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界与僭越——当代艺术之争

南樓
现代艺术到当代艺术的演变显然不仅仅是一个时间概念,尽管仍然很难给出一个确切的当代艺术的概念——就像所有的艺术概念的或艺术风格的界定一样——给出定义(边界)之时也给出了言所不及。现代艺术对僭越的迷恋,我们可以在它的另一表述——前卫艺术那里找到佐证,而当代艺术所面对的更为开放和包容的语境,这使得其边界不断而且迅速的扩张从而消弭了僭越。现代艺术中与越界的关联在当代艺术中不再具备有效性,一种叙述的终结亦是一种艺术创作方式的终结,然而,并不是艺术结束。从哲学上看,艺术侵入哲学,艺术本身就是观念;从艺术对象的角度看,生活侵入艺术,艺术品的消失是一种趋势;在美学立场上,分析哲学更注重超越的趣味判断的感性通感,是一种知性认识。当代艺术的边界不再超越现实的边界,所有艺术问题只是现实内部的艺术自身的超越问题。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当代艺术之争的更多书评

推荐当代艺术之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