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壑有声含晚籁,数峰无语立斜阳

徐菁菁
7年前我在南非克鲁格国家公园参加徒步Safari。旅行结束以后回到Berg-en-dal营地,我顺着营地外围的小路走了一圈,看周遭河里的鳄鱼和河马。路上,我遇到了一块小小的墓碑:“In memory of our beloved son and brother Charles Aldridge Swart(18/8/73-21/8/98), student ranger at Berg-en-Dal who was killed on duty, by a leopard whilst doing what he loved most……sharing his love of nature with others." 立墓碑的时间是1999年8月21日。读《山中最后一季》时,我不停的回想起它来。
       “静静不动,山就会分享它们的秘密。”1996年7月21日,巨杉和国王峡谷国家公园的传奇巡山员蓝迪·摩根森消失在了他看护28年的内华达山脉。5年后,他的遗骸终于被发现。蓝迪的故事和对他的搜寻构成了埃里克•布雷姆这本书的两条线索。说实话,蓝迪的人生并不惊天动地,对他的搜寻也并不像悬疑小说般惊心动魄。一个人和他的山,他的生和他的死,对于内华达山脉来说,就像一片树叶的生长和凋零那么简单。蓝迪曾说:“山里不缺我一具尸体。”我想他也这么认为吧。这种简单其实就挺动人的。
     &...
显示全文
7年前我在南非克鲁格国家公园参加徒步Safari。旅行结束以后回到Berg-en-dal营地,我顺着营地外围的小路走了一圈,看周遭河里的鳄鱼和河马。路上,我遇到了一块小小的墓碑:“In memory of our beloved son and brother Charles Aldridge Swart(18/8/73-21/8/98), student ranger at Berg-en-Dal who was killed on duty, by a leopard whilst doing what he loved most……sharing his love of nature with others." 立墓碑的时间是1999年8月21日。读《山中最后一季》时,我不停的回想起它来。
       “静静不动,山就会分享它们的秘密。”1996年7月21日,巨杉和国王峡谷国家公园的传奇巡山员蓝迪·摩根森消失在了他看护28年的内华达山脉。5年后,他的遗骸终于被发现。蓝迪的故事和对他的搜寻构成了埃里克•布雷姆这本书的两条线索。说实话,蓝迪的人生并不惊天动地,对他的搜寻也并不像悬疑小说般惊心动魄。一个人和他的山,他的生和他的死,对于内华达山脉来说,就像一片树叶的生长和凋零那么简单。蓝迪曾说:“山里不缺我一具尸体。”我想他也这么认为吧。这种简单其实就挺动人的。
       蓝迪的同事兼好友谈到发现他遗骸的时候:“那天傍晚和隔天破晓,内华达山脉美丽到了极点,我在山里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动人的深谷和冰斗。那天晚上很难熬,蓝迪失踪之前那几年,我和他的关系不是很好,然而那天晚上和隔天清晨,我觉得自己看到的是蓝迪眼中的世界。”读到这里有点想哭。
       这不是一个悲伤的故事,蓝迪死得其所。他爱山,因为山让他爱:“我是人,体验者人类的情感:喜悦、沮丧、孤独、爱。最崇高的就是爱,爱这个世界,爱万事万物,爱生命。在山上,爱比较容易,我爱过一千个高山草原和山峦。”他爱山,因为山让他自由:“终其一生都有人为你指点方向,要你往这里或那里前进,决定哪一条路对你最好,现在是你寻找自己道路的机会。不要问我怎么去麦基峡谷或双十一零湖,你自己去走,要有冒险精神,不要尽找简单的路线,走你自己选择的路。别求助路标或坚固的桥,别要我跟你说山在哪里。你自己去找,靠自己……身为动物,这是你与生俱来的权利,你却常常否定自己。放自己自由,不要再冀望从周遭寻找善与好,给自己一次机会,什么都不要做,别在一定的时间抵达某个地方,别朝着某一个特定的方向。在这里,你可以随心所欲。这是你的机会,可以迷路、掉进溪里或发现一个美丽的地方。”
        蓝迪曾经想成为一名自然文学作家。编辑告诫他,对自然的描绘是最难的,极易陷入平淡无奇的陷阱。但在埃里克•布雷姆的书里,每一个人对自然的描绘都能让我感到那种崇高而神秘的美。就像德奇为蓝迪写的悼文:“蓝迪最后的旅程结束在一道狭窄的山沟,在一处偏远的高山盆地。久远的小溪流经山沟,虽然总是仰望天际,却始终深藏在严寒的晨光中。峭壁上传来岩鹨质问似的叫声,远方则是隐士夜鸫飘渺的呼喊,一面注视着缓缓穿越峡谷的暗影。天黑了,潺潺的溪水流经研室,水花飞溅直奔遥远的星辰,再落入静谧的高山湖泊,不停往下流、往下流,和国王河的轰隆声响合而为一,接着迅速汇入汹涌的急流,经过一千七百米高的悬崖和依傍在陡坡的沉睡树木,梦想温暖春日里有熊搔抓树干的时光。最后,他悄悄流入中央山谷大平原,群星和深邃的夜空将他接去。从第一滴融雪直到无边的寂静,欢愉的内华达高山之歌不曾停歇。”

       但愿你的步道崎岖蜿蜒、孤寂危险,通往最令人赞叹的景致……暴风雨来来去去,电闪雷鸣在悬崖峭壁之上,超乎你梦想的陌生事物神奇而绝美……正在下一个峡谷的转角处等待。 ——爱德华•艾比《祝祷》(“benediction”)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山中最后一季的更多书评

推荐山中最后一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