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暗中燃烧的蜡烛,在黑暗中闪耀的星

鲸歌

应该如何去面对终将到来的死亡呢。虽然人都会死,但是没有人能提前做好如何面对死亡的准备,年龄带领我们走向死亡,那些白发苍苍的人,在我们看来,他们活的够本了,应该也难以做到正视死亡,对死亡说你来吧,我做好准备了。疾病带领我们走向死亡,让那些本来可以以时候未到为借口拖延几十年的会面提前到来,既然死亡是必然的,那研究如何面对死亡有意义吗,因为这样做并不能改变结局,如果死亡在不远处徘徊,在它的巨大阴影下,今天死和明天死变的没有区别,任何一种生活方式都变得没有意义,这时候,看那些将死之人选择如何活,一方面是猎奇,另一方面则是于我心有戚戚焉。《当呼吸化为空气》这类书,虽然文学成就不高,但是给我们带来的思考和启发却是沉重和长久的。 《当呼吸化为空气》与众不同之处在于作者的身份,他是一名出色的精神外科医生,在这之前,他是一名耶鲁大学的语言学学生,他有深入思考和准确表达的能力。在他生病以前,他试图从文...

显示全文

应该如何去面对终将到来的死亡呢。虽然人都会死,但是没有人能提前做好如何面对死亡的准备,年龄带领我们走向死亡,那些白发苍苍的人,在我们看来,他们活的够本了,应该也难以做到正视死亡,对死亡说你来吧,我做好准备了。疾病带领我们走向死亡,让那些本来可以以时候未到为借口拖延几十年的会面提前到来,既然死亡是必然的,那研究如何面对死亡有意义吗,因为这样做并不能改变结局,如果死亡在不远处徘徊,在它的巨大阴影下,今天死和明天死变的没有区别,任何一种生活方式都变得没有意义,这时候,看那些将死之人选择如何活,一方面是猎奇,另一方面则是于我心有戚戚焉。《当呼吸化为空气》这类书,虽然文学成就不高,但是给我们带来的思考和启发却是沉重和长久的。 《当呼吸化为空气》与众不同之处在于作者的身份,他是一名出色的精神外科医生,在这之前,他是一名耶鲁大学的语言学学生,他有深入思考和准确表达的能力。在他生病以前,他试图从文学中找到精神与生物学之间的关联,继而转文从医,在生与死的前线追寻。如今他成了病人,这双重身份更加深了他对生与死的理解。为了解决他面临的紧迫问题:面对死亡,是什么让我们的生命值得一活,保罗又重新回到文学作品中寻找指引,他是一个永远在追寻生命意义的杰出个体。

死亡是无人能看透的深渊,那里是黑暗的本家,夜晚的最中心,一片死寂,存草不生,漆黑阴冷,呼啸着干燥寒冷的烈风,这黑暗像黑水一样把人吞噬,所以我们需要像史铁生和保罗这样的不幸之人,他们面对死亡的思考和活法就像亮起一点点蜡烛,让我们借助这一星星烛光,得以窥探这个我们终将坠入的呼啸深渊,要想看一支蜡烛有多亮,必须要它放在黑暗中,保罗是那根在深渊中努力燃烧的蜡烛,是深渊上空闪亮的一颗星。

一 、不断追求意义的一生

保罗拿到英语文学和人体生物学的学位时,他仍然在非常认真的探究,是什么让人类的生命充满意义,文学是精神生活的最高境界,而神经系统科学则探索大脑最为优雅的规律。保罗对自己从学术方面对人生意义进行的研究觉得很不满足,他反思道:

