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简史 人类简史 9.1分

本书简说

狗打墙

班上有位同学在读尤瓦尔·赫拉利的《未来简史》,我一惊,便觉阅读《人类简史》的计划不能再被搁置了,隔天便去了西西弗。

北大的历史学教授为此书写的推荐语中有句话很精准地描写了《人类简史》之所以大获成功的原因:“吸引力主要来自作者才思的旷达敏捷,还有译者文笔的生动晓畅。而书中屡屡提及中国的相关史实,也能让人感到一种说不出的亲切,好像自己也融入其中,读来欲罢不能。” 任何书或其他文艺作品,只要能吸引人,让读(观)者身临其境、感同身受,都会不可避免地成为上作,而尤瓦尔·赫拉利绝对有这样的魔法。

其实看书的题目就知道这本书的主要内容,历史学的东西我们从小到大可以说接触的不少,从人类的起源到现代科技发展以及人类未来即将面临的考验,我们都了解过,但像尤瓦尔这样以一种新奇的价值观和从哲学的角度剖析历史的方式还是头一次。

本书一共分为四个大部分:认知革命、农业革命、人类的融合统一、科学革命。

第一部分:认知革命。

作者用极其简单的语言迅速地带过了物质是怎么产生的。比如“物质和能量出现,物理学的开始;原子和分子的出现,化学的开始,地球形成,有机生物形成,生物学的开始...

显示全文

班上有位同学在读尤瓦尔·赫拉利的《未来简史》,我一惊,便觉阅读《人类简史》的计划不能再被搁置了,隔天便去了西西弗。

北大的历史学教授为此书写的推荐语中有句话很精准地描写了《人类简史》之所以大获成功的原因:“吸引力主要来自作者才思的旷达敏捷,还有译者文笔的生动晓畅。而书中屡屡提及中国的相关史实,也能让人感到一种说不出的亲切,好像自己也融入其中,读来欲罢不能。” 任何书或其他文艺作品,只要能吸引人,让读(观)者身临其境、感同身受,都会不可避免地成为上作,而尤瓦尔·赫拉利绝对有这样的魔法。

其实看书的题目就知道这本书的主要内容,历史学的东西我们从小到大可以说接触的不少,从人类的起源到现代科技发展以及人类未来即将面临的考验,我们都了解过,但像尤瓦尔这样以一种新奇的价值观和从哲学的角度剖析历史的方式还是头一次。

本书一共分为四个大部分:认知革命、农业革命、人类的融合统一、科学革命。

第一部分:认知革命。

作者用极其简单的语言迅速地带过了物质是怎么产生的。比如“物质和能量出现,物理学的开始;原子和分子的出现,化学的开始,地球形成,有机生物形成,生物学的开始。” 一直到600万年前,出现了人类黑猩猩的祖先,作者正式开始进入揭露智人,也就是我们,的“家族秘史”。

大约5万年前,地球上的人类不止智人一种,除了我们这样的智人之外,还有尼安德特人、丹尼索瓦人和梭罗人,这些人种分散在世界各地,过着狩猎、觅食、与野兽搏斗、把大地垫背的生活,相互没有往来,直到我们智人打破了这个常规。几万年之后,除了智人之外的人种全部消失了,智人成了人类种类中的唯一。

究竟智人胜出的秘诀是什么?为什么我们能如此迅速抵达各个遥远而生态各异的栖息地,而且落地生根?我们是怎么将其他人类物种赶出世界的?为什么就连强壮、脑部发达、不怕寒冷的尼安德特人也无法阻挡智人的屠杀?答案是因为智人拥有语言,智人学会了思考,拥有了最初的认知能力,在7~3万年前,智人这种新出现的交谈和思考的能力,就被称为“认知革命”。我们现在生活在地球上的每一个人,都是当时那些智人的后裔。

有些环保人士声称我们的祖先总是和自然和谐相处,但可别真的这么相信。早在工业革命之前,智人就是造成最多动植物绝种的元凶。人类可以说坐上了生物学有史以来最致命物种的宝座。就拿澳大利亚巨型动物群的灭绝为例,大约4万5千年前,居住在印度尼西亚群岛的智人发展出了第一个能够航海的人类社会,他们通过船只抵达了从未有人涉足过的澳大利亚,就在智人登陆的几千年之后,在澳大利亚的24种体重在50公斤以上的动物中,有23种都惨遭灭绝,其中包括袋狮、双门齿兽、还有许多其他有袋动物,这些动物活过了至少十次的冰河期(平均每十万年一次),却因为人类的出现在短短几千年之间便消逝殆尽。之后,人类的足迹踏上了美洲,而来到美洲的智人绝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他们造成了血流成河的景象,长毛象、剑齿虎、地懒、巨型狮、巨狐猴…… 全部都惨遭生态浩劫。

