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囊 皮囊 7.7分

我找到了自己的家乡

Melody

正如作者在结尾处写到的,每个读者只能读到已然存在于他内心的东西。看完《皮囊》,于我,找到了自己的家乡。

生长在福州。十一岁时随父母部队转业回到了姥爷定居的江西小城。十七岁时离开去了北京读大学,一度我以为这辈子我都将留在那里。二十一岁来到悉尼读研,不想一待就是九年。每每被人问到是哪里人,我自己都很困惑。部队长大的孩子不会任何方言,一口算是标准的普通话,说是福州人总被质疑,久了我也觉得自己不是福州人了。江西对于我不过是一个生活了六年、父母现居的地方。由于爸爸的关系我总是出于对爷爷奶奶那边的亲人特别亲近,也认同他们说我是“陕西的娃”,虽然从小到大我在陕西的日子加起来不过一百多日;所以我总是说我自己是陕西人,用祖籍来定义我自己。

然而看完这本书,我知道自己终究是个福州人,虽然身上流淌的并不是福州人的血。然而抚育我的,是西山的土,闽江的水。我一直认为小时候最开心的时光之一,便是爸爸骑着自行车,周末带着我和笨重的电子琴,冲下部队大院的斜坡,越过乡村小路飞扬的尘土,穿过跨越闽江的一座桥,去到城里的少年宫学琴。每次回国若是夏季,我定是要在超市看看有没有卖那种青青的小芒果,那是记忆里在部...

显示全文

正如作者在结尾处写到的,每个读者只能读到已然存在于他内心的东西。看完《皮囊》,于我,找到了自己的家乡。

生长在福州。十一岁时随父母部队转业回到了姥爷定居的江西小城。十七岁时离开去了北京读大学,一度我以为这辈子我都将留在那里。二十一岁来到悉尼读研,不想一待就是九年。每每被人问到是哪里人,我自己都很困惑。部队长大的孩子不会任何方言,一口算是标准的普通话,说是福州人总被质疑,久了我也觉得自己不是福州人了。江西对于我不过是一个生活了六年、父母现居的地方。由于爸爸的关系我总是出于对爷爷奶奶那边的亲人特别亲近,也认同他们说我是“陕西的娃”,虽然从小到大我在陕西的日子加起来不过一百多日;所以我总是说我自己是陕西人,用祖籍来定义我自己。

然而看完这本书,我知道自己终究是个福州人,虽然身上流淌的并不是福州人的血。然而抚育我的,是西山的土,闽江的水。我一直认为小时候最开心的时光之一,便是爸爸骑着自行车,周末带着我和笨重的电子琴,冲下部队大院的斜坡,越过乡村小路飞扬的尘土,穿过跨越闽江的一座桥,去到城里的少年宫学琴。每次回国若是夏季,我定是要在超市看看有没有卖那种青青的小芒果,那是记忆里在部队大院里随便捡根长木棍打下来的水果的味道。至今最喜欢的花还是百合,是一次爸爸妈妈带我去鼓山玩的时候无意发掘的满山野百合惊艳到我的花的香气。

今年去了趟厦门。我知道离福州,不过是几个小时的距离。想了无数次要不要回去看看。但是最终对自己说,算了。小时候生活的部队大院可能已经进不去了。父母早不在那里生活了。儿时的玩伴也很少联系了。最重要的是,我怕它不再是我记忆里的那个样子了。近乡情怯。近乡情怯。我终于知道这种滋味了。其实我心里一直知道的,我心里一直有一个遗憾,就是我的家乡,始终回不去了。但好在它终究是在的。

这本《皮囊》,喜欢的人很多,骂的也不少。作者笔下的那个闽南小镇以及生活在那里的人,究竟是真实还是虚拟的,我并无心探究。它帮我找到了家乡,这就足够了。让每个人无限接近自己最柔软又最坚毅的内心,这就是书籍的力量。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皮囊的更多书评

推荐皮囊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