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草木 人间草木 8.7分

心的王国

yolanda
翻开书页,首先映入映入眼帘的就是泰戈尔的这段“我们心里全都有一个王国,一个私人的乐园,那里存在着对一些人永恒的回忆,这些人曾给我们的生活经历带来神圣之光,而他们也许不为他人所知......”是啊,心的王国。
    常听老人说,书中自成一世界,这话是不错的。读书使人内心安宁,纵是同一本,感受也是不同的,毕竟书中世界之广阔,又岂是一两遍的阅读能够观尽的呢?初读《人间草木》是在高一,那时只是浅观罢了,后来陆陆续续又读过几遍,近日又重新捧起这一本书,确是完全别样的感受。我想自己对这一世界的了解又进一步深入了,方才初次下笔,略谈一谈从中的收获与感悟。
    从第一次阅读起,印象最深刻的是这样一段话:“有人是为意义而生的。他们来到这个世界经历生死,在信仰中努力,在绝望中爱,在希望中死去,即使忧伤也是幸福的,即使孤寂也是热烈的,他们把自己的生命变成实验品,留给我们体悟人生的道理。”书中四组人物,便是这样的,亲切而又高贵的人。即使我对他们的了解是如此浅薄,但这足以让我由衷地敬佩他们。他们带领我走进了一个新的世界,构建心的王国。

    马礼逊...
显示全文
翻开书页,首先映入映入眼帘的就是泰戈尔的这段“我们心里全都有一个王国,一个私人的乐园,那里存在着对一些人永恒的回忆,这些人曾给我们的生活经历带来神圣之光,而他们也许不为他人所知......”是啊,心的王国。
    常听老人说,书中自成一世界,这话是不错的。读书使人内心安宁,纵是同一本,感受也是不同的,毕竟书中世界之广阔,又岂是一两遍的阅读能够观尽的呢?初读《人间草木》是在高一,那时只是浅观罢了,后来陆陆续续又读过几遍,近日又重新捧起这一本书,确是完全别样的感受。我想自己对这一世界的了解又进一步深入了,方才初次下笔,略谈一谈从中的收获与感悟。
    从第一次阅读起,印象最深刻的是这样一段话:“有人是为意义而生的。他们来到这个世界经历生死,在信仰中努力,在绝望中爱,在希望中死去,即使忧伤也是幸福的,即使孤寂也是热烈的,他们把自己的生命变成实验品,留给我们体悟人生的道理。”书中四组人物,便是这样的,亲切而又高贵的人。即使我对他们的了解是如此浅薄,但这足以让我由衷地敬佩他们。他们带领我走进了一个新的世界,构建心的王国。

    马礼逊与柏格里,两位虔诚的传教士,是书中的第一组人物。在接触此书之前,我从未想过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曾有人为传教献出自己的一生。他们的传教是随着西方资本主义的侵略扩张进行的,因此分外艰难。尽管他们只是想要带去上帝的福音,可当你在苦难中安身,上帝的孩子在尘世中已经没有其他家园。百姓排斥他们,而他们自己的政府也仅仅是想要利益罢了。马礼逊在孤独与病痛中坚守,柏格里独自前往边远苗寨,传教的路似乎也是殉教的路,但他们做到了,基督教义所传达的真正的爱,并谦卑不懈地努力着。
    大概是因为传教的路是通过鸦片战争打开的缘故,又或是因为教会所制造的邪恶,使人对于那段时期的传教总是带着不自觉的抗拒,带着隐隐的排斥。可如今我渐渐明白,邪恶的不是宗教本身,而是那些以宗教为名而满足自身利益的贪婪之徒。就像书中所说的,真正的信仰,教我们如何在一个充满痛苦与恐惧、匮乏与不公的世界里,负责任地、谦卑而高贵地生活。你看,世界这么大,有人堕落,自然也会有人在绝望中坚守。我们应当学会的,是不论生活如何对待自己,都要寻一个心灵的信仰并坚持下去。所谓人生,是要自己去书写的,即使结局无法掌控,至少享受这个过程。爱自己,爱家人,爱这个世界。

