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精、白莲花和在看着你的老大哥

江南逢
这本书最有趣的地方,在于把茶叶和鸦片这两种商品放在成瘾性消费品的角度,从经济全球化进程来看十九世纪的中国,并且呼吁对中国这一段近代史,抱有“同情之理解”。

这两种成瘾性消费品放在一起比较,读者自然会带着一些迷思和期待读下去。为何两种消费品都具备成瘾性,都经历了从进口到自行种植的阶段,而鸦片给近代中国带来的伤害,似乎远远大于茶叶给英国或西欧带来的伤害?是不是因为喝茶是高尚优美,无伤大雅的嗜好,而吸食鸦片是低贱猥琐,祸国殃民的恶习?(我也没有吸过鸦片,但我知道一天不喝咖啡就会哈欠连天没有精神做事形容猥琐)

二三两章所占篇幅最大,分别在前人研究基础上讨论19世纪中国的茶叶贸易和鸦片贸易。十九世纪以前的中国茶叶贸易主要是为了满足国内市场的需要,清中期开始,茶叶市场发生根本变化,国外市场日益重要,茶叶出口日益受制于国际茶叶市场,作者分别概述了出口英、美、俄三国的茶叶贸易情况,指1870年代以来茶叶出口逐渐由盛转衰,除了分散经营缺乏近代化管理手段等适用于大多数贸易的不利条件之外,印度和锡兰种植的茶叶逐渐取代从中国进口的茶叶,成为英国市场上的主流,是主要原因。鸦片贸易方面,基本上也是在1860...
显示全文
这本书最有趣的地方,在于把茶叶和鸦片这两种商品放在成瘾性消费品的角度,从经济全球化进程来看十九世纪的中国,并且呼吁对中国这一段近代史,抱有“同情之理解”。

这两种成瘾性消费品放在一起比较,读者自然会带着一些迷思和期待读下去。为何两种消费品都具备成瘾性,都经历了从进口到自行种植的阶段,而鸦片给近代中国带来的伤害,似乎远远大于茶叶给英国或西欧带来的伤害?是不是因为喝茶是高尚优美,无伤大雅的嗜好,而吸食鸦片是低贱猥琐,祸国殃民的恶习?(我也没有吸过鸦片,但我知道一天不喝咖啡就会哈欠连天没有精神做事形容猥琐)

二三两章所占篇幅最大,分别在前人研究基础上讨论19世纪中国的茶叶贸易和鸦片贸易。十九世纪以前的中国茶叶贸易主要是为了满足国内市场的需要,清中期开始,茶叶市场发生根本变化,国外市场日益重要,茶叶出口日益受制于国际茶叶市场,作者分别概述了出口英、美、俄三国的茶叶贸易情况,指1870年代以来茶叶出口逐渐由盛转衰,除了分散经营缺乏近代化管理手段等适用于大多数贸易的不利条件之外,印度和锡兰种植的茶叶逐渐取代从中国进口的茶叶,成为英国市场上的主流,是主要原因。鸦片贸易方面,基本上也是在1860年代末期,中国本土生产的鸦片,也获得了对于进口鸦片的优势。

第四、五章作者对茶叶经济和鸦片经济进行比较,指出茶叶出口和鸦片进口两种贸易是密切相关的,并从产地、生产、贸易和消费四个方向进行了简要的概述。并着重讨论了19世纪中国茶叶和鸦片的消费。这一部分的讨论,介绍了很多的经典研究,所用到的材料及数据统计,主要是姚贤镐编《中国近代对外贸易史资料》、以及李必樟译编的《上海近代贸易经济发展概况》,还有马士的《东印度公司对华贸易编年史》。作者将其中的大量统计数据化作表格形式,进行辅助说明。

在第六章早期经济全球化的讨论中,作者关注到了在英国、印度和中国之间的三角贸易。这个时候,本书的关键问题实际上呼之欲出了。为什么中国“在具有广阔前途的茶叶市场上节节败退,在危害国家命运和前途的鸦片市场上大获全胜”?言下之意,为什么英国在前途广阔的茶叶市场上大获全胜,却没有受到鸦片这个小妖精的毒害?