对全世界所有的大型动物来说,这场人类洪水的唯一幸存者可能只有人类自己,还有其他登上诺亚方舟但只作为人类盘中佳肴的家禽家畜。

第二部分:农业革命

尤瓦尔称这场革命为“史上最大的骗局”,大约在1万年前,人类开始操纵着动植物的生命,但这种说法真的正确吗?到底是智人操纵着动植物的命运,还是动植物在操纵人的命运?一万年前,小麦也不过就是众多叶草中的一种,只出现在中东一个很小的地区,但就在短短1000年内,小麦突然就传遍了世界各地,究竟这种野草是怎么从无足轻重变成了无所不在?智人这种猿类,本来靠着狩猎和采集过着颇为舒适的生活,随着最后一个冰河时代的结束,全球气温变暖,人类的小麦使用量开始增加,人类暂时放下了之前的生活模式,种起了小麦、水稻,筑起了农村,拥有了自己的田地。你可能觉得生活在农村,吃着稻谷做的食物,比生活在部落,去大自然里与大型动物搏斗、捕猎安全许多,但事实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自从人类住进了农村,拥有了固定的田地,新生儿的死亡率以及患病率就急剧上升,之前在外捕猎的狩猎采集者虽然置身于险恶的大自然,但他们的食物非常具有多样性,就算没有存粮,到了荒年也不担心饿死,因为他们可以去吃森林里的浆果和其他古怪的植物。没有农田的狩猎采集者在遇到他族人的入侵时可以采取搬家的方式,但拥有农田的智人在遇到外族人的入侵时绝对不舍得放弃自己好不容易耕种出来的农田,于是两个族群的人必有死伤。另外,永久居住地是疾病的温床,智人在农业革命以后的疾病爆发率可以说是在他们当狩猎采集者时的几十倍。

这是一个关于奢侈生活陷阱的故事,人类一心想要追求轻松的生活,于是释放出一股巨大的力量,改变了世界的面貌,并没有人在背后蓄意操纵农业革命的发生,一开始人们也只是想吃饱一点、生活安全一点,但最后累积起的效应,就是让远古的采集者开始花上整天的时间,在烈日下挑水务农。

另,一头在现代化畜牧场里的小牛,小牛出生后立即与母亲分开,关在一个不比身体大多少的笼子里,小牛得在这里度过一辈子,但它的一辈子平均也只有大约四个月。它这一辈子都不会离开笼子,从没有机会和其他小牛接触,甚至连走路的机会也会被剥夺,这一切都是为了避免它的肌肉因运动而变硬,肌肉越柔软,牛排就越鲜嫩多汁。于是,这只小牛第一次有机会走路、伸展筋骨、遇见其他小牛的时候,就是在前往屠宰场的路上。我们从农业革命里学到的最重要的一课,就是物种演化上的成功并不代表个体的幸福。

第三部分:人类的融合统一

人类的文化一直流动不休,那么这种流动有个整体模式吗?答案是肯定的。几千年来,我们看到规模小而简单的各种文化逐渐融入较大、较复杂的文明中,于是世界上的大型文化数量逐渐减少,但规模和复杂程度却远胜昨日。观察历史的方向,重点在于观察它的高度,作者建议我们用一种“间谍卫星”的高度来观察历史的方向,这种高度让我们一目了然,直到历史趋势其实就是分久必合。

在过去的3000年间,人类有越来越多的雄心勃勃的计划,想要实现“世界一家”的概念,要谈这个概念,就不得不说说货币、帝国和全球宗教是如何传播,又是如何建立起全球一家的基础的。

