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容 宽容 8.5分

关于欧洲宗教的通俗史

代洲

房龙的这本书经常能在地摊书贩上看见,但那时眼高手低,拒绝一切通俗书。如今读完,有点相见恨晚。

关于版本,讹误颇多,例如第二章“伯里克利的劳动虽然没有得到他自己同代人的赞赏,却使这座城市成为世界的知识首都——就像基督诞生四百年以前的巴黎一样”,基督诞生四百年以前的巴黎,应该还是蛮荒之地吧;“在雅典再次被马其顿人征服,他的违抗被及时地惩治的前几个月,他离开了人世”,前后的两个“他”指代不一致,初读时令人费解;另外,人物译名不符合习惯,书中的“查斯蒂尼”一般都译为“查士丁尼”。冲着一毛钱的定价,这些瑕疵,忍了。

关于内容,房龙作为通俗史学家,简明清晰地回顾启蒙运动前的欧洲宗教史。 宗教来源于自然崇拜,同时兼具社会组织功能,将分散的个人力量联合起来形成集体。通过多种形式的忌讳(术语为“禁忌”)实行原始人复杂的口头律法,从而维持集体。若是有人触犯忌讳,则威胁到集体以及集体内个人的安全,此时不得不实行“不宽容”,从而“不宽容”成为原始社会的常态。

但公元前7-5世纪的希腊却在各种偶然因素下成为了特殊的一个,“这个国家不同地方的民众都可以按照最适合他们自己的个人口味来改变他们的宗...

显示全文

房龙的这本书经常能在地摊书贩上看见,但那时眼高手低,拒绝一切通俗书。如今读完,有点相见恨晚。

关于版本,讹误颇多,例如第二章“伯里克利的劳动虽然没有得到他自己同代人的赞赏,却使这座城市成为世界的知识首都——就像基督诞生四百年以前的巴黎一样”,基督诞生四百年以前的巴黎,应该还是蛮荒之地吧;“在雅典再次被马其顿人征服,他的违抗被及时地惩治的前几个月,他离开了人世”,前后的两个“他”指代不一致,初读时令人费解;另外,人物译名不符合习惯,书中的“查斯蒂尼”一般都译为“查士丁尼”。冲着一毛钱的定价,这些瑕疵,忍了。

关于内容,房龙作为通俗史学家,简明清晰地回顾启蒙运动前的欧洲宗教史。 宗教来源于自然崇拜,同时兼具社会组织功能,将分散的个人力量联合起来形成集体。通过多种形式的忌讳(术语为“禁忌”)实行原始人复杂的口头律法,从而维持集体。若是有人触犯忌讳,则威胁到集体以及集体内个人的安全,此时不得不实行“不宽容”,从而“不宽容”成为原始社会的常态。

但公元前7-5世纪的希腊却在各种偶然因素下成为了特殊的一个,“这个国家不同地方的民众都可以按照最适合他们自己的个人口味来改变他们的宗教观念和道德的概念”,允许泰勒斯宣称“自然现象并非神的旨意,只是规律使然”。不过,若是触及到希腊人底线,他们仍然会反对,例如阿那克萨戈拉宣称“万物由原初物质混沌而来”,这与希腊世界的创世神话相冲突,被认为是“亵渎神灵”。随着希腊尤其是雅典的衰落,不宽容渐渐占据主导地位,以“毒害青年心灵”的名义判决苏格拉底死刑。

罗马人来了,他们只对有实用价值的东西感兴趣,“看重行动而对争论怀着根深蒂固的鄙视”,坚持“用最小限度的摩擦,取得最大限度的实际成果”,不关心宗教间的纷争,甚至允许外来的神进驻罗马。不过随着罗马帝国的由盛转衰,罗马精神无以为继,“物质生活太丰富以致丧失生活的激情”,从而呼吁新宗教的介入。

