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美 谈美 8.9分

人生啊,还是要多一些“无所为而为的玩索”

Devilly

近来见到或听到一些人和事,常常觉得给自己的三观重重一击。经济在不断增长,这是有GDP、有收入、有日益丰富可见的物质等大量凭可据的,但是文明,是否也是始终保持进步着的姿态呢?

光潜先生在上世纪30年代写下《谈美》给国内青年朋友们,做一帖清凉散以寄慰。在那个危急存亡、兵荒马乱的年头,还有心情“谈风月”吗?“是的,我现在谈美,正因为时机实在是太紧迫了。”时隔大半世纪,竟也有涌上心头的同样的感触。光潜先生说,“我坚信中国社会闹得如此之糟,不完全是制度的问题,是大半由于人心太坏。我坚信情感比理智重要,要洗刷人心,并非几句道德家言所可了事。”当今的社会相比那个风云年代,没有了战乱,没有大量的流离失所、妻离子散,也不必承受着沉重的使命和责任、担负着屈辱,摸索着如何踽踽前行。可是依然有打砸抢烧、坑蒙拐骗,甚至随着“人性解放”、“自由平等”等玩出了许多新式叫人思考道德内涵的花样,现在,好像不比当时社会温和许多。要洗刷人心,不是几句道德家言可以了事,也不是经济增长、物质富足能衍生出来的。所以“一定要从‘怡情养性’做起,一定要于饱食暖衣,高官厚禄等等之外,别有较高尚、较纯洁的企求。要求人心净化,先要求...

显示全文

近来见到或听到一些人和事,常常觉得给自己的三观重重一击。经济在不断增长,这是有GDP、有收入、有日益丰富可见的物质等大量凭可据的,但是文明,是否也是始终保持进步着的姿态呢?

光潜先生在上世纪30年代写下《谈美》给国内青年朋友们,做一帖清凉散以寄慰。在那个危急存亡、兵荒马乱的年头,还有心情“谈风月”吗?“是的,我现在谈美,正因为时机实在是太紧迫了。”时隔大半世纪,竟也有涌上心头的同样的感触。光潜先生说,“我坚信中国社会闹得如此之糟,不完全是制度的问题,是大半由于人心太坏。我坚信情感比理智重要,要洗刷人心,并非几句道德家言所可了事。”当今的社会相比那个风云年代,没有了战乱,没有大量的流离失所、妻离子散,也不必承受着沉重的使命和责任、担负着屈辱,摸索着如何踽踽前行。可是依然有打砸抢烧、坑蒙拐骗,甚至随着“人性解放”、“自由平等”等玩出了许多新式叫人思考道德内涵的花样,现在,好像不比当时社会温和许多。要洗刷人心,不是几句道德家言可以了事,也不是经济增长、物质富足能衍生出来的。所以“一定要从‘怡情养性’做起,一定要于饱食暖衣,高官厚禄等等之外,别有较高尚、较纯洁的企求。要求人心净化,先要求人生美化。”

因为此,谈美、谈艺术实则想谈人生。“‘实际人生’比整个人生的意义较为窄狭。一般人的错误在把它们认为相等,以为艺术对于‘实际人生’既是隔着一层,它在整个人生中也就没有什么价值。”而虽当今社会倡导自由、倡导平等、倡导全面发展,但对艺术的态度却还是相当矛盾。一方面,不仅是觉得“隔着一层”,而且觉得太过高雅自己“高攀不上”,另一方面不仅认为“没有什么价值”,而且觉得不是正经事,谈及谁谁学艺术、做艺术去了,心底都默认是学习不好或混不下去才去做的,倒又带有一种鄙夷的态度了。也许是既存观念积习,更多的应该是因为误解吧。当然“离开人生便无所谓艺术,因为艺术是情趣的表现,而情趣的根源在于人生”。反之,从此意义出发,人生的艺术化就是人生的情趣化,如果踏上一趟没有趣味的旅途,也会觉得失去了许多意义吧。艺术家也不是随便可安的头衔,许多画家、音乐家、演员等等,可能终其一生都是无法企及、被馈与这个荣耀的。因为“艺术家估定事物的价值,…往往出于一般人意料之外。他能看重一般人所看轻的,也能看轻一般人所看重的。在看重一件事物时,他知道执着;在看轻一件事物时,他也知道摆脱。在认真时见出他的严肃,在摆脱时见出他的豁达。”

现在社会是重理智的,然而所谓的“理智”,是否像朱利安·巴恩斯在《终结的感觉》中所说,“很多人做出一个本能的决定,再找出一些大道理来解释自己的决定”,还是会陷于勾心斗角、斤斤计较。人生啊,还是要多些“美感经验”中的直觉,艺术欣赏中“无所为而为的玩索”吧!

最终篇的谈人生之前,光潜先生在这些短小精悍的篇幅中,以朋友的谦和与亲切,娓娓道出“美感”、“美”、艺术与想象、与模仿、与游戏等诸多看似晦涩难懂的术语和命题,然而信手拈来许多日常生活中的体验和例子,不但深入浅出、明白晓畅,且多了许多耐嚼味的趣味。这些论述不仅颇为精辟独到,一针见血,且纹理脉络清晰,已自成一系统,万万值得先拿来读一读。

一天的时间,读《谈美》,“懂得像什么的经验才是没干的,然后再以美感的态度推到人生世相方面去”,这就是光潜先生写作此篇的心愿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谈美的更多书评

推荐谈美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