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家 出家 8.0分

小乘

非灰
佛教传入中原之前,已有大小乘佛教,两者区分在于戒律,藏经的不同。更多还有理念上的不同,两方相互斗争的事情历史上也有发生过。简单的说,小乘是独善其身,大乘是普渡众生。

方泉的出家可以定义为“小乘”,目的在于脱离苦海。

但困扰方泉出家并不是流派问题,更多的是家庭的困扰,对于他来说,道德上的拷问来源于家庭。

方泉在家里呈现的是一种家长制的主人方式,不让自己的女人出去工作,很多是面子上的原因;重男轻女,一直要生到男孩,以增加家庭负担为代价。从第一人称能看得出,他有自己的一套理论,就是他的价值观,形象地展现出来。秀珍的形象更多地是展现了传统女性的顺从,对于方泉大男子形象有了一个正向的衬托,反而是大囡,在孩子纯洁,没有成形的价值观下,对于父亲的行为有些许不满,抗拒,产生了矛盾冲突,在方泉的心里天平上压上重量。

小说的笔墨分为两段,一段是方泉没有拥有寺庙,是在当空班时期。这时候空班并不是方泉事业的重心,方泉的重心还是在俗世,工作与家庭之间。这段时期展现了方泉生活中的困苦。另一段则是拥有寺庙,他成为一个寺庙的主人。当主持过来并不是顺风顺水,但都属于有贵人相助,顺利进行到最终...
显示全文
佛教传入中原之前,已有大小乘佛教,两者区分在于戒律,藏经的不同。更多还有理念上的不同,两方相互斗争的事情历史上也有发生过。简单的说,小乘是独善其身,大乘是普渡众生。

方泉的出家可以定义为“小乘”,目的在于脱离苦海。

但困扰方泉出家并不是流派问题,更多的是家庭的困扰,对于他来说,道德上的拷问来源于家庭。

方泉在家里呈现的是一种家长制的主人方式,不让自己的女人出去工作,很多是面子上的原因;重男轻女,一直要生到男孩,以增加家庭负担为代价。从第一人称能看得出,他有自己的一套理论,就是他的价值观,形象地展现出来。秀珍的形象更多地是展现了传统女性的顺从,对于方泉大男子形象有了一个正向的衬托,反而是大囡,在孩子纯洁,没有成形的价值观下,对于父亲的行为有些许不满,抗拒,产生了矛盾冲突,在方泉的心里天平上压上重量。

小说的笔墨分为两段,一段是方泉没有拥有寺庙,是在当空班时期。这时候空班并不是方泉事业的重心,方泉的重心还是在俗世,工作与家庭之间。这段时期展现了方泉生活中的困苦。另一段则是拥有寺庙,他成为一个寺庙的主人。当主持过来并不是顺风顺水,但都属于有贵人相助,顺利进行到最终决心出家。他的出家并没有太多笔墨直指社会的不平等,从第一人称的视角他也没办法看清经济发展规律,穷人只能越穷,而富人会越富。单纯的劳动积累没办法比过附加的经济产值。但方泉的出家跟社会现状有着极大的关系。

出家的人经常讲究“与佛结缘”。刚开篇就有一位方丈阿宏叔带领主人公方泉结缘,一本楞严咒成为了今后的包袱。之后的长了师父和周郁都是因为这一本楞严咒帮上了方泉。而楞严咒对于方泉来说,有着神秘的互补关系,念好一个和尚好不好,就在于楞严咒念得好不好,那不就是说楞严咒能念好,这个人一定是和尚。书中描述了方泉好几次不由自主地念起了楞严咒,可谓结缘之深;再有他感觉精神上的通透也是一方面。

对于慧明师父那句“末法时代”可以让人琢磨很久。从古至今,很多佛教的信徒并不是为了通读教义,而更多是为了自身的利益追求,或者是心里安稳。到现如今,社会经济快速发展,更多人讲求短平快的利益诉求。更多的是当今的问题:信仰缺失。僧不讲法,众不求慧。当所有人都在讲求利益的时候,利益至上,所有的道德底线将被打破;世俗常理,人情冷暖,甚至法律都会为他让路。会有不讲亲情的,贪小便宜的,碰瓷的,制度里打擦边球圈钱的,文中都有展现。这是社会大环境下发展的问题所在,速度太快,观念理念跟不上,文化素养的脱节。不过现在趋势是道德观念在回血,还需要一段时间用现代文明慢慢恢复。

方泉的儿子一出生,起名为方长。了却了方泉的心愿,也明确了方泉的接下来的命运。而自从方泉做和尚开始,对于家里的笔墨相对减少,出现的是方泉的内心斗争,斗争还是来源于道德的考验。最后方泉领着秀珍来到了后山上,秀珍问他真的是还愿吗?方泉不免犹豫了一下,因为还愿对方泉来说是一个借口,他渴望的是诵读经书,成为和尚时候澄澈和宁静的感觉。就像美国六十年代的嬉皮士,纪录片里最终问他最渴望什么,他回答你他要内心的宁静。既是是生活中充满摇滚的年轻人,最终还是渴望自我的宁静,似乎这就是人类的共同追求。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出家的更多书评

推荐出家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