此时东方的基督教逐渐兴盛,它是第一个能给普通人机会的实实在在的宗教体制,乃至奴隶们希望“借以上帝的普遍父爱和人的兄弟情谊终止旧式的主仆关系”,成为反抗罗马起义者的精神信仰。不过,保罗改变了教义阐释,“天国是一个看不见也摸不着的灵魂的王国”,让地球上的人们安于现状,以期他们在天国能得到最终的回报,抑制了基督教徒与罗马帝国之间的冲突。另外,蛮族入侵下的帝国境内普通人的生活水平大大下降,“末日降临”的恐慌阴云铺满整个帝国,基督教成为他们信仰的救命稻草,从东向西皈依之人一批又一批,直至君士坦丁签署《宽容法令》,基督教正式被帝国所承认。

被承认的基督教进一步推动组织化,执事---神甫---主教---罗马教皇的层级体制逐渐定型。此时加入教会,“意味着更大的晋升机会”,这几乎继承了罗马帝国的政治遗产。同时,基督教会一方面积极保护教众,例如罗马主教劝退匈族首领阿提拉对罗马城的劫掠,成为民众心目中的保护伞;另一方面积极向远方传教,众多蛮族皈依于基督教。终于,基督教取代了罗马帝国,罗马教皇取代了罗马皇帝。

基督教占据统治地位后,它反而对异教不再宽容,迁移走罗马城内的胜利女神,禁止为前罗马诸神做牺牲祭祀,摧毁异教徒神庙,取缔雅典大学,停办奥林匹克运动会,基督教下的欧洲逐渐封闭且不宽容。这一不宽容甚至存在于教会内部,指责对立教派为异端,如驱逐认为“基督只有人性而不具备神性”的阿里乌斯派。同时进一步掌控普通人生活,“婚姻是崇高的圣事,必须在教士的当众祝福后才能生效”。终于基督教势力在中世纪达到巅峰。

基督教会统一欧洲后,教会组织逐渐腐化堕落,通过什一税搜刮的财富让封建世俗势力眼馋,也被普通民众所忌恨;《马可波罗游记》所描述的世界与《圣经》完全不合,新大陆的发现也无法在《圣经》上得到解释,“也许《圣经》不过是一个牧民和商人组成的小民族的历史”;古滕堡的印刷术让异端被更多人知晓,教廷颁发的《禁书目录》反而成了异端阅读指南。终于,在各方力量卷入的宗教改革运动下,基督教世界出现裂痕。

宗教改革目标在于“建立新型关系,摒弃过去所有的偏见和腐败”,但结果却与教廷组织一般。加尔文在日内瓦按照新教教义建立的新公国,禁止跳舞,唱歌,打牌,鼓励民众将剩余精力用于治学,结果只是在教廷监狱之外的另一所监狱罢了。不过宗教改革至少在基督教世界拉开了一个小口,各种新教派出现,“周而复始,不同的禁地之间形成了精神上的无人区。在那儿,求知者可以自由闲逛,正直的人们可以放任遐想,却不受到阻碍和干扰”。终于,在16-17世纪的阿姆斯特丹,宗教宽容或者说平衡达成了,“谁也不能傲慢地宣称我比其他任何人都好,因为只有我拥有真理”。

本书写于1925年,书中常见一战的影子。房龙反思刚结束不久的一战,经历了启蒙运动的欧洲人为何由战前的彬彬有礼变成战时的你死我活?欧洲人忘记了宽容,忘记了承认对方存在的合理性,眼中只有自我。可惜,当时的欧洲人依然没有从中吸取教训,“恐惧是所有不宽容的根源”,希特勒利用民众对犹太人的恐惧和嫉妒,对法国人在《凡尔赛和约》上对德国的侮辱和威胁,二战的火药桶被点燃。

如今生活中依然常见对某些群体的恐惧,遇见时则十二分警惕,不自觉间就流露出不宽容,尽管这种不宽容是“群众自我保护本能的一种表现”,例如近来热映的《疯狂动物城》中兔子妈妈见到老虎坐在旁边,不自觉地就将孩子拉近了些。到底如何才能解开这种因恐惧而不宽容的难题?难解,难解。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宽容的更多书评

推荐宽容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