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中国学问的继承

Paradoxite

研究西学出身的高峰枫老师,据同学说十分推崇中国古典目录学。当绵延了一百多年的“中西新旧之争”的语境在国学和西学的争鸣中延续时,看看《古典文献学基础》才知道,中学与西学在学理上可保持文化多元性,治学方法才是两者的交汇点,而且体系化的古典方法论更可以为现代学科体系的建设贡献经验。高老师也是在这个意义上推崇古典目录学的。作为国学本体的古典文献学,主体是服务学术之框架学问,其中涉及的治学门径、学术源流、版本优劣、文字释义、阐释发挥、辑录编纂,于中于西都是学问的基础和门径,因此无一不弥漫在当今西化完全的学术生活的各处:课程推荐书目和挑选书籍中的版本学、图书数据检索系统和学科的奠基性著作和书单和文献综述中的目录学、译著校对和阅读中的校勘学、阅读与写作中无时无刻不在使用的训诂学,等等等等。如果说国学严于体系的构建而限制了思想的发展,那从另一方面也可以说,学问体系保证了学问起点之平均,有所依凭地突破。后者难道不就是当代学术体系建立的目标吗?可是目前学问繁衍和分化得已经庞大到可以撑破任何统一的学术体系了,我们还需等待跨学科研究把纷繁的学科重新有机地联系起来,将隔绝的山坳打通,我们还需要鸟瞰的眼睛,...

显示全文

研究西学出身的高峰枫老师,据同学说十分推崇中国古典目录学。当绵延了一百多年的“中西新旧之争”的语境在国学和西学的争鸣中延续时,看看《古典文献学基础》才知道,中学与西学在学理上可保持文化多元性,治学方法才是两者的交汇点,而且体系化的古典方法论更可以为现代学科体系的建设贡献经验。高老师也是在这个意义上推崇古典目录学的。作为国学本体的古典文献学,主体是服务学术之框架学问,其中涉及的治学门径、学术源流、版本优劣、文字释义、阐释发挥、辑录编纂,于中于西都是学问的基础和门径,因此无一不弥漫在当今西化完全的学术生活的各处:课程推荐书目和挑选书籍中的版本学、图书数据检索系统和学科的奠基性著作和书单和文献综述中的目录学、译著校对和阅读中的校勘学、阅读与写作中无时无刻不在使用的训诂学,等等等等。如果说国学严于体系的构建而限制了思想的发展,那从另一方面也可以说,学问体系保证了学问起点之平均,有所依凭地突破。后者难道不就是当代学术体系建立的目标吗?可是目前学问繁衍和分化得已经庞大到可以撑破任何统一的学术体系了,我们还需等待跨学科研究把纷繁的学科重新有机地联系起来,将隔绝的山坳打通,我们还需要鸟瞰的眼睛,描绘知识世界的地形。这些未来的工程也是对中国传统学问的精神继承。

《古典文献学基础》以多人分撰各章的方法试图展现一门相互渗透的综合学问,显然相对独立的各章节的连缀是不能描绘古典文献学全貌的。建议可以在本书最后单开一附录辑入各分支学问的经典研究案例(比如目录学阮孝绪《七录》,辨伪学朱熹的《朱子语类》等),再让各章撰写者合作为这些研究案例作注,以展示在每个分支的研究中各种学问是如何交织渗透的。这样读者就可以有框架承载书中纷繁的信息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古典文献学基础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