曾经在许多地方、许多时间点,人类都曾发明过金钱的概念,这需要的不是什么科技上的突破,而是想法上的革新。可以说是人们又创造了另一个人存在于主体间的概念,只存在于人们共同的想象之中。不管是远古人们用来交易的贝壳还是现在通行全球的美元,它们的价值都只存在于我们的共同想象之中,光是它们的化学结构、颜色或是形状,并无法直接带来价值,换句话说,金钱并不是物质上的现实,而只是心理现象。金钱是有史以来最普遍也只有效的互信系统。在这种信任的背后,有着非常复杂而长期的政治、社会和经济网络。为什么我会相信贝壳、金币、美元?原因就在于:我的邻居们都相信。正因为我的邻居们都相信,所以我也信。而我们都相信的原因在于我们的国王也信,要求我们用这些东西来缴税。拿一张一美元的钞票仔细看看,你会发现这只是一张的色彩丰富的纸:一面有美国财政部长的签名,另一面则写着“In God We Trust”,正是因为“信任”这件事如此关键,我们就可以知道为什么金融危机往往是有政治发展引发。说到人类的统一,绝不只是纯粹的经济过程,虽然黄金和白银影响深远,但也别低估了刀剑的力量。

第四部分:科学革命

将人类带到阿拉莫戈多和月球的这段历史进程,被称为“科学革命”,至少在认知革命之后,人类就很希望能了解这个世界。我们的祖先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希望能找出支配自然界的法则,然而,现代科学与先前的知识体系有三大不同之处:1. 愿意承认自己的无知;2. 以观察和数学为中心;3. 取得新能力。

在中世纪的欧洲,教育的核心是逻辑、语法、修辞,数学教育通常只限于简单的几何和算数,而到了今天,修辞学乏人问津,逻辑只剩下哲学系继续捧场,神学只剩神学院的大力支持。越来越多的人有兴趣或者被迫学习数学,而数学这个学科也逐渐走向了“精确数学”的领域。

科学研究一定得和某些宗教或意识形态联系,才有可能蓬勃发展,意识形态能够让研究所耗的成本合理化,而代价就是意识形态能够影响科学的发展。比如20世纪40年代,美国和苏联都投入了大量的资金研究核物理,而很少涉足水下考古,因为核物理有助于发展核武器,而水下考古对于赢得战争大概没什么帮助。因此,如果想知道人类究竟是怎样做出核弹,怎样登上月球,我们还必须考虑到当时的思想、政治和经济的力量,其中有两股力量特别值得关注: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

为了预测金星凌日,英国皇家学会派了一支由库克船长带领的小分队航海到了西南的太平洋。这躺远征带回了数量惊人的天文学、地理学、气象学、植物学、动物学和人类学的资料,但同时,库克这场远征也奠定了英国占领西南太平洋的基础,征服了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和新西兰,对于澳大利亚的原住民和新西兰的毛利人来说,库克远征队带来的是几近毁灭的灾难,至今还未复原。在面对这样残暴的行为时,我们也不禁产生疑问,为什么是英国?或者说,为什么是欧洲?欧洲原本就只是一个处在地球角落,气候恶劣的地方,他们究竟怎么一跃而出、征服世界的?这要靠他们的科学家,以及他们军事、工业和科学领域的交叉合作模式。为什么这种军—工—学复合模式只能在欧洲开花结果,而在印度无声无息?为什么在英国突飞猛进之后,法国、德国、美国可以立刻起身奋起直追,但中国却欲振乏力?毕竟第一次工业化的科技相对而言并不复杂,难道对于中国和奥斯曼土耳其来说,要设计蒸汽机、制作枪炮、铺条铁路就那么难吗?其实东方国家缺少的并不是是制作蒸汽机的科技,他们缺少的是西方的价值观、故事、司法系统和社会政治结构。

在过去的500年间里,我们见证了一连串令人惊叹的革命。地球在生态和历史上都整合成一个单一的领域。经济呈现指数增长,今日人类所享有的财富在过去只有可能出现在童话里。而科学和工业革命也带给我们超人类的力量,以及几乎可以说无限的能源。不仅社会秩序完全改变,政治、日常生活和人类心理也彻底改观。只不过,我们真的更快乐了吗?

本书一开始,遇到我们是从物理学走向化学、走向生物学,然后走向历史学。而无论是物理作用、化学反应,或者是生物的自然选择,都对智人和其他生物一视同仁。然而,在21世纪曙光之乍现时,情况已经有所改变:智人开始打破界限,打破自然的法则,智慧设计开始取代自然法则。目前为止,有三种方式可能让智慧设计取代自然法则,那就是生物工程、仿生工程和无机生命工程。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人类简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类简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