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申议论:关于结尾死在水中与死在火里的想法

沙樽

关于“死在火中”与“死在水中”。 加斯东·巴什拉的孪生著作《水与梦》和《火的精神分析》中所提出的想法,在米兰·昆德拉的《生活在别处》的结尾处被重新论述。我在自己的小说《崩析》的第三部中据此又改编过一次。 火焰与光芒是太阳的所有物,潮汐和黑暗则永远属于月亮。对我而言“死在火中”意味着向庄严的天父奔去,“死在水中”则是回归仁慈地母的怀抱。《自杀的历史》提出中世纪人们通常把自杀归为两类,即备受推崇的自杀和受人唾弃的自杀(即为天主荣誉献身和受恶魔蛊惑而亡),米兰·昆德拉则把自杀分类为(精神层面的)烧死和溺亡(祭祀理想而死和偏执沉溺而毙),伊卡洛斯的例子可以同时作两种解释——他向太阳飞去,却被大海淹没,正如他想要追逐理想却死于自以为是。《生命不能承受之轻》中的雅罗米尔与他一般无二,他们想受火灼烧却被水溺亡,在海底徒劳地凝望着太阳。在我以为的自己所处的舆论环境之中,(精神层面的)烧死几乎总是备受推崇,溺亡则或多或少受人唾弃,这使我在分类时感到新奇。 「火是躁郁的象征,我想。但水是抑郁的象征(因而……赫拉克勒斯被烈火焚烧而死,而根据厄俄尔普斯的传说,“诗人被肢解的尸体顺着河流漂浮入大海,每一块...

显示全文

关于“死在火中”与“死在水中”。 加斯东·巴什拉的孪生著作《水与梦》和《火的精神分析》中所提出的想法,在米兰·昆德拉的《生活在别处》的结尾处被重新论述。我在自己的小说《崩析》的第三部中据此又改编过一次。 火焰与光芒是太阳的所有物,潮汐和黑暗则永远属于月亮。对我而言“死在火中”意味着向庄严的天父奔去,“死在水中”则是回归仁慈地母的怀抱。《自杀的历史》提出中世纪人们通常把自杀归为两类,即备受推崇的自杀和受人唾弃的自杀(即为天主荣誉献身和受恶魔蛊惑而亡),米兰·昆德拉则把自杀分类为(精神层面的)烧死和溺亡(祭祀理想而死和偏执沉溺而毙),伊卡洛斯的例子可以同时作两种解释——他向太阳飞去,却被大海淹没,正如他想要追逐理想却死于自以为是。《生命不能承受之轻》中的雅罗米尔与他一般无二,他们想受火灼烧却被水溺亡,在海底徒劳地凝望着太阳。在我以为的自己所处的舆论环境之中,(精神层面的)烧死几乎总是备受推崇,溺亡则或多或少受人唾弃,这使我在分类时感到新奇。 「火是躁郁的象征,我想。但水是抑郁的象征(因而……赫拉克勒斯被烈火焚烧而死,而根据厄俄尔普斯的传说,“诗人被肢解的尸体顺着河流漂浮入大海,每一块残肢都在歌唱”……),激流暗涌的深潭尤其像是——它们引诱脆弱阴郁的生命,寄予庇护后再施以剥夺。犹如胎儿溺死于羊水之中。当然同时,水比其他任何基本元素都更带有“死亡”的暗示,从卡戎掌舵的科希特河与奈何桥下的黄泉忘川(还记得我和西尔维娅普拉斯都曾说过的话吗?——“这甜美的忘川是我的家”……)。所谓的“逝者如斯夫”。但确实,它又具有生命之源的特性……烈日下波光粼粼的母亲河有着几近凶狂的生的意志,浑浊地奔涌着,不顾一切、勇猛地活着……适合被鹰隼或大鹏有力的翼端掠过(哦,“浮光掠影”……)。但更通常的水却是昏暗月色下暗沉的海,震颤着传导的生之波纹,却是在传递出死亡的讯息……在假寐中窥伺众生、申述着漫溢却并非焦渴的欲望,诱引着意志薄弱者将肉身掷入它永不餍足的巨口,“当你凝望深渊时,深渊也在望着你。”……那样子的水是活着的死亡,与实体的虚无。」(「」内容引自原创小说。)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生活在别处的更多书评

推荐生活在别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