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之恋 倾城之恋 8.6分

金锁记:走入没有光的所在

墨涅Moneta

夏志清先生曾说:“《金锁记》是中国文学史上最好的小说。”在我的目力所及的阅读范围内,我心目中的中国女作家的第一位无疑是张爱玲。她的《金锁记》像一朵盛放的罂粟花,让人欲罢不能。

1943年,23岁的张爱玲写出了50页左右篇幅的《金锁记》,也是在23岁的年龄,我开始阅读张爱玲,阅读她的《金锁记》。

记忆浑浊而模糊,中间也就是隔了两三年的功夫,当我再次打开《金锁记》,看到那轮“三十年前的月亮”,一个在年青人心中是陈旧而模糊的、如同泪珠的月亮,在老年人心中是又大又圆又白的、欢愉的月亮,那一幕老上海的人事风物,又在心头慢慢的晕染开来。

如果要评选“中国百年十大暗黑小说”,我想,张爱玲的《金锁记》一定榜上有名。在这样一篇只有几十页篇幅的小说里,张爱玲言尽情感的缠绕纠葛,道尽人性的幽微黑暗,说尽岁月的苍凉无情,它时刻揪紧你的心,如芒刺在背,如鲠在喉。你始终无法说清那究竟是一种怎样的阅读体验。

《金锁记》着力刻画的女主人公——曹七巧,她的出现如同笼罩在家族上方的一片阴云,嫁给了害着痨病的丈夫,自己的情欲无法得到满足,也想尽办法不让她的儿女得到尘...

显示全文

夏志清先生曾说:“《金锁记》是中国文学史上最好的小说。”在我的目力所及的阅读范围内,我心目中的中国女作家的第一位无疑是张爱玲。她的《金锁记》像一朵盛放的罂粟花,让人欲罢不能。

1943年,23岁的张爱玲写出了50页左右篇幅的《金锁记》,也是在23岁的年龄,我开始阅读张爱玲,阅读她的《金锁记》。

记忆浑浊而模糊,中间也就是隔了两三年的功夫,当我再次打开《金锁记》,看到那轮“三十年前的月亮”,一个在年青人心中是陈旧而模糊的、如同泪珠的月亮,在老年人心中是又大又圆又白的、欢愉的月亮,那一幕老上海的人事风物,又在心头慢慢的晕染开来。

如果要评选“中国百年十大暗黑小说”,我想,张爱玲的《金锁记》一定榜上有名。在这样一篇只有几十页篇幅的小说里,张爱玲言尽情感的缠绕纠葛,道尽人性的幽微黑暗,说尽岁月的苍凉无情,它时刻揪紧你的心,如芒刺在背,如鲠在喉。你始终无法说清那究竟是一种怎样的阅读体验。

《金锁记》着力刻画的女主人公——曹七巧,她的出现如同笼罩在家族上方的一片阴云,嫁给了害着痨病的丈夫,自己的情欲无法得到满足,也想尽办法不让她的儿女得到尘世的幸福与卑微的快乐。她的身上,时刻背负着一个黄金的枷锁,用张爱玲的话说:“她用这个枷锁的黄金角劈杀了几个人...”她爱上了姜家的二少爷姜季泽,却以为所有的人都是图谋着她丈夫身后留下来的遗产,因此,她对于感情,对于爱情,对于人世间的一切情感,都抱持着一种抗拒与抵触。她的抗拒,化为嘴边的尖刻嘲讽;她的抵触,演变为目光的短浅与盲视,她终身将自己囚困于一隅,不仅将自己推入了万丈深渊,也将自己的后代拖入了万劫不复。

曹七巧,可以说是张爱玲的小说中描写较为成功的一个女性形象。她不是简单的脸谱化的人物形象,曹七巧身上的复杂性的根源有她内在的因素,但根源在于那个压迫的时代。曹七巧可悲、可怜、可叹,张爱玲的笔法深刻的传达出了曹七巧的悲剧性格,为了达到与曹七巧阴郁、尖刻之形象的配合,张爱玲在遣词造句的运用也是颇为灰暗的色调。与张爱玲笔下的其他女主人公所不同的是,曹七巧具有一种深不见底的绝望和无可挽回的悲剧结局。悲剧具有净化人心的崇高力量,比之喜剧来说,更能引发读者的共鸣。这是一卷陈旧的时光底片,底片上留有三十年前那模糊而怅惘的月光。

我们观看着滚滚红尘中多少女性翩然来去,而张爱玲的曹七巧,却如同孤影一般,一级一级,走入没有光的所在。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倾城之恋的更多书评

推荐倾城之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