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解诗作,实考诗。

月落琴张

史学领域内的人物往往对文学不屑一顾,特别是对诗词不屑一顾,这是一种自命清高,大概以为诗词皆小道,或者叫诗者,文之余,词者,诗之余。文自然为上,可是作文却还不得铺排陈杂,得简洁有力、一针见血。

“史学二陈”,陈垣是史源学大家,但也即是我上面说得鄙薄诗词的人。这点看陈垣的作文方式方法或者淳淳教训后辈的话语,一见便知。

陈寅恪又不同,他对于写史作文的方式虽然也认同简洁,但他对诗却非常有眼光,也非常非常懂得诗,这可以说是因为他一方面作解诗之作,像《秦妇吟校笺》、《元白诗笺证稿》。另一面,又因为他作为一个诗人,亲自作诗,把在学术著作里无法表达的非理性情感通过诗抒发出来。

他对文学的热忱,绝对不同于一般史家。

这不仅是自少年时代开始就有的爱好,也来自于家学渊源的影响,毕竟长辈陈三立是同光体的巨匠。

最让人得到治学启发的是那些单篇论文或者《柳如是别传》,相比较而言,《证稿》可能要弱一点。

但对于陈寅恪,实在不应该以学科界限来看他,解诗著作当考证著作来看,考证著作当推理小说来看,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可,把陈寅恪的书当推理小说,是不是很新奇?

推理小说的那种一环套一...

显示全文

史学领域内的人物往往对文学不屑一顾,特别是对诗词不屑一顾,这是一种自命清高,大概以为诗词皆小道,或者叫诗者,文之余,词者,诗之余。文自然为上,可是作文却还不得铺排陈杂,得简洁有力、一针见血。

“史学二陈”,陈垣是史源学大家,但也即是我上面说得鄙薄诗词的人。这点看陈垣的作文方式方法或者淳淳教训后辈的话语,一见便知。

陈寅恪又不同,他对于写史作文的方式虽然也认同简洁,但他对诗却非常有眼光,也非常非常懂得诗,这可以说是因为他一方面作解诗之作,像《秦妇吟校笺》、《元白诗笺证稿》。另一面,又因为他作为一个诗人,亲自作诗,把在学术著作里无法表达的非理性情感通过诗抒发出来。

他对文学的热忱,绝对不同于一般史家。

这不仅是自少年时代开始就有的爱好,也来自于家学渊源的影响,毕竟长辈陈三立是同光体的巨匠。

最让人得到治学启发的是那些单篇论文或者《柳如是别传》,相比较而言,《证稿》可能要弱一点。

但对于陈寅恪,实在不应该以学科界限来看他,解诗著作当考证著作来看,考证著作当推理小说来看,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可,把陈寅恪的书当推理小说,是不是很新奇?

推理小说的那种一环套一环的逻辑圈,也是陈寅恪的一环套一环的论证方式。

推理小说的那种对蛛丝马迹的观察,也是陈寅恪对文献材料别出一格的意外解读。

推理小说很紧凑、让人烧脑,读陈寅恪文不外乎如是。

想读陈氏文读得过瘾,体会他的超大胆设想,超大胆的材料分析,是不二法门。

至于有些考证涉及中古胡语,我只知其一,却不知其二,只好略过去了。

读完《证稿》,打个基础,熟悉一下方式、语言和结构,再来读《柳如是别传》,要方便得多,如果还是觉得陈文难读,那些单篇论文就得好好琢磨了。

《柳如是别传》其实很像《通鉴胡注表微》,这里的像是指在书里都有一些作者的感情,《柳》有怀念故国的思绪,《通》有民族抵抗的意识,都是一样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元白诗笺证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