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林外史 儒林外史 9.4分

《儒林外史》之杜少卿

空气猫

杜少卿那天仙一般的哥哥杜慎卿曾很不厚道地跟旁人这么形容这个弟弟。

“赣州府的儿子是我第二十五个兄弟,他名叫做仪,号叫做少卿,只小得我两岁,也是一个秀才。我那伯父是个清官,家里还是祖宗丢下的些田地。伯父去世之后,他不上一万银子家私,他是个呆子,自己就像十几万的。纹银九七,他都认不得。又最好做大老官。听见人向他说些苦,他就大捧出来给人家用。而今你在这里帮我些时,到秋凉些,我送你些盘缠,投奔他去。包你这千把银子手到拿来。”

这杜少卿真是个呆子吗?我看是,看他尽为了旁人变卖家私、挥金如土,搞到破产,简直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呆子!但同时,又觉得这个人实在是可爱。至情至性、至善至美,颇像个真豪侠,真名士。

下面来品品书中的诸多细节。

三十三回,杜少卿花钱如流水,日子快过不下去了,卖田并房要搬去南京,书中写道:“当下收拾了行李,带着王胡子,同小厮加爵过江。王胡子在路见不是事,拐了二十两银子走了。杜少卿付之一笑,只带了加爵过江。 ”

杜少卿呆?呆。蠢?非也。这个败家子儿心里可清明着呢。可惜一视钱财如粪土二没有经济头脑,又不高兴做官,再多家产,也架不住这么豁达而不节制的...

显示全文

杜少卿那天仙一般的哥哥杜慎卿曾很不厚道地跟旁人这么形容这个弟弟。

“赣州府的儿子是我第二十五个兄弟,他名叫做仪,号叫做少卿,只小得我两岁,也是一个秀才。我那伯父是个清官,家里还是祖宗丢下的些田地。伯父去世之后,他不上一万银子家私,他是个呆子,自己就像十几万的。纹银九七,他都认不得。又最好做大老官。听见人向他说些苦,他就大捧出来给人家用。而今你在这里帮我些时,到秋凉些,我送你些盘缠,投奔他去。包你这千把银子手到拿来。”

这杜少卿真是个呆子吗?我看是,看他尽为了旁人变卖家私、挥金如土,搞到破产,简直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呆子!但同时,又觉得这个人实在是可爱。至情至性、至善至美,颇像个真豪侠,真名士。

下面来品品书中的诸多细节。

三十三回,杜少卿花钱如流水,日子快过不下去了,卖田并房要搬去南京,书中写道:“当下收拾了行李,带着王胡子,同小厮加爵过江。王胡子在路见不是事,拐了二十两银子走了。杜少卿付之一笑,只带了加爵过江。 ”

杜少卿呆?呆。蠢?非也。这个败家子儿心里可清明着呢。可惜一视钱财如粪土二没有经济头脑,又不高兴做官,再多家产,也架不住这么豁达而不节制的乐善好施啊。

等到了南京,同朋友作宴,书里又写了跟少卿第一次见面的定梨园榜的季苇萧。 “季苇萧道:“……少卿兄挥金如土,为甚么躲在家里用,不拿来这里我们大家顽顽?”杜少卿道:“我如今来了。现看定了河房,到这里来居住。”季苇萧拍手道:“妙!妙!我也寻两间河房同你做邻居,把贱内也接来同老嫂作伴。这买河房的钱,就出在你!””

杜少卿的回答真是让人一口老血梗在喉咙。这呆子特爽快:“这个自然。”

你娘子知道你这般作态,不损损你吗?

作为读者我太天真了……他娘子也是个神人。

杜少卿花光银子要搬去南京,别人劝着,他总不肯听,足足闹了半年,房子才归并了本家。而他娘子的态度一直是这样的——杜少卿一开始就想着去南京,跟娘子商议,娘子就依了……依了……了……恩,银子花光了,房子也不要了,就这么恩恩爱爱地打包了行李跟着相公去了南京。

等到了南京,二人又恩恩爱爱地去游园。书中写,“这日杜少卿大醉了,竟携着娘子的手,出了园门,一手拿着金杯,大笑着,在清凉山冈子上走了一里多路。背后三四个妇女,嘻嘻笑笑跟着。两边看的人目眩神摇,不敢仰视。 ”

我也不敢仰视好吗……

杜少卿真的穷了,连盘缠都花光了差点要拿衣服去当。结果呢,“坐轿来家。娘子接着,他就告诉娘子前日路上没有盘程的这一番笑话,娘子听了也笑。”

这种败家相公不是应该好好教育一下的吗……

家产快被相公败光了,结果这厮又不肯做官。娘子笑道:“朝廷叫你去做官,你为甚么妆病不去?”

这败家相公回:“你好呆!放着南京这样好顽的所在,留着我在家,春天秋天,同你出去看花吃酒,好不快活。为甚么要送我到京里去?假使连你也带往京里,京里又冷,你身子又弱,一阵风吹得冻死了,也不好。还是不去的妥当。”

甜言蜜语啊……好好好,行行行,你说了算,官不做也罢。

于是这一家子靠少卿卖文为活。用少卿语:“而今在这里,有山川朋友之乐,倒也住惯了。我愚弟也无甚么嗜好,夫妻们带着几个儿子,布衣蔬食,心里淡然。那从前的事,也追悔不来了。”

故此,我想说,嫁夫当嫁杜少卿啊!这人败家是败了些,可有才又护妻啊。

在那个年代,他对于夫妻便有这样的一番理论了——

季苇萧赞他——“少卿兄,你真是绝世风流。据我说,镇日同一个三十多岁的老嫂子看花饮酒,也觉得扫兴。据你的才名,又住在这样的好地方,何不娶一个标致如君,又有才情的,才子佳人,及时行乐?”

杜少卿道:“苇兄,岂不闻晏子云:‘今虽老而丑,我固及见其姣且好也。’况且娶妾的事,小弟觉得最伤天理。天下不过是这些人,一个人占了几个妇人,天下必有几个无妻之客。小弟为朝廷立法:人生须四十无子,方许娶一妾;此妾如不生子,便遣别嫁。是这等样,天下无妻子的人或者也少几个。也是培补元气之一端。”

少卿兄,果真是真名士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儒林外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儒林外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