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诅咒的命运

Charl Ki

看《质数的孤独》的之前嘴边的溃疡已经处于壮年期,连续三个星期引发了三处口腔溃疡。尽量不吃上火辛辣的食物,每天坚持吃药,用西瓜霜敷着伤口睡觉,可是好了一处又来了一处,像是一场完结不了的战斗。背上的痘痘也是一样,多少年来,在我的克制和放纵中,它们不停地收敛然后蔓延,越发严重。我寻医问药,谨慎饮食,试图查出根源,但是毫无结果。最近的一次斗争,我戒掉了任何刺激性食物,每天吃中药,喝清热消火的饮料,但它们无动于衷,仍然大片大片地在我的背上肆虐。我一觉醒来,摸到背上一大片刚刚冒出的新痘,感到无比愤怒和绝望。口腔溃疡和痘痘几乎已经耗尽了我所有的耐心,它们像是一个诅咒,一直跟随着我,我用尽了所有方法都不能破解。

然而还有一个诅咒,那就是孤独,质数的孤独,两个孪生质数,那么相近却永远无法靠近,像马蒂亚和爱丽丝。马蒂亚和爱丽丝相爱吗?他们当然相爱。但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呢?如果马蒂亚当时不选择去国外工作,如果爱丽丝不逞强提及马卡奥而是恳求他留下来,那么结局是否就不会变成这样呢?可是我立马也意识到了这种想法的天真,就像我无法在第一时间见到某位朋友时给对方一个热情的拥抱,不要问我为什么,就是不能够,如...

显示全文

看《质数的孤独》的之前嘴边的溃疡已经处于壮年期,连续三个星期引发了三处口腔溃疡。尽量不吃上火辛辣的食物,每天坚持吃药,用西瓜霜敷着伤口睡觉,可是好了一处又来了一处,像是一场完结不了的战斗。背上的痘痘也是一样,多少年来,在我的克制和放纵中,它们不停地收敛然后蔓延,越发严重。我寻医问药,谨慎饮食,试图查出根源,但是毫无结果。最近的一次斗争,我戒掉了任何刺激性食物,每天吃中药,喝清热消火的饮料,但它们无动于衷,仍然大片大片地在我的背上肆虐。我一觉醒来,摸到背上一大片刚刚冒出的新痘,感到无比愤怒和绝望。口腔溃疡和痘痘几乎已经耗尽了我所有的耐心,它们像是一个诅咒,一直跟随着我,我用尽了所有方法都不能破解。

然而还有一个诅咒,那就是孤独,质数的孤独,两个孪生质数,那么相近却永远无法靠近,像马蒂亚和爱丽丝。马蒂亚和爱丽丝相爱吗?他们当然相爱。但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呢?如果马蒂亚当时不选择去国外工作,如果爱丽丝不逞强提及马卡奥而是恳求他留下来,那么结局是否就不会变成这样呢?可是我立马也意识到了这种想法的天真,就像我无法在第一时间见到某位朋友时给对方一个热情的拥抱,不要问我为什么,就是不能够,如果我可以做到,那这个人已经不成为我。马蒂亚和爱丽丝正如我一样,被自身的无形的规则禁锢着,破除这些规则的约束,他们也不再成为他们自己。这么想来,人生其实没有多少选择,甚至说可能没有选择。我们活在无形的规则里,每一个举动,每一次决定,每一次选择都是必然的,重来一遍亦是如此。我们的生命好像被一股无形的洪流一直推着向前进,终点在哪里,结局如何,好像都已经尘埃落定。如此,我心里既无奈又绝望,神好像早早地安排了这一切,使我无可辩驳,无法掌控。如果我们终将孤独,又何必相遇。我有一种冲动的想法:既然如此,那要不要打破这个规则试试看,即使这行为已经不再是我,但只要能掌控一些些命运,对我来说也是巨大安慰和进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质数的孤独的更多书评

推荐质数的孤独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