于是保罗放弃去猿类研究所研究生命的意义,去高山营地亲自体验。本科毕业,保罗申请了英语文学硕士

保罗一直在思考,我们所经历的人生的“语言”,比如激情、饥饿与爱,一定通过某种方式,与神经元、消化道和心脏的跳动产生联系,不管这联系多么错综复杂。所以保罗一直在追求类似惠特曼上下求索的“生理与精神共存之人”。 渐渐地,保罗意识到文学研究要关注的很多东西,都太政治化,而且反科学,直到研究生毕业,保罗还在苦苦求索,生理、道德、文学与哲学,在什么地方相融交汇?保罗认真考虑从医的可能性,为找到书中找不到的答案寻觅另一种方式的崇高,通过从医和那些备受煎熬的人建立联系,在直面死亡与衰弱的同时,继续追寻“什么让人生有意义”的问题。在准备从医的学习过程中,保罗越来越强烈的认为,要对生与死的问题有实质性的道德意见,关键在于对其有直接体验,保罗明确自己想要的是直接的体验,而只有从医,才能追寻严肃的生理哲学。 在医院当见习医生的时候,保罗观察医生与患者之间的对话,保罗意识到那些集合了生命、死亡与意义的问题,那些所有人在某个时刻都必须要面对的问题,通常都发生在医院里,当一个人真正遇到这些问题,这就变成了实践,有着哲学和生物学上的双重意义。 在众多的医学分科中,保罗选择了神经外科,因为为病人保命与保住个性之间的煎熬在神经外科更为突出

随着保罗职业生涯的推进,他发现接触了太多的痛苦,会让人变得麻木和习以为常,这也是人之常情,作为一个“溺血”的人,会努力去调整自己,学会漂浮,学会游泳,甚至开始享受人生。变成托尔斯泰笔下的“单纯的医疗工匠”,医生是一种每天都徘徊在病人生死之间的职业,生离死别的故事与伴随而来的令人心碎哭声是工作环境的背景音乐,为了更好的在如此令人沮丧的环境中持续运转,医生必须在个人的感情外套上一层防护罩,像是伤口长出的痂一样,看得越多,痂结的越厚。 保罗渐渐意识到,自己作为医生的最高理想并不是挽救生命,而是引导病人或家属去理解死亡或疾病,这正是一个牧师的角色,从死亡的敌人变成死亡的使者。

背负着别人的十字架的保罗说他没有哪一天哪一秒质疑过自己为什么选择这份工作,或者问自己到底值不值得,那是一种召唤,神圣的召唤,保卫生命的召唤,保卫灵魂的召唤。

保罗的好搭档杰夫因为病人并发症去世自责无比而跳楼身亡,医生面对自己负责的病人的死亡,总是难辞其咎,保罗也时常挣扎在这样的矛盾中,面对好友的离去,他说出支撑他的信念:

二 患者保罗

即使是一生都在追求生命意义的保罗,也参不透自己的生死啊,保罗从确诊开始,一再要求医生预测自己的生命时限,因为疾病带走了希望,许多病人想通过数据来预测自己的存活时间,那是想从数据中得到自己能够活下去的希望,那些感动我们的事迹,是当全世界都对你不抱希望的时候,你自己还能坚守希望,保罗说,必须靠自己才能获得的稳妥的真实感,而不是数据。

保罗在书中坦诚的记录下得知自己确诊后无助、残酷、尖锐的感受。

三、 活着而不是等死 在经历了对人生意义的上下求索之后,保罗又重新回到文学的怀抱之中。当初因为文学模糊了精神与肉体之间的联系,保罗成为了一名精神外科医生,他把用医术引导病人走出(如果不能就用文学引导病人接受)死亡作为自己生命的意义,如今因为死亡模糊了这种引导者的意义,他需要重新寻找前进的方向,读者在静待着保罗做出选择的那一刻,那是保罗的生命之光最耀眼的时刻,终于,保罗描写了自己顿悟的那个时刻:死亡是一生一次的短暂事件,选择与癌症共存是选择一种不同的方式或者,不管作何选择,总之不能选择最轻易的死亡;不管能活多久,总之不能等死,即使是将死之人,也仍然活着,直到真正死亡的那一刻。于是在第一阶段的治疗后他重返手术室,并且要了孩子,他坚持在不能前行的情况下继续前行。

经历愤怒和恐惧,敞开心扉,对亲朋好友展示自己的眼泪,坦诚面临的困境,接受别人的帮助,这种毫不避讳的态度,才是真正的勇敢坚强,让他在生命的最后时光,还能毫不懈怠的去完成自己的梦想,甚至承担起保护所爱之人的责任。保罗自始至终忠于自己所追寻的生命意义与价值而认真活着,他坚定的相信自己的工作有道德上的意义和价值,他坚信,活着不是要一味的躲避痛苦。 生与死谁都逃不掉,看不透,但我们有适应和处理的能力,就算无法掌控,也能因为对生与死的探寻去寻找人生的意义。保罗的遭遇令人悲伤,但他自己却不是一个悲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当呼吸化为空气的更多书评

推荐当呼吸化为空气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