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镇 芙蓉镇 8.1分

谁的革命?谁的历史?谁的生活?

白桦林

谁的革命?谁的历史?谁的生活? 我们都只是历史车轮下的一粒灰尘,被整个时代裹挟着飘零,甚至都不知道是谁在操控那辆奔腾的马车。虽然它的方向和速度决定了你的生活,但这又与你何干?因为你只是一粒灰尘! 历史唯物主义的创立者马克思说:历史是由人民创造的。但事实并不尽然,因为人民随时可以被误导,历史随意可以被改写。改成这样也许比较合适一点:世界上有百分之一的败类和百分之一的精英,其它的百分之九十八是群众,当群众跟着败类跑的时候,历史就在倒退,社会就在变坏;当群众跟着精英跑的时候,历史就在向前,社会就在变好。由于社会惯性的存在,所以实际变好变坏的发展并不是随机性的一半vs一半。今天要提及的书恰好是发生在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恰好它信奉的是历史唯物主义,更有趣的是它描述的可以用来反驳马克思自己的观点,它就是第一届矛盾文学奖作品《芙蓉镇》。 时间也是一条河,一条留在人们记忆里的河,一条生命的河。似乎是涓涓细流,悄然无声,花花亮眼。然而你晓得它是怎么穿透岩缝渗出地面来的吗?多少座石壁阻它、压它、挤它?千回百转,不回头,不停息。悬崖最是无情,把它摔下深渊,粉身碎骨,化成迷蒙的雾...

显示全文

谁的革命?谁的历史?谁的生活? 我们都只是历史车轮下的一粒灰尘,被整个时代裹挟着飘零,甚至都不知道是谁在操控那辆奔腾的马车。虽然它的方向和速度决定了你的生活,但这又与你何干?因为你只是一粒灰尘! 历史唯物主义的创立者马克思说:历史是由人民创造的。但事实并不尽然,因为人民随时可以被误导,历史随意可以被改写。改成这样也许比较合适一点:世界上有百分之一的败类和百分之一的精英,其它的百分之九十八是群众,当群众跟着败类跑的时候,历史就在倒退,社会就在变坏;当群众跟着精英跑的时候,历史就在向前,社会就在变好。由于社会惯性的存在,所以实际变好变坏的发展并不是随机性的一半vs一半。今天要提及的书恰好是发生在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恰好它信奉的是历史唯物主义,更有趣的是它描述的可以用来反驳马克思自己的观点,它就是第一届矛盾文学奖作品《芙蓉镇》。 时间也是一条河,一条留在人们记忆里的河,一条生命的河。似乎是涓涓细流,悄然无声,花花亮眼。然而你晓得它是怎么穿透岩缝渗出地面来的吗?多少座石壁阻它、压它、挤它?千回百转,不回头,不停息。悬崖最是无情,把它摔下深渊,粉身碎骨,化成迷蒙的雾。在幽深的谷底,它却重新结集,重整旗鼓,发出来反叛的吼叫,陡涨了汹涌的气势。浪涛的吼声明确的宣告,它是不可阻拦的。猕猴可以来饮水,麋鹿可以来斗殴。人们可以来走排放筏,可以筑起高山巨壁似的坝闸截堵它,可以把它化成水蒸气。这一切,都不能改变它汇流巨川大海的志向。 生活也是一条河,一条流着快乐也流着痛苦的河,一条充满凶险而又兴趣无穷的河。人人都在这条河上表演,文唱武打,红脸白脸,花头黑头。人人都显露出来自己的芳颜尊容,叫做‘亮相’。夫人揭发首长。儿子检举老子。青梅竹马、至亲朋友成了生死对头。灵魂当了妓女。道德成了淫棍。人性论、人情味属于资产阶级。群众运动,运动群众。运动群众的人自己也被运动。地球在公转和自转,岂能不动?念念不忘你死我活。权力的天地只有拳头那么大,岂能人人都活?右派不臭,左派能香?…… 故事的结尾,用县文化馆副馆长秦书田新近回到芙蓉镇来搜集民歌说的那句颇为见多识广的话:‘如今哪座大城小镇,没有几个疯子在游荡、叫喊?他们是一个可悲可叹的时代的尾音。’作为故事的备注恰到好处。因为文化大革命恰恰就是个别人以人民的名义发动的一场革命运动,足足迫害了几代人,也耽误了一个共和国最辉煌的岁月。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芙蓉镇的更多书评

推荐芙蓉镇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