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六记 浮生六记 8.9分

“无人与我立黄昏,无人问我粥可温”

乾亚

俞平伯曾评论《浮生六记》:“此记所录所载,妙肖不足奇,奇在全不着力而得妙肖;韶秀不足异,异在韶秀以似无物。”
而我想说,《浮生六记》,是一本真正把我看哭了的书。请看卷一《闺房记乐》:“至乾隆庚子正月二十二日花烛之夕,见瘦怯身材依然如昔,头巾既揭,相视嫣然。合卺后,并肩夜膳,余暗于案下握其腕,暖尖滑腻,胸中不觉抨抨作跳。让之食,适逢斋期,已数年矣。暗计吃斋之初,正余出痘之期,因笑调曰:“今我光鲜无恙,姊可从此开戒否?”芸笑之以目,点之以首。”
用现在的话翻译过来,我在吃饭的时候偷偷摸了一下她的手,发现她手指变细了,便滑腻了,心中不觉心痛起来,于是要她吃点肉。而她却告诉我,她已经吃斋好几年了。而我又暗暗的想,她吃斋那个时候,刚好是我出痘的时候------换句话说,因为我害了一场病,她吃了好几年的斋,为我祈福------但这并没有完,我接着说:我病已经好了,姐姐你可以开戒了!她“笑之一目,点之以首”。
“笑之一目,点之以首”。这一句话概括了多少东西呀!
她笑,为什么笑,是因为她的心事被他猜中了吗?她点,她为什么点,是因为她知道他无恙了心里暗暗舒了一口气吗?
一个女子,为一个男人,这般...
显示全文

俞平伯曾评论《浮生六记》:“此记所录所载,妙肖不足奇,奇在全不着力而得妙肖;韶秀不足异,异在韶秀以似无物。”
而我想说,《浮生六记》,是一本真正把我看哭了的书。请看卷一《闺房记乐》:“至乾隆庚子正月二十二日花烛之夕,见瘦怯身材依然如昔,头巾既揭,相视嫣然。合卺后,并肩夜膳,余暗于案下握其腕,暖尖滑腻,胸中不觉抨抨作跳。让之食,适逢斋期,已数年矣。暗计吃斋之初,正余出痘之期,因笑调曰:“今我光鲜无恙,姊可从此开戒否?”芸笑之以目,点之以首。”
用现在的话翻译过来,我在吃饭的时候偷偷摸了一下她的手,发现她手指变细了,便滑腻了,心中不觉心痛起来,于是要她吃点肉。而她却告诉我,她已经吃斋好几年了。而我又暗暗的想,她吃斋那个时候,刚好是我出痘的时候------换句话说,因为我害了一场病,她吃了好几年的斋,为我祈福------但这并没有完,我接着说:我病已经好了,姐姐你可以开戒了!她“笑之一目,点之以首”。
“笑之一目,点之以首”。这一句话概括了多少东西呀!
她笑,为什么笑,是因为她的心事被他猜中了吗?她点,她为什么点,是因为她知道他无恙了心里暗暗舒了一口气吗?
一个女子,为一个男人,这般——不是小说,是确确实实的生活。瞬间,我已经热泪盈眶。
再看《坎坷记愁》芸死这一段:余欲延医诊治,芸阻曰;“妾病始因弟亡母丧,悲痛过甚,继为情感,后由忿激,而平素又多过虑,满望努力做一好媳妇,而不能得,以至头眩、怔忡诸症毕备,所谓病人膏盲,良医束手,请勿为无益之费。忆妾唱随二十三中,蒙君错爱,百凡体恤,不以顽劣见弃,知己如君,得婿如此,妾已此生无憾!若布衣暖,菜饭饱,一室雍雍,优游泉石,如沧浪亭、萧爽楼之处境,真成烟火神仙矣。神仙几世才能修到,我辈何人,敢望神仙耶?强而求之,致干造物之忌,即有情魔之扰。总因君太多情,妾生薄命耳!”因又呜咽而言曰:“人生百年,终归一死。今中道相离,忽焉长别,不能终奉箕帚、目睹逢森娶妇,此心实觉耿耿。”言已,泪落如豆。余勉强慰之曰:“卿病八年,恹恹欲绝者屡矣,今何忽作断肠语耶?”芸曰:“连日梦我父母放舟来接,闭目即飘然上下,如行云雾中,殆魂离而躯壳存乎?”余曰:“此神不收舍,服以补剂,静心调养,自能安痊。”芸又唏嘘曰:“妾若稍有生机—线,断不敢惊君听闻。今冥路已近,苟再不言,言无日矣.君之不得亲心,流离颠沛,皆由妾故,妾死则亲心自可挽回,君亦可免牵挂。堂上春秋高矣,妾死,君宜早归。如无力携妾骸骨归,不妨暂居于此,待君将来可耳。愿君另续德容兼备者,以奉双亲,抚我遗子,妾亦瞑目矣。”言至此,痛肠欲裂,不觉惨然大恸。余曰:“卿果中道相舍,断无再续之理,况‘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耳。”芸乃执余手而更欲有言,仅断续叠言“来世”二宇,忽发喘口噤,两目瞪视,千呼万唤已不能言。痛泪两行,涔涔流溢.既而喘沥微,泪渐干,一灵缥缈,竟尔长逝!时嘉庆癸亥三月三十日也。当是时,孤灯一盏,举目无亲,两手空拳,寸心欲碎。绵绵此恨,曷其有极!
可说芸的将死之言,全是替沈复考虑,而沈复只能:孤灯一盏,举目无亲,两手空拳,寸心欲碎------