    书中的第二组人物,是代表东方的僧侣,苏曼殊与李叔同。这也是我最为熟悉的一组人物了,大概是因为他们的人生过于浪漫而诗意,总是令人神往。曼殊的人生便是一首最浪漫的诗,他似乎不属于这个现实的世界,永远生活在别处。郁达夫说,曼殊诗比画好,画比小说好,而他浪漫的个人生活,比他的书画小说都好。他不是因为写诗而成为诗人,更多是因为把自己的生活活成一首诗而成为诗人,这是真正的浪漫。可这样浪漫的生活是需要勇气的,按着现实的眼光看,曼殊的生活是个悲剧,没有真正的职业,没有稳定的家庭,永远在漂泊,永远在寻找。可又谁能说这不是一种生活方式呢?伦理人生的现世安稳不是所有人的追求,跳出这个界定,一样可以收获精彩的人生。而李叔同的人生又是另一种浪漫,年轻时意气风发,是风流倜傥的翩翩公子,享尽繁华乐事,后来皈依佛门,与青灯黄卷为伴,成为潜心礼佛的弘一法师。比之曼殊的“一事无成”,弘一法师无论作为哪一个角色,都可以说是成功的。只是这样绝决斩断尘世一切的勇气又有几人能够拥有?弘一法师的人生,从才子到高僧,不是从绚烂到枯寂,而是看破繁华,回归心的澄明。
    曼殊与弘一,或是把生命过成一首诗,或是选择在信仰中圆觉,都是珍贵的。也许世俗的眼光不能够理解这样的行为,可他们毅然决然地选择了这样的人生,我想他们也从未后悔。那我们的人生呢?也许现在还没有明确的方向,可我想一旦做出选择,便应当尊重自己心的声音。生活是自己的生活,好不好也只有自己知道,待到人生暮年,回顾自己的一生,还能够说一句无愧于心,便是最好的圆满了。

    两位现代知识分子,列夫·托尔斯泰和马克斯·韦伯,作为书中的第三组人物。我是不敢轻易下笔的,因为这一组人物的人生似乎太过深刻。同样是经历人生中途的“灵魂转向”,可他们本来就像是两个世界的人。前者的世界浪漫温暖,所以挣扎,所以在渴望救赎,他的出走似乎是自己心灵的解脱,但又像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浪漫。而韦伯的世界,是严肃的事实,严谨的逻辑,完全理性的思考。因而他的精神崩溃似乎不足为奇,当一个人头脑过于清晰时,理性与内心情感的碰撞想来必然是痛苦万分的。
    有谁能真正看透生死的意义呢?这是太沉重太深刻的话题,至少现在的我还不能够真正理解。或许可以思考苏格拉底的两条临别赠言:
    关于生:“未经省察的人生是没有价值的。”
    关于死:“分手的时候到了,我去死,你们去活,谁的去路好,唯有神知道。”

    最后一组人物,梁济与王国维,两位传统儒者。同是文人,如果托尔斯泰和韦伯是带来关于生死意义的思考,他们便是真正诠释了死亡的意义。书的序言里说,“出世者思考如何生,入世者思考如何死”。同样是自杀,梁济之死的沉重,与王国维之死之轻,与其说是对现实纷乱的逃避,不如说是一种自我殉道。我向来不喜那些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评价自杀者是如何不负责的言论,因为不是当事人,谁都没有立场去轻言评判。梁济与这混乱世界的矛盾冲突,王国维内心的矛盾挣扎,当他们做出选择,便决定了自己的解决方式。用死亡来获得内心解脱本来就是一种社会的悲哀,也可以说这是特殊历史状态下的必然。谁能保证当自己面对着新旧文化的冲突,当自己坚守多年的信念一朝崩塌,能够泰然处之呢?何况这新的一切似乎并没有让人真正收获哪怕片刻的安宁,这样的动荡中,谁能真正看透生死?
    绝望中的希望,还是希望中的绝望?是什么造就了这样的结局?当他们走向死亡的时候,大概也在心中发问,这个世界会好吗?我依旧敬佩他们,不管世人如何评价自杀者,勇敢还是懦弱,推卸还是担当。以死亡的方式来拯救生命,本身便是一种超越了。

    从目录到序言,在阅读之前,便知这书是有些阴郁的,在阅读中也确实感到沉重。可我想自己是需要这种沉重的,在这样的沉重中省察自己的人生,才能不被今世的繁华乱了心神,坚守立场,留心一片净土。泰戈尔说,“我们心里全都有一个王国,一个私人的乐园,那里存在着对一些人永恒的回忆,这些人曾给我们的生活经历带来神圣之光,而他们也许不为他人所知......”如今,这四组人物也在我的心之王国当中了。在我这样的年纪,思考生死意义是不成熟也不现实的,但我依旧需要对此有些浅薄的了解,因为同样,到我这样的年纪,还从未思考过生死的意义,也未尝不是一种悲哀。
    对于这四组人物,理解或是不理解,我都抱有深深地感激。感激他们创造了这样的人生,引领我们这些读者认识自己,尝试一种“审慎而美好的生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人间草木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间草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