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旭晖的酒月神话

Chuno
谈及留学的书多得可怕,只好选看最具国际视野的沈旭晖著作来细读。沈旭晖一来就开宗明义,《耶鲁酒月的童话—美国留学杂忆》写的是关于耶鲁而不是自己的散文:“前辈认为第一人称叙事是散文大忌,因为没有人对一名喽啰有特殊兴趣,即使这个喽啰化的社会由喽啰组成。”所以“我”只是一个视点,隐含于文中,为读者阐述美国文化、耶鲁文化,以及耶鲁人的特色。

        性开放是中国对美国一贯的看法,而耶鲁的派对的确是“三日一小脱,五日一大脱”(脱字原为宴字),甚至有学院(Saybrook)以脱艺立名,更以《我们是脱衣舞者》(We are the strippers)为学歌。当众脱衣及裸体是备受称许的行为,各校为求脱得精彩,绞尽脑汁,创办雪中裸体、裸跑一公里等盛事。这种重脱的文化不是色情,也不是艺术追求,而是“无事不可为”的锐气。这种锐气贯切在社会各方面,有女同学带着红毛巾去其他同学的宿舍“只是”洗澡,有浓眉大汉在课堂上织毛衣,有人忽然破坏东西,种种忽然都是表现了无事不可为,美其名为“随机主义”,幸好他们都是do it when it feel good,而不是do it when they feel bad。

    &nbs...
显示全文
谈及留学的书多得可怕,只好选看最具国际视野的沈旭晖著作来细读。沈旭晖一来就开宗明义,《耶鲁酒月的童话—美国留学杂忆》写的是关于耶鲁而不是自己的散文:“前辈认为第一人称叙事是散文大忌,因为没有人对一名喽啰有特殊兴趣,即使这个喽啰化的社会由喽啰组成。”所以“我”只是一个视点,隐含于文中,为读者阐述美国文化、耶鲁文化,以及耶鲁人的特色。

        性开放是中国对美国一贯的看法,而耶鲁的派对的确是“三日一小脱,五日一大脱”(脱字原为宴字),甚至有学院(Saybrook)以脱艺立名,更以《我们是脱衣舞者》(We are the strippers)为学歌。当众脱衣及裸体是备受称许的行为,各校为求脱得精彩,绞尽脑汁,创办雪中裸体、裸跑一公里等盛事。这种重脱的文化不是色情,也不是艺术追求,而是“无事不可为”的锐气。这种锐气贯切在社会各方面,有女同学带着红毛巾去其他同学的宿舍“只是”洗澡,有浓眉大汉在课堂上织毛衣,有人忽然破坏东西,种种忽然都是表现了无事不可为,美其名为“随机主义”,幸好他们都是do it when it feel good,而不是do it when they feel bad。

        耶鲁以防有负资产出现,入学第一件事是教用安全套,新生要吹涨安全套,然后把对象塞入,在场的中国学生都一面尴尬,不似外国学生那么轻松自然。第二件事是在课上教导大家避免种族歧视,结果成为大家公开发表种族歧视言论的机会。耶鲁规定学生窝居宿舍两年,而且是钦定室友,学校经常安排两极的人住在一起,一度因“囚禁”闹上法庭。而最能表现耶鲁的精神就一定是哈佛,入学礼时校长会带领师生高呼Harvard sucks!当中的s-u-c-ks更要拖长音,全学师生一起大喊,场面壮观。Harvard与 Yale 的SM情结如同牛津剑桥、北大清华、中大港大,而普林斯顿Princeton以实力见称,却不能跻身于S 与M当中,只赢得耶鲁学生T-Shirt上一小句Princeton doesn’t matter,远不及Harvard sucks。每当哈佛学者来耶鲁演讲,台下必定一片Harvard sucks,其实两校的老师关系很好,耶鲁的教授不会放过去哈佛交流的机会,这就是普林斯顿埋头苦干,仍逊于哈佛耶鲁的原因。

        美国人视勤奋为负面的生活态度是笨人所为,耶鲁亦一样。耶鲁盛行兄弟会,兄弟会雅称为野兽会,活动包括斗快把日月精华洒落Pizza,而最慢的可获得Pizza作粮食。埋头怒读以至炫耀成绩,从来都是中国人的风气。兄弟会的表表者,以豪饮见称的布殊在耶鲁300周年时说:“自己因为有耶鲁学位,就做了总统;切尼退学,就只能当副总统”,“更要祝福以C成绩毕业的学生,因为大家都可以当总统”。虽然耶鲁学生不标榜勤奋,但他们一定会去做义工,藉此认识师兄师姐,为自己铺路。沈旭晖虽然表明尽量不谈自己,当中也提到自己因中国学生身份,而被视为间谍,也提到香港人最令美国人羡慕的地方,竟然是盗版软件,连耶鲁教授亦熟知旺角的铺位分布。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耶魯酒月的童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