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词话七讲》(2)17.05.30

波上寒煙翠

今日阅读叶嘉莹先生《人间词话七讲》(北京大学出版社2014年版)第15~39页。

浣溪沙

陈曾寿

修到南屏数晚钟,目成朝暮一雷峰。纁黄深浅画难工。

千古苍凉天水碧,一生缱绻夕阳红。为谁粉碎到虚空。


(一)

第一句,“修到南屏数晚钟”。

陈曾寿经历了清朝的灭亡,军阀混战,伪满洲国,民国。最后回到杭州。

所以他没有用“住到”而用“修到”。

用“数晚钟”不用“听晚钟”,想表达一种内心的寂寞吧。就如同晚上睡不着,开始“数羊”一样。

文化上的寂寞,也仅仅只有数人能分享而已。如同陈寅恪先生和吴宓先生是好友,曾经经常晚上一起分享诗词。


(二)

第二句:“目成朝暮一雷峰”。

“目成”出自屈原《楚辞》的《九歌》。

“满堂兮...





显示全文

今日阅读叶嘉莹先生《人间词话七讲》(北京大学出版社2014年版)第15~39页。

浣溪沙

陈曾寿

修到南屏数晚钟,目成朝暮一雷峰。纁黄深浅画难工。

千古苍凉天水碧,一生缱绻夕阳红。为谁粉碎到虚空。


(一)

第一句,“修到南屏数晚钟”。

陈曾寿经历了清朝的灭亡,军阀混战,伪满洲国,民国。最后回到杭州。

所以他没有用“住到”而用“修到”。

用“数晚钟”不用“听晚钟”,想表达一种内心的寂寞吧。就如同晚上睡不着,开始“数羊”一样。

文化上的寂寞,也仅仅只有数人能分享而已。如同陈寅恪先生和吴宓先生是好友,曾经经常晚上一起分享诗词。


(二)

第二句:“目成朝暮一雷峰”。

“目成”出自屈原《楚辞》的《九歌》。

“满堂兮美人,忽独与余兮目成。”指祭祀大厅里满堂的美人,降临的神仙只看了我一眼,就一见倾心了。

我抱着如此专一的情感,从早到晚看着雷峰塔。


(三)

第三句:“纁黄深浅画难工”。

纁,xūn,浅红色。

黄昏时,天上的颜色从橙红到浅黄,那色彩斑斓,没有画家能画出来。

我喜欢在西湖孤山看日落,抑或在柳浪闻莺看夕阳西下的雷峰塔。看着手摇船激起水波,觉得这样的生活很平静、很美,不必去过那觥筹交错的生活。想起2013年3月在上海博物馆书画馆看的唐寅《落霞孤鹜图》。

唐寅一生不得志,运气也不佳,《落霞孤鹜图》中,一个人在他的书房里看着落霞,他想起了王勃,想起了王勃的少年得志,想起了王勃的《滕王阁序》中“云销雨霁,彩彻区明。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

唐寅在画中题道:“画栋珠帘烟水中,落霞孤鹜渺无踪。千年想见王南海,曾借龙王一阵风。”


(四)

第四句:“千古苍凉天水碧”。

雷峰塔建于北宋初年,到了陈曾寿的年代,已经千年。

我在西湖看日落时,也的确有王勃的“秋水共长天一色”之感。天水合一。

“天水碧”有一个典故。

五代十国南唐时,李后主的歌女们把一匹丝绸染成浅蓝色,晾到外面,夜间忘记收,第二天经夜间的露水,颜色比之前染的丝绸都漂亮,这种蓝色称为“天水碧”。


(五)

第五句:“一生缱绻夕阳红。”

陈曾寿曾是溥仪皇后婉容的老师,对清朝有“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

所以用两个绞丝边的“缱绻”来表达自己的感情。

他留恋夕阳西下那即将消逝的颜色。

如同清朝的结局那样,衰落的朝代。


(六)

第六句:“为谁粉碎到虚空。”

雷峰塔建于977年,因塔基砖被迷信者所盗,倒于1924年。陈曾寿写这首词时,正好雷峰塔倒了。

也如他“缱绻”清朝的结局那样。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人间词话七讲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间词话七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