“无人与我立黄昏,无人问我粥可温!”
我是先看到这句话,再读的《浮生六记》的,尽管这句话最终证明,不是出自《浮生六记》。
我总是想着这样的环境:黄昏的时候,我一个人站在山头,望着天边的云霞,像一匹孤独的狼------后来读了这个句子,这个画面更是不停的重复。《麦田的守望者》里面有这样一句话:我将来要当一名麦田里的守望者。有那么一群孩子在一大块麦田里玩。几千几万的小孩子,附近没有一个大人,我是说—除了我。我呢。就在那混帐的悬崖边。我的职务就是在那守望。要是有哪个孩子往悬崖边来,我就把他捉住—我是说孩子们都是在狂奔,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往哪儿跑。我得从什么地方出来,把他们捉住。我整天就干这样的事,我只想做个麦田里的守望者。然后,这个重复的画面又添加了一句话:附近没有一个人,我是说除了我------
而实际上,沈从文在《边城》里,也给翠翠安排了这样一个场景:黄昏来时翠翠坐在家中屋后白塔下,看天空为夕阳烘成桃花色的薄云。翠翠那时候是不孤独的,那时候翠翠只是傻傻的想,万一哪一天爷爷不见了呢?后来爷爷真的不见了,翠翠却还是坐在屋后的白塔下,看天空为夕阳烘成桃花色的薄云------那时候她孤独了,却没有人可以言说。
“立黄昏”,其实挺不明白的,为什么一轮太阳,在一天的十二个小时内,会有这么多的变化。一片天空,为什么在一天的二十四个小时内,变化无尽的云霞。而人的一生,本是许许多多的平凡,却生出许许多多悲欢离合。爱过,失去,却不会又忘记。
巴金在写《怀恋萧珊》的时候,据说是边写边哭。我没有到那种境界,但是,有时候也想,沈复写《浮生六记》,边写边回忆这些往事的时候,是不是也会写一段,哭一段------我们应该知道,他写的不是故事,而是自己的生活。芸死的时候沈复写到:当是时,孤灯一盏,举目无亲,两手空拳,寸心欲碎。也许他写《浮生六记》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浮生六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浮生六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