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转载自公众号“荆棘鸟”,作者:Samidare)

Minervaの鸮

长久以来,民主一直是一个常常被讨论的话题。在马克思主义的领域之中,很少有专门讨论民主的著作。卢卡奇的《民主化进程》就是少数讨论这一话题的著作。在这里将简要地讨概述一下这部著作的核心思想。

一、民主的历史基础 在现在的多数人眼中,民主仿佛一种永恒的范畴一种自然主义的规定,与西方文明的发展绑定在一起。甚至有人试图论证民主乃西方文明与生俱来的特点。 这种非历史的观点,创造出一种对民主的拜物教,使民主这种历史现象神秘化。“在这些问题上,人们常常把民主说成是一种固定的状况,而忽略了在当代条件的结构中应把民主看作能动的发展过程。”卢卡奇在对民主进行考察之时将民主放在了历史的社会经济之上进行考察。以往的各个精英往往可以对民主进行细致地考察,但一遇到民主的兴衰这些问题时,他们就陷入了困境。 古希腊的民主是建立在只有一定私产的相对平等的公社成员(公民)所有之上,当这种私产制度遭到破坏,公社—氏族与财产所有的联系遭到瓦解,民主也走向衰落。 近现代的民主的民主概念,看似是一种理想化的概念,可是这一种理想化的概念却是由社会经济条件决定的。正如马克思所说:“平等和自由不仅在以交换价值为基础的交换中得...

显示全文

长久以来,民主一直是一个常常被讨论的话题。在马克思主义的领域之中,很少有专门讨论民主的著作。卢卡奇的《民主化进程》就是少数讨论这一话题的著作。在这里将简要地讨概述一下这部著作的核心思想。

