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气息奄奄

寝迹
茨威格是在为生活而生活吗?

  18岁,祖国面临内战,他完全沉醉于艺术世界,战乱和政治都与他无尤。58岁,二战拉开序幕,他已遍行欧洲,更曾避难英国,战争意味着什么,危险、绝望、疲惫,是巴斯小镇的阳光即将黯淡。

  当一个世界主义者被迫成为无国籍人士,他是感到无助、低人一等,而非自由。但从某种程度上说,那也许正是作家所期待的真正的流亡。50岁之前都事业顺遂的茨威格渴望痛苦,追求痛苦,像所有的艺术家一样,通过一种更为艰难的生活获得内心的发展。他从不写现实生活中所谓的成功人士,他在《人类群星闪耀时》写到尼采:他恳企更深重的苦难,更完满的痛苦,更伟大的命运。

  他的传记,感多于观。什么叫做深情?就是深入到一个人的灵魂深处去感受他的情感呀。我不忍指摘他笔下放恣的激情,就像无法否认自己在《象棋的故事》感受到的真实的痛苦。他的写作,始终衷于向内的心灵的探索。

  又看了一遍《布达佩斯大饭店》,看到一贯举止绅士的古斯塔夫面对纳粹士兵的身份盘问坚持愤然争辩而被射杀,就能明白茨威格的绝望:我用文字书写文学,而他们用文字签订条款,剥夺人权。文明气息奄奄,这是他最不能接受的,他只有选择...
显示全文
茨威格是在为生活而生活吗?

  18岁,祖国面临内战,他完全沉醉于艺术世界,战乱和政治都与他无尤。58岁,二战拉开序幕,他已遍行欧洲,更曾避难英国,战争意味着什么,危险、绝望、疲惫,是巴斯小镇的阳光即将黯淡。

  当一个世界主义者被迫成为无国籍人士,他是感到无助、低人一等,而非自由。但从某种程度上说,那也许正是作家所期待的真正的流亡。50岁之前都事业顺遂的茨威格渴望痛苦,追求痛苦,像所有的艺术家一样,通过一种更为艰难的生活获得内心的发展。他从不写现实生活中所谓的成功人士,他在《人类群星闪耀时》写到尼采:他恳企更深重的苦难,更完满的痛苦,更伟大的命运。

  他的传记,感多于观。什么叫做深情?就是深入到一个人的灵魂深处去感受他的情感呀。我不忍指摘他笔下放恣的激情,就像无法否认自己在《象棋的故事》感受到的真实的痛苦。他的写作,始终衷于向内的心灵的探索。

  又看了一遍《布达佩斯大饭店》,看到一贯举止绅士的古斯塔夫面对纳粹士兵的身份盘问坚持愤然争辩而被射杀,就能明白茨威格的绝望:我用文字书写文学,而他们用文字签订条款,剥夺人权。文明气息奄奄,这是他最不能接受的,他只有选择留下一纸绝命书:
  Those that I possess have been exhausted by long years of homeless wandering.So I think it better to conclude in good time and in erect bearing a life in which intellectual labour meant the purest joy and personal freedom the highest good on the earth.
Stefan Zweig.Feb.22.1942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昨日的世界的更多书评

推荐昨日的世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