲失路至此,欲假神祠一宿,幸神怜佑。”于是移小石香炉于旁,以身探之,仅容半体。以风帽反戴掩面,坐半身于中,出膝于外,闭目静听,微风萧萧而已。足疲神倦,昏然睡去。
——《坎坷记愁》
一碗粥
一个女人缠绵的姿态
水面来风纳在可以糊口的绣品里
探入怀中的手藏在可以舂米的心跳里
在一枚蛋壳里孵出一棵绿茸茸的松柏
你们看东西,都是移天缩地的
一朵白色的浮萍 就要在那里泛舟了
一块平滑的卵石 就要在那里铺开席子了
喝酒啊她拔钗沽酒的侧脸
映在一句诗里,映在游船下动情的水面里
你仰面睡在甲板上,水
拍打船舷的节奏如同她温软细小的晃动的乳房
一个像她的雏妓以及日后的你的第一个妾
是否像她
你们把脚放到河水里,她的脚细小而畸形
她曾趁夜色化装成男子遁走
芸娘,如果你是男儿身,我要与你名山大川踏遍
等来生罢
这一世,她的脚啊已经那样细小了
熬不成婆婆了,熬不成婆婆
你啊是罪有应得不知克制的混账东西
但你在风雪夜里祝于土地祠之时
我也哭了也信了你了
人生千万种平淡苦楚如同你在破晓前双手捧起的那一碗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浮生六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浮生六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