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嚼头”的前提是“有营养”。

YoungKingdom

印象最深刻的一篇是《初习的作品》,这是一幅名叫《海边的渔夫》的小画,画面是插着兜站在海边的一个小混蛋,脸部没有画全,手脚腿甚至都歪歪扭扭的,一看就是初学者的潦草半成品,画里透着“憨气”。作者是谁呢?梵高。

梵高的作品,陈丹青的讲述更多的是一种引导,他说梵高透着一种特别吸引人的“憨气”,一笔下去,憨憨的,再一笔下去,还是憨憨的。要论技巧,他甚至连国内每年参加艺考的那些学生都不如。但是,他有魂。

其次是讲民国的画家,印象最深的(也从未听说过的)是:关紫兰。陈丹青说的棒极了,她的画透出来的,是一种闺气,现在都没有了,因为大家闺秀没有了。

再次,就是讲俄罗斯的画家。喜欢看陈丹青的一个偏向性,我承认很多程度是因为他很推崇俄罗斯的那些文学家、艺术家(其实,俄罗斯的科学家也是相当的超一流)。对他来说,俄罗斯很独特,因为历史和时代的原因,当时他青少年时期的接触范围的因素。我喜欢陈丹青谈论陀思妥耶夫斯基、托尔斯泰,而在这部谈论美术史的书里,涉及到的艺术家是列宾和苏里科夫。这一篇名字叫《俄罗斯冤案》,很传神,因为长时间的各自封闭,其实俄罗斯在文学、艺术、科学诸多方面巨大的成就被外界忽...

显示全文

印象最深刻的一篇是《初习的作品》,这是一幅名叫《海边的渔夫》的小画,画面是插着兜站在海边的一个小混蛋,脸部没有画全,手脚腿甚至都歪歪扭扭的,一看就是初学者的潦草半成品,画里透着“憨气”。作者是谁呢?梵高。

梵高的作品,陈丹青的讲述更多的是一种引导,他说梵高透着一种特别吸引人的“憨气”,一笔下去,憨憨的,再一笔下去,还是憨憨的。要论技巧,他甚至连国内每年参加艺考的那些学生都不如。但是,他有魂。

其次是讲民国的画家,印象最深的(也从未听说过的)是:关紫兰。陈丹青说的棒极了,她的画透出来的,是一种闺气,现在都没有了,因为大家闺秀没有了。

再次,就是讲俄罗斯的画家。喜欢看陈丹青的一个偏向性,我承认很多程度是因为他很推崇俄罗斯的那些文学家、艺术家(其实,俄罗斯的科学家也是相当的超一流)。对他来说,俄罗斯很独特,因为历史和时代的原因,当时他青少年时期的接触范围的因素。我喜欢陈丹青谈论陀思妥耶夫斯基、托尔斯泰,而在这部谈论美术史的书里,涉及到的艺术家是列宾和苏里科夫。这一篇名字叫《俄罗斯冤案》,很传神,因为长时间的各自封闭,其实俄罗斯在文学、艺术、科学诸多方面巨大的成就被外界忽视了,甚至在好几个时代,引领世界最前沿并不是主流的欧美,而是俄罗斯。谈及绘画,文学的东西是很难不谈及的。陈丹青又谈到目前西方的文学、影视等等作品,能把人性的复杂性、光辉性、阴暗性描绘得那么彻底、精彩,这很大程度上都要归功于俄罗斯那些大家们的贡献。这一点,我是特别认同的。

以及,陈丹青说到,他把苏里科夫(绘画)、陀思妥耶夫斯基(文学)、穆索尔斯基(音乐)并列为三个大人物,他们的东西是在回应东正教的传统,我的理解是代表着俄罗斯民族的魂。另一个维度上的三个人,是列宾(绘画)、托尔斯泰(文学)、柴可夫斯基(音乐),他们是属于脸朝着西方的一种意愿。嗯,我也是赞同这么两组人物的微妙区别的。

看完之后,记忆最深刻的一段,陈丹青说他同意贡布里希的一句话:美感是需要导引和学习的。这会让我想起那些受过教育的政治正确的知识分子们,总是在宣扬美感不要去人为的干扰、甚至不要运用知识去体会。有些正确的可怕。你要是没有读过一天的书,没有上过一天的学,没有受过一天的教育,怎么可能知道去谈什么狗屁美感。

总得来说,陈丹青在这一系列讲述绘画、美术的合集里,不连续地讲述了不同时代、不同国家、不同文化的作品。这些作品,其实并没有典型意义上的“代表性”,而更像是一个个很独特的小画面。特别难能可贵的是,陈丹青没有一句说教的话,而是一段段精彩的对美感认知的指引。嗯,很可贵,很难得。

然后就是,因为读的是电子版,读到一半多,才知道这是陈丹青《局部》系列视频的文字整理版。然后找到视频把《初习的作品》又反复看了两遍。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陌生的经验的更多书评

推荐陌生的经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