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画史 图画史 8.8分

一支神笔走天下

璃人泪@2011

中国民间传说张僧繇画龙点睛或是童话故事里的神笔马良在西方也有对应。据普林尼记载,希腊画家宙克西斯和帕拉西奥比赛谁的画逼真。宙克西斯的葡萄引得飞鸟啄食,他胜券在握地要求帕拉西奥揭开作品上的罩布,惊觉罩布就是对手的作品。

但是东西方传说只是表面相似,本质上是不同的。艺术家大卫·霍克尼和艺术评论家马丁·盖福德在《图画史:从洞穴石壁到电脑屏幕》一书中,搜寻同时期作品,试图呈现宙克西斯骗过飞鸟的葡萄。在自然主义绘画兴起之前,利用阴影和透视描绘逼真的事物就在一定程度上左右人们对作品的评价。而中国画由来讲求气韵生动,寥寥数笔也能实现视觉上的逼真。譬如张僧繇画龙,谁人能知它的一鳞一爪是否逼真?排云直上是因气势神韵,足以呼风唤雨,威慑众生。

随着技术的发展,今日人们几乎达成共识,不再单以毫发毕现的逼真程度衡量艺术优劣。但真实性依然是品评作品的重要话题。艺术的真实性可指对观者感官和心理的冲击,亦可指借助何种手段、有无“作伪”。《图画史》的两位作者撇开雕刻、建筑这类外行无从下手的技术活,把焦点放在“一切再现三维世界的平面”,却发现二维世界的技术也不简单,变迁背后的支撑正是所谓的...

显示全文

中国民间传说张僧繇画龙点睛或是童话故事里的神笔马良在西方也有对应。据普林尼记载,希腊画家宙克西斯和帕拉西奥比赛谁的画逼真。宙克西斯的葡萄引得飞鸟啄食,他胜券在握地要求帕拉西奥揭开作品上的罩布,惊觉罩布就是对手的作品。

但是东西方传说只是表面相似,本质上是不同的。艺术家大卫·霍克尼和艺术评论家马丁·盖福德在《图画史:从洞穴石壁到电脑屏幕》一书中,搜寻同时期作品,试图呈现宙克西斯骗过飞鸟的葡萄。在自然主义绘画兴起之前,利用阴影和透视描绘逼真的事物就在一定程度上左右人们对作品的评价。而中国画由来讲求气韵生动,寥寥数笔也能实现视觉上的逼真。譬如张僧繇画龙,谁人能知它的一鳞一爪是否逼真?排云直上是因气势神韵,足以呼风唤雨,威慑众生。

随着技术的发展,今日人们几乎达成共识,不再单以毫发毕现的逼真程度衡量艺术优劣。但真实性依然是品评作品的重要话题。艺术的真实性可指对观者感官和心理的冲击,亦可指借助何种手段、有无“作伪”。《图画史》的两位作者撇开雕刻、建筑这类外行无从下手的技术活,把焦点放在“一切再现三维世界的平面”,却发现二维世界的技术也不简单,变迁背后的支撑正是所谓的真实性之争。

作为一个艺术家,大卫·霍克尼拥有将好奇心转变为创造力的天赋,常常将图画史上被当事人讳莫如深的技术与现代艺术相结合,“玩”出新作品。他另写过一本名为《隐秘的知识》的揭秘书,仅以与图画史的交集来看,也险把大师拉下神坛:普桑作画要借助许多小模型,搭一个虚拟舞台确定构图;卡拉瓦乔让模特分别摆好姿势,在画纸上排列组合;维米尔精彩的光影效果是借助走入式相机实现的。怨不得画家,一切皆因对真实细节的精益求精。摄影技术的发展并没有将人们解救出来,须知,历史上令人印象深刻的照片没几张,好些还被质疑是摆拍之作。拼接、合成、电子屏幕更不必说,缘木求鱼后,人们回到原点:还是绘画更可信。

这真是一个悖论!同样的悖论,图画史上不是俯拾皆是吗?世人以拒绝笔触为美,马奈因坚持他的笔触大获成功;以正确透视为美,毕加索的视角影响岂止几代人;以和谐统一为美,野兽派和达达主义横空出世……其实并不是因为审美疲劳,而是审美不光是眼睛的事。照片的光影与真实世界未尽一致,情感上的触动足以忽略表现手法的扭曲。

盖福德提到,现今,摄影已经是件太容易的事。但可能,坐拥上千张照片的我们分配给每张照片的时间变少了,也鲜有印象深刻、会反复玩味的图片了。霍克尼则提醒我们,大众传媒也已碎片化,将来没有人会出名。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一边是图画的泛滥,一边是关注点的分散,图画的未来何去何从?

这个问题难不倒神笔马良。他一蹴而就挥毫济百姓、脱困境,而同一支神笔到了他人手中总引来灾难。放在图画史上,它像是对技术的反讽。而我们知道,答案应当在心里,基于想象力、同理心和爱,真实性才能走得更远。读图时代、信息碎片化、全民皆创作,才不会成为桎梏。一支神笔可走天下!

——丁酉年读《图画史》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图画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图画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