因为中国消费茶和鸦片,也生产茶和鸦片,英国虽然也消费茶和鸦片,但是生产鸦片和茶的,主要是以印度为主的殖民地地区。但是很可惜,作者沒有展開討論這個問題。因此看剩下一部分的分析,總有些隔靴搔癢的感覺。實際上,很多研究都可以得出清政府貪污腐敗、生產分散、缺乏近代工業管理、缺乏標準化、通訊和傳播手段落後、关税制订问题等等這些結論,但是,到底哪些問題是專屬於有關茶葉和鴉片研究的?

因此【如果】要进行平衡的比较研究,除了第五章讨论茶叶和鸦片【在中国】的消费情况,恐怕还要讨论茶叶和鸦片【在英国】的消费情况,而讨论成瘾性消费品对社会经济的损害,恐怕也不能只讨论【消费】,而不讨论【生产地】的情况。那么印度和锡兰是否因为种植茶叶或鸦片,危害到当地经济政治?这也是解答读者的迷思,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作者触及了一点这方面的问题,比如引《中国毒品史》提到18世纪中期英国扶植傀儡政权控制了孟加拉地区,从而控制了主要的鸦片种植区(p172)。但是篇幅的比重远远不足以和介绍中国的部分相平衡。实际上,虽然鸦片是小妖精,但茶叶也不是白莲花,相信有关印度地区的研究已经有许多(比如作者文献综述中略略带到的《大分流》)。即使是在中国,也存在因种茶产生负面影响的记录,比如武夷山附近的建阳县是重要产茶地,道光年间的县志就提到:“茶非民食所急,而茶山之害田不可胜言,大率雨则涝,晴则干……今建阳所藉之山,惟近城官道旁种茶差少,余则弥望皆童然赤壤…一遇暴雨或积雨山水挟砂土奔入山沟……虽在数里外者,久亦並受其害。"说的就是大面积种植茶叶带来植被的破坏和水土流失。(不过这只是我偶尔发现的一些零星例子,或许明清笔记也有不少有关批评消费茶叶的记录,这个也值得进一步挖掘。)

不过,读者的迷思是一回事,读者的迷思是否是作者要讨论的问题,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既然此书副标题是:“十九世纪经济全球化中【的中国】”那么,做如此的章节划分,不讨论在英国的消费和印度的生产也是正当的。单是将茶叶和鸦片这两种商品联系在一起讨论中国近代史已经是迈出了重要的一步。21世纪初年的全球史研究的材料和论著的引介和流通状况和今日不可同日而语,所以也不必苛责。

最后想要提一点,作者呼吁“我们以前对鸦片贸易过于符号化和情绪化…如果不深入剖析鸦片贸易的实质,而仅仅从民族感情出发,则会遮蔽很多的东西,使我们找不到真正的答案。” (p139)这是非常中肯的意见,不过,作者在一些地方又指出:

鸦片贸易是一种“肮脏的买卖。”(p139)
“欧美选择的是带有积极作用的种类,最典型的就是茶叶……中国则是选用消极的种类,即吸食鸦片…(p289)
“鸦片当然是危害中国人民的毒品,任何参与生产、制造和销售的人,都应该受到谴责。但茶叶却不同…”(p296)

如此明显的前后矛盾,实际上不能太简单化理解,因为学者想要心态平和地看待鸦片这种与中国近代的历史、与近代历史的建构、以及与政权正当性的建立有密切关系的成瘾性消费品,心态平和地看待殖民地对于西欧迅速发展扩张壮大的决定性作用及其偶然性,并如实发表自己的看法,可能并不是很容易,历史虚无主义的帽子随时来一顶,这哪能受得了。

以上只是有感而发的一些随想,可能算不上是评论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茶叶与鸦片的更多书评

推荐茶叶与鸦片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