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魅力在于清空后的重新出发

顾唯霜
文|蒋婵琴(转载自其公众号)


宁远终究远离了那个希望得到别人承认、按照身边的人要求有“标准的”做自己,偶尔还会深感孤单和无聊的主播身份。之后,她清醒的摆脱了“外界的期待”的绑架,在现实中,从容而努力的,进入了一种新的人生状态:两个孩子的母亲,并开始做衣服、写作。

“生孩子是一件自然的事情,带孩子也是。辛苦不辛苦都是生活,这世上没什么事是不付出就可以做好的,相比而言,带孩子就是最不辛苦的了,因为过程太有意思;衣服印证了我对服装的理解:在物质世界里追求精神的含义;写作只源于对文字的依赖。”她这样描述自己对生养孩子、服装和文字的感受。

在我看来,这三种身份都是来自对内在连接、新的人生、不断完善自我的挑战与调整。它需要放下一些东西,需要一颗沉淀下来的心。比如前半生他人眼中的光鲜华丽,闹腾碰撞、苦笑爱恨、美丑交集……而后半生在经历了千丝万缕百转千回后,成为了那个渴望宁静、返璞归真的新人。

做人如此,做事也同样。做好一件事情,它最终呈现出来的好,一样少不了历经外界的千万山水,内在的碰撞与艰难,或许才能呈现我们所想要,不被辜负的模样。这样的不辜负,与外界、他人无关,与...
显示全文
文|蒋婵琴(转载自其公众号)


宁远终究远离了那个希望得到别人承认、按照身边的人要求有“标准的”做自己,偶尔还会深感孤单和无聊的主播身份。之后,她清醒的摆脱了“外界的期待”的绑架,在现实中,从容而努力的,进入了一种新的人生状态:两个孩子的母亲,并开始做衣服、写作。

“生孩子是一件自然的事情,带孩子也是。辛苦不辛苦都是生活,这世上没什么事是不付出就可以做好的,相比而言,带孩子就是最不辛苦的了,因为过程太有意思;衣服印证了我对服装的理解:在物质世界里追求精神的含义;写作只源于对文字的依赖。”她这样描述自己对生养孩子、服装和文字的感受。

在我看来,这三种身份都是来自对内在连接、新的人生、不断完善自我的挑战与调整。它需要放下一些东西,需要一颗沉淀下来的心。比如前半生他人眼中的光鲜华丽,闹腾碰撞、苦笑爱恨、美丑交集……而后半生在经历了千丝万缕百转千回后,成为了那个渴望宁静、返璞归真的新人。

做人如此,做事也同样。做好一件事情,它最终呈现出来的好,一样少不了历经外界的千万山水,内在的碰撞与艰难,或许才能呈现我们所想要,不被辜负的模样。这样的不辜负,与外界、他人无关,与内在对自由与完整的崇高追求有染。

在此基础上,看见美,发现和创造美,唤醒自我的归家之路。


马尔克斯说,生活不是我们生活过的日子,而是我们记住的日子。

宁远的新书《有本事文艺一辈子》。她回味母亲“杨大姐”的故事,温暖而轻松;分享“女朋友”服装发布会的点滴,动情而挚诚;重提早期写过的书,充满疼惜与感恩;讲述作为一个妈妈,看到了生命的独立与完整。它试图通过孩子,完成自我修正与圆满;也通过孩子明白,万水千山,与他人无关;她还写花开、关系里的成长、写生命连接的无奈与忧伤,也写那个带有悲观主义底色,但始终保持乐观生活的自己……。

所有点滴的感受与情绪,写得克制而细腻、率性而坦荡。如同秋后的细雨,给植物以滋养,也给生命以蓬勃、向上的力量。

这股力量不是以说教的形式展开,而是以内心真实的感受不动声色的向大众分享。分享某种记忆、情感、生活……那些来自人性深处的迷宫幽深而敏感,清脆而静谧,她抽丝剥茧的通过语言的流动,找回自己,肯定现在的满意,也回应着世俗生活里的苦乐平衡。

那些看似琐碎、平淡的文字,连接的是一个沉甸甸、饱满、悲欣交集的过去与现在。这本书所有通过语言呈现的记忆、情感、觉知的剖析,留下了她走过岁月,值得记住的日子。

这是一本散文集,散文不同于小说,它的危险性在于直接把人推到最前面,抑或深情、抑或羞耻、抑或忧伤、抑或遗憾的袒露。通过文字传递自己和走过的日子,是一种梳理、一种勇气、还是一种荣幸。

“生而为人,我很荣幸。”宁远的荣幸在于她能果敢、精准的从过去的“小我”中抽离出来,以旁观者的角度,看似自由,实则自律的要求自己,组建新的人生状态,感受“大我”的境界。

这样的境界,来自她对外界花草、器皿、动物、布匹、微雨……那些具体而微妙事物的敏感与好奇,对生命的深切热爱、对自然的敬重、情感的珍惜,从而抵达真正的美。

所有对的美觉知,则来自放下与清空后的重新出发,它潜藏了对自身的挑战、对时间分配的自由、对人生新成长、对自然共振的渴望。这些有意义的投入与专注,准确无误的也让生活活成了本来的样子:简单、日常、普通,但不失力量与温情。

所谓的过好当下,身心合一,大抵应该是这样的模样。她每天睡觉前給孩子们讲故事,给予陪伴的意义,传递爱的底色,也感受幼小生命自由而蓬勃的生长;在偏远点小村庄做服装,在“草木染”的劳作里,体会自然、人生、意志力所发生的点滴变化与欣喜;在没有杂念、他人的世界,怀抱郑重、也天真如孩童的敲打下每一个字……那一刻,世界真实,人心静谧。


“想说的话越来越少,每天只做一件事情,往深了去,很深的投入。渐渐就觉得没有什么话事必须要说的了。在沉默里,很多喜悦都在发生……单纯和集中,处在这样的心境里,人是幸福的。”

我想,这样的幸福,大抵如沏泡后的清茗,由浓到淡,回甘不断。

岁月的特别与慈悲,在于它能让你感受到年年岁岁人不同。如此的不同,在放下、拧起、感受、记忆、梳理的过程中,所有对于痛苦的清醒、快乐的驾驭,则来自写作者的固执与深情,用心与努力。

“人畏高处,路上有慌。”宁远在后记里,引用了圣经里的话。但雅各书里说:“无论何时,你看见自己被各种试练围困,都要以为大喜乐;因为知道你们的信心经过试验,就生忍耐。”

繁星之下,生命之上,我们的表达终究有限,我们的创造也极其渺小,但它并不能阻挡,我们丰盛、饱和自己,不断探索、投入的勇气;也不妨碍,我们在遍地都是六便士的世界里,抬头看见月亮的浪漫与美丽。

人的魅力,在于思省心、清空后的重新出发;灵命的盛开,则来自我们遗忘、放下后的觉知与坚持。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有本事文艺一辈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有本事文艺一辈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