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水微澜 死水微澜 8.4分

不知道怎么起题目也不是书评

然后是只大蟋蟀
严格说来,这并不算一篇读书笔记。
来川师之前,我对李劼人先生一无所知,甚至连“劼”的读音都不知道。在图书馆找《死水微澜》也是抱着“毕竟是名人”、“距离又这么近”的心思。其实忘却李劼人先生的又何止我呢?拼音输入法可以准确地输出“鲁迅”“巴金”,却也输出不了连续的“李劼人”三个字。
图书馆里的《死水微澜》已经是破旧得不成样子,散发着淡淡地霉味。翻开来粗略看了看,许多的词和现代大不一样,“热心”的某君在某些页上划去了“别字”,添上了“正确”的现代汉语,蓝色的圆珠笔字清晰地印在黄色的书页上,实在是影响观感。实际上别字才有味道,别字在过去的某段时间不一定是错字,它反而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当时的社会状况。再说读音,无论你怎样靠近规范,你还是会败给国家语委。
小说的开头以“至今四十多年了,这幅画景依然清清楚楚地摆在脑际”开头,实际上这让我想到了《百年孤独》的开篇——多年以后,奥雷连诺上校站在行刑队面前,准会想起父亲带他去参观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其实《死水微澜》和《百年孤独》也确实有相似之处,譬如都有地方特色,都有新事物的冲击。当然,这是最浅层的相似了。正如余华先生讲的那样——“如同殊途同归...
显示全文
严格说来,这并不算一篇读书笔记。
来川师之前,我对李劼人先生一无所知,甚至连“劼”的读音都不知道。在图书馆找《死水微澜》也是抱着“毕竟是名人”、“距离又这么近”的心思。其实忘却李劼人先生的又何止我呢?拼音输入法可以准确地输出“鲁迅”“巴金”,却也输出不了连续的“李劼人”三个字。
图书馆里的《死水微澜》已经是破旧得不成样子,散发着淡淡地霉味。翻开来粗略看了看,许多的词和现代大不一样,“热心”的某君在某些页上划去了“别字”,添上了“正确”的现代汉语,蓝色的圆珠笔字清晰地印在黄色的书页上,实在是影响观感。实际上别字才有味道,别字在过去的某段时间不一定是错字,它反而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当时的社会状况。再说读音,无论你怎样靠近规范,你还是会败给国家语委。
小说的开头以“至今四十多年了,这幅画景依然清清楚楚地摆在脑际”开头,实际上这让我想到了《百年孤独》的开篇——多年以后,奥雷连诺上校站在行刑队面前,准会想起父亲带他去参观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其实《死水微澜》和《百年孤独》也确实有相似之处,譬如都有地方特色,都有新事物的冲击。当然,这是最浅层的相似了。正如余华先生讲的那样——“如同殊途同归,伟大的作家都以自己独特的姿态走上了自己独特的文学道路,然后汇集到了爱与恨、生与死、战争与和平等等这些人类共同的主题之上。”这种联系说是牵强的,因为《百年孤独》真是我读过最伟大的作品了,上次读的时候心揪生疼,以至于现在根本不敢再度翻开。如果面对莫言、余华的作品呢?面对别人的历史、别人的痛苦尚且不敢,又怎么敢直面本国?
小说最精彩最有价值的,我认为是对四川方言的如实记录,四川话的味道是普通话无法替代的。譬如“声气”之于“声音”,“老子”之于“父亲”,如果是将这些词替换为后者,其语言效果真会大打折扣。还有一些直接由音而字的词语,如“伸抖”、“苕气”,若是单单只用眼睛看,是决计看不出什么名堂的,非得由字而音——用四川的普通话读音读一读,其意味立马就显现出来。
四川方言却是一直在发展的,本来神秘的哥老会的术语也是随着时间发展慢慢融入到了普通的四川话之中。“搭手”“栽了”“乘住”如今已经是普遍化了,甚至有的已经传出了四川,却是找不到对暗语的感觉。
《死水微澜》中对于景物的描写从不吝惜笔墨。单看对于兴顺号、青羊宫的描写便可见一斑。时至今日,兴顺号自然不存在了。上次路过青羊宫,特意进去看了看,里面的陈设竟是百年未变。劼人先生的描写其实就是一副导游图,还带着百年前的解说词。想来兴顺号也必然有其原型。
洋务运动已经接近尾声,然而大户却仍然以为留声机里面装着小人国的人,西医治病救人,却被所救者怀疑是来盗宝,药引是所谓的小儿肢体,以至酿成所谓的“成都教案”。说到西医,仁济医院的启尔德还写过《民国四川话英语教科书》,读来颇有趣味。启尔德先生与华西医院颇有渊源,如今华西医院已经是全国排名前列,谁能想到当年的“成都教案”那等腥风血雨?医闹却是仍旧存在,但已经掀不起波澜。
《死水微澜》的电视剧有两部,1987版由张国庆主演,拍出了原著的感觉。哦,除了女主角实在不适合邓幺姑的容貌设定。配音有两种,普通话与四川话,四川话在左耳普通话在右耳,看剧真是要“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才行。2008年版的,除了女主符合容貌设定外实在是乏善可陈,甚至丢了原著的精髓——四川话。
市井小民的生活,从来是被正史遗忘,便是诸多文豪的作品,也多集中于振聋发聩的警世恒言。后面不知道怎么结尾了hhh。。。

后记:从川师北门出去,便是劼人路,沿着劼人路走,在其左边的一条不起眼小径斜插进去便是李劼人故居。故居名唤“菱窠”,菱窠院内很安静,只有一个游客。无论是左边的书画展,还是中间的主楼,都是空荡荡的。主楼二楼的藏书室,塞进的是古今混杂的作品。想来应当是藏书都捐了,现在里面是随便在市场上买的杂书充的数。不过放些诸如《激荡人生:一起走过三十年》之类,还是过分了。书柜的门缝已有蜘蛛网。李劼人生平事迹展的大门上有一副对联,“文如其人先生才算真善美,言必有物后学免操假大空”,流沙河题的,写《理想》那位。出门,菱窠的“菱”(菱角堰)已不见踪影,门前不远正在施工,应当是要建别墅之类。离开时,幽深草丛里窜出一只花花绿绿的蜥蜴。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死水微澜的更多书评

推荐死水微澜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