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们无处安放的青春

紫菜
这一个十年已走过一半。80后这一代,最大的37岁,最小的27岁,平均一算,刚好是30岁。而立不立,这似乎已经是一个无可辩驳的事实。除了明显要吃“青春饭”的体育、娱乐等领域,80后们在任何领域的发展都要晚熟于他们的父辈,除了少数天才,学术界、工商界、文学界,鲜见具有影响力的人物和能够称为经典的作品,而这是他们的父辈曾经达到过的高度。尤其明显的是政界,但凡出现80后领导干部,总会引起“这人肯定有背景”的质疑,而真相往往也很可悲地应证这种猜测。反之,啃老、蚁族、宅、屌丝,几乎全是80后的“首创”。这代人怎么了?就这么坦然接受命运,继续平庸乃至沉沦下去吗?杨庆祥的《80后,怎么办?》就少有的坚持直面这个问题。
       杨博士以一个学者的严谨,开始探究这代人最终将走向何处。副教授,学院派,著作数本,杨博士已是80后中的杰出代表,他却极其严肃地坦承自己的“失败”,特别是窘迫的租房经历,使他从个人的挫败感中看到了一代人的失败实感,并通过他多年来对多个80后的深度访谈,确信了这种实感。在中国经济最发达的珠三角,他看到无数的青春默默绽放又默默凋零,在那部气势恢宏的国家形象片里找不到哪...
显示全文
这一个十年已走过一半。80后这一代,最大的37岁,最小的27岁,平均一算,刚好是30岁。而立不立,这似乎已经是一个无可辩驳的事实。除了明显要吃“青春饭”的体育、娱乐等领域,80后们在任何领域的发展都要晚熟于他们的父辈,除了少数天才,学术界、工商界、文学界,鲜见具有影响力的人物和能够称为经典的作品,而这是他们的父辈曾经达到过的高度。尤其明显的是政界,但凡出现80后领导干部,总会引起“这人肯定有背景”的质疑,而真相往往也很可悲地应证这种猜测。反之,啃老、蚁族、宅、屌丝,几乎全是80后的“首创”。这代人怎么了?就这么坦然接受命运,继续平庸乃至沉沦下去吗?杨庆祥的《80后,怎么办?》就少有的坚持直面这个问题。
       杨博士以一个学者的严谨,开始探究这代人最终将走向何处。副教授,学院派,著作数本,杨博士已是80后中的杰出代表,他却极其严肃地坦承自己的“失败”,特别是窘迫的租房经历,使他从个人的挫败感中看到了一代人的失败实感,并通过他多年来对多个80后的深度访谈,确信了这种实感。在中国经济最发达的珠三角,他看到无数的青春默默绽放又默默凋零,在那部气势恢宏的国家形象片里找不到哪怕一秒钟的位置。
      言外之意,80后们遭遇到的这种切肤之痛的挫折,基本宣告了原本光明的前途已经断送。真的是这样残酷吗?或者说,假如真的如此,那么造成这种局面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呢?这毫无疑问是一个非常宏大的命题,在这里展开叙述,也是笔者明显力所不能及的。想要强调的一点是,80后们确实面临着现实层面和精神层面的双重困境。与改革开放和计划生育国策相伴生的这一代人,无比幸运地拥有前所未有的物质极大丰富,但也遭遇到与前几个年代明显不同的“成长的烦恼”。首先就是在现实层面上,令人瞠目结舌的高房价直接透支了未来几十年的选择权,还有更多的年轻人在一二线城市蜗居斗室,拥有一套自己的房子成为了最终极的梦想,原本应该激扬躁动的青春变得暮气沉沉,创造力被无限压低;其次在阶层流动上,社会结构正在加速固化,出身“草根”特别是农家子弟逐渐发现,无论自身如何努力,似乎都很难摆脱原本的阶层,这似乎成了一种吊诡的宿命,拼爹比拼命简单粗暴得多,却也有效得多,杨庆祥甚至悲哀地认为,从文学映射来看,这是从《平凡的世界》中的孙少安、孙少平兄弟向“涂自强”(见《涂自强的个人悲伤》)的转变。
       这代人比任何一代人都看到了资本的巨大力量,也比任何一代人都清楚地认识到自身力量的渺小。这就造成他们越来越深地陷入一个历史断层之中,没有做到像前几代人一样将个体的命运自觉而且紧密地融入时代之中,他们看到听到最多的,就是经济不断增长、增长、再增长,可又无法真正参与其中,无非是当好一部巨大机器中一个微不足道的零件罢了。只有北京奥运、汶川地震这样短暂而偶然的历史大事件,能够给他们增加一些稍纵即逝的存在感,可能连这种存在感都是虚幻的。
      也许是对这种虚无或言“局外人”的感觉过于习以为常,在我看来,80后们也逐渐形成了自己的应对之道,那就是以外人难以理解的热情投入到所谓的“生活品质”提高上去。这些虽然非常消耗精力,但并不是建设性的行为,对社会进步形不成像样的贡献,无非增添个人乐趣。最典型的譬如自拍,譬如旅游,譬如网店,譬如社团,以及永远乐此不疲的追剧和购物消费。这甚至成为一种标杆,一种衡量是否具备现代性、是否跻身小白领队伍的标准。由于以上这些,我们看到外面的世界确实热闹了很多,也丰富多彩了很多,可惜这并不构成社会前进的基石。杨庆祥毫不留情地指出,这是一个“小资产阶级的迷梦”,最终会沦为虚无。当步入中年,当生活的重担更多压到他们的肩上,当可供成长发展的空间更趋于压缩,这个具有美丽色彩的泡沫就会破灭,与其到那时再恍然大悟恐怕为时已晚矣,倒不如现在就开始盘算起来为好。
      80后们也并不是没有抗争的,只不过在杨博士眼中,这种抵抗方式是“韩寒式”的,过于讨巧和不严肃,也就没有什么意义。质疑一切、否定一切,本是一种值得提倡的态度,但是由于所有的质疑和嘲讽没有一个明确的指向,没有一种严肃的生活态度,便沦为油嘴滑舌和不成熟,像一把缺乏思想深度的准星、四处乱射的霰弹枪,这是任何精巧的语言都无法解决的问题。
每代人都有自己的痛苦和抉择。与前几代相比,也许这个时代条件更好、诱惑更多、问题更新,只能依靠自己找到走出彷徨的出路。杨博士对此也语焉不详。个人认为,还是先从专注于自己眼下正在做的事,有意识地抵御一些外界诱惑开始吧。
       80后们早已耳熟能详的那句话是这样说的: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这是希望的春天,也是失望的冬天;我们前途无量,同时又感到希望渺茫;我们一齐奔向天堂,但我们全都走向另一个方向。希望80后最终能找到那条路。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80后,怎么办的更多书评

推荐80后,怎么办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