一、民主的历史基础 在现在的多数人眼中,民主仿佛一种永恒的范畴一种自然主义的规定,与西方文明的发展绑定在一起。甚至有人试图论证民主乃西方文明与生俱来的特点。 这种非历史的观点,创造出一种对民主的拜物教,使民主这种历史现象神秘化。“在这些问题上,人们常常把民主说成是一种固定的状况,而忽略了在当代条件的结构中应把民主看作能动的发展过程。”卢卡奇在对民主进行考察之时将民主放在了历史的社会经济之上进行考察。以往的各个精英往往可以对民主进行细致地考察,但一遇到民主的兴衰这些问题时,他们就陷入了困境。 古希腊的民主是建立在只有一定私产的相对平等的公社成员(公民)所有之上,当这种私产制度遭到破坏,公社—氏族与财产所有的联系遭到瓦解,民主也走向衰落。 近现代的民主的民主概念,看似是一种理想化的概念,可是这一种理想化的概念却是由社会经济条件决定的。正如马克思所说:“平等和自由不仅在以交换价值为基础的交换中得到尊重,而且交换价值的交换是一切平等和自由的生产的现实的基础。”在欧洲近代的历史变革之中,等级的枷锁被资本主义的浪潮打碎。社会生活中的个人不再是等级制度之下的个人,而是处在充斥着各种交换的新社会的个人——在资本主义革命式的作用之下,个人从“等级”的枷锁之中解放出来了。而中世纪那种分散的、与自然联系更为紧密的个人,也被资本主义之下高度社会化的个人代替了。在这样基础之上,在多次“全民参与”的革命推动之下,资本主义的民主得到了确立。 二、民主与人类解放 卢卡奇认为,在历史的眼光之下,不存在一种名为“民主”的固定状况,而是存在一个民主化的进程(这也是此书书名之由来)。这样的民主化进程,在卢氏眼中,民主不完全是资产阶级社会之中一种上层建筑式的观念,而是社会世界自身进步的一种活动因素,而这种活动因素建立在一种人类解放的基础之上。 在《1844手稿》之中,深受费尔巴哈人本主义哲学影响的青年马克思从异化劳动的角度分析了资本主义社会里的弊病——人与自己的产品异化、与劳动这一活动异化、与人的类本质异化、人与人异化。在此基础之上,马克思认为共产主义是对这种人的异化状态的扬弃。 早期马克思的一系列著作,对卢卡奇产生了巨大影响。前文已经指出,卢卡奇将民主背后的逻辑建立在了人类解放的基础之上,这样的“人道主义”无疑很大地受到了早年马克思的影响。他吸收了马克思的这些思想,因此,他才会将民主定义为社会世界自身进步的一种因素。 在卢卡奇眼中,社会过程是主观与客观力量综合作用的结果。人的主观的力量——劳动,是一种带有目的论色彩的力量;而自然的客观的力量,是一种“机械”的力量。人通过实践改造社会与自然,而社会与自然的变化又使人自身发生改变。在这一过程中,自然的“因果性”因素不断消退,而具有人类能动性的目的论因素则逐渐占据了统治地位。通过这种实践,人达成了主观与客观的统一。 在资本主义世界之中,这些客观的力量表现为一种不受人控制的异己力量。“资本主义的社会结构是缺乏自觉的合目的性的方向的,并完全受经济规律支配。”在这种必然王国之中,人的自主性完全臣服于经济规律的决定性与必然性。资本主义虽然使人走向了高度的社会化,它使人走向高度的联系,但同时又创造个人与个人的分离。在这样的社会之中,个人的个性走向分裂,日常生活中的个人与政治中理想化、抽象化的公民相对立,各个个人走向原子化,“人与人的关系像狼一样”(霍布斯)。这就是现代资本主义民主的状况。近几年西方的一系列民主投票证明了这一点,社会成员对公共政治的普遍漠视正是这种公民与市民两面的分裂的结果。 社会主义则异于资本主义。卢卡奇认为社会主义就是通过人的意识或社会自我规定来掌握控制人类的进化,即是从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的飞跃。这种飞越,将超越必然的经济规律的统治,将整个人类社会置于人的目的论的控制之下。这种目的论“必须被理解为人对与社会发展的类的自我规定的一种主观意识。在这里,卢卡奇大力反对经济决定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不单纯是物质的极大丰富,社会主义的正统性不应当建立在生产力的高度发展之上(斯大林主义的言辞)。“社会主义建立在一种经济基础之上,但经济并不形成整个社会主义的背景。”在社会主义中,经济不再是一种完全独立于人的客观规律,人的主观的目的性要求将经济置于自己控制之下。“经济,作为将要变成的基础,必须受人的指导的设计。客观的事物必须被人的智力建构,这样才能创造那些社会条件,使得人有能力形成与他的同伴的合作关系。客观事物必定反作用于人,所以人变得能够让他们自己实现为真正的类存在。”在社会主义社会中,主观战胜客观,自由战胜必然,劳动能力不再被资本家用来创造剩余价值,劳动不再是异化的,劳动实现了人格化。但是为了保证这种人格化,不仅需要一种高度发达、社会化的生产力,同时也需要一种来自外部力量,“引自一种外在于参与者的来源”,这种人格化,必须由“政治与主观范畴联合发起”——社会主义的民主将这样的人格化带入了经济领域,这也使这种民主从本质上异于建立在私有制之上的资本主义民主。在这样的社会主义之中,民主将超越资产阶级社会公民-个人的二元划分,并建立在日常生活与政治生活的统一之上。 三、如何来解决社会主义的困境? 卢卡奇创作者本书时正处于东欧各国的改革时期,尤其是捷克进行了布拉格春之改革。在过去的历史时期中,东欧各国均发生大大小小的对抗斯大林主义的事件——无论是改革、抗议游行还是革命(卢卡奇本人就是那次革命的亲历者)——该如何对待斯大林主义成了东欧政治生活重要议题。斯大林主义一方面使这些国家有了自己的工业体系,但是却带来畸形的经济结构,压抑的官僚体制与文化氛围。该怎么对待斯大林主义? 与托洛茨基等人不同,卢卡奇并没将斯大林主义作为与社会主义异质的事物,而将斯大林主义看作社会主义条件之下出现的一种异化。斯大林主义建立在俄国革命的“非经典性”之上,斯大林在其任期完成了工业建设,客服俄国的非经典性,成功地抑制了纳粹在欧洲的扩张,并结束了美帝的核垄断,防止了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发生。 虽然斯大林体制取得了这样的成就,但是却背离了马克思-列宁的原则,它没有克服人的异化,没有真正的民主,它拥有一个高度官僚化的国家机器,这已经阻碍了社会主义在世界范围内的发展。“(斯大林所建设的)经济基础完成之后,必须要自觉嵌入社会主义特殊的质”。斯大林体制在建立了一个较为发达的经济体之后,斯大林所创造的这一体制,已经适应不了它自身所创造的社会经济秩序,因此必须寻求新的解决途径。 寻求西方式的民主?这只会使日常生活中的人与政治的人走向对立,卢卡奇对此的回答是:“不!永远不!”在他眼中,采用资本主义的方法无疑是一种倒退。他举出了希腊的例子,认为用资产阶级的方法来解决斯大林主义的危机无疑会导致一种希腊式的结局。 苏共二十大虽然批评了斯大林主义,但是对斯大林主义的这种批评仅仅是表面上的,并没有切入斯大林体制的核心。 接下来该怎么办呢?卢卡奇给出的答案是:回到列宁的方法。卢卡奇指出了斯大林的方法的错误之处,斯大林主义的存在是社会主义领域中社会主义民主化的最大障碍。而列宁并不像斯大林那样,列宁没有屈服于“第二自然”的必然性,列宁最大可能地坚持了客观必然性与人的自觉能动性的统一。“自马克思以后,是列宁第一次严肃地提出了主观因素在革命中的意义问题。”卢卡奇如此评价列宁。卢卡奇高度赞扬了列宁在《国家与革命》中提出的“习惯化”思想。列宁 在此书中写到:“人们既然摆脱了资本主义奴隶制度……也就会逐渐习惯于遵守数百年以来人们就知道、数千年来在一切处世格言上反复提到的、起码的公共生活规则,自动地遵守这些规则,而不需要暴力,不需要强制,不需要服从,不需要所谓国家这种强制的特殊机构。”在卢卡奇看来这种“习惯化”,是一种社会目的论的过程,可以提高人们对社会进行自觉控制能力,是社会主义民主的彻底化。同时,在卢卡奇看来,恢复革命时代的那种苏维埃是没有希望的,在东欧各个斯大林主义国家隐蔽的、涉及社会公共政治生活的隐蔽世界中的公共意见,是这些国家实现社会主义民主化的契机,它具有动员社会的能力。最后则要以此恢复党内的民主,在卢卡奇看来,党内民主也是列宁留下宝贵思想之一。“在秘密工作的条件下,彻底实行党内民主化是不可能的,在这种条件下……我们布尔什维克一向承认,在新的条件下,在向政治自由过渡的情况下,必须转而采用选举原则。”列宁在局势变化之时如此谈及党内的民主化。卢卡奇继承了列宁的这种思想,同时也坚持了自己早年的部分思想,认为仍有必要保持列宁主义的党,这个党不仅仍然带有“先锋队”的性质,而且必须有充分的党内民主(不同于斯大林式的官僚主义政党)。在这样的基础之上才能恢复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传统。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民主化的进程的更多书评

推荐